合奏明星

[合奏/零凜]朔間家的城堡裡02

CWT47新刊:刊物資訊

「那就先睡了吧,懂得適時休息可是相當良好的習慣。」朔間零帶笑的嗓音沉沉的,很令人安心。

「嗯……」凜月回都懶得回了,在被窩裡挪了挪位置,找了個好姿勢就睡。

朔間零伸出手,本來想像小時候那樣摸摸凜月的頭,可是猶豫一下又收了回來。

說不定會吵到凜月的,這樣不好。

於是他改為拿出手機,拍了一張凜月的睡臉。

──唔,他其實想從側面到正面、左臉到右臉拍個完整的一百八十度的,可是這樣凜月會生氣。

至少上次凜月就生氣了,冷著臉搶過他的手機,然後一秒把他手機裡的「凜月相片收藏」刪光,最近好不容易凜月沒有動不動就拿他的手機來檢查了,還是收斂點得好。

「呵呵呵。」朔間零帶著愉悅的心情收走餐盒,心情愉悅地離開凜月的房間。

朔間零真正住的地方應該是輕音部教室,畢竟一把老骨頭了,他也懶得總是把棺材搬來搬去。

既然偷偷藏在校園裡一直都沒有被正式阻止,那麼不管是學生會和教師們不曉得也好、他們無視這件事也好,心安理得地住在輕音部教室不成什麼問題。

回朔間家主要的目的除了去蹭蹭凜月,其他大概也就是洗澡和處理換洗衣物了──當然他會盡量裝作一週只回家一天的樣子,以免心愛的弟弟神經緊繃,無法好好休息。

他們家小凜月叛逆期之後,心思是越來越難捉摸了,太久沒見會精神萎靡,但太常糾纏又會神經緊繃,這個見面頻率可是他試了好長一陣子才抓出來的……雖然大多數的時候凜月都不會給他好臉色看就是了。

打理完各項事務後,時間上通常是深夜了,他會以魔物之姿輕鬆地回到校園裡,熬夜寫作業或進行練習之類的,總之用輕快的高效率補足白天困倦時錯過的各種磨練,一點都不像白天缺乏活力的老爺爺。

──平時對一切游刃有餘的朔間零並不總是那麼冷靜的。

比如說和凜月親近成功,並且拍到可愛好照片的今天。

朔間零窩在電腦前,哼著歌把今天拍到的凜月照片打開,仔仔細細地修圖之後設成桌布……唔,修圖什麼的絕對只是修光影亮度而已,他家凜月可愛得無人能敵,臉是絕對不需要動的。

「啊──可以湊這麼近看,真是令吾幸福無比呀。」朔間零左手捧著臉頰,右手用滑鼠點開更多凜月的照片。

作為偶像的正式照自然少不了,而他親自在各種演唱會、校園裡默默拍下的凜月顯然更得他的喜愛。

睡著的樣子好溫和,揉著眼睛沒睡飽的樣子好惹人憐愛,在莫名其妙的樹蔭下睡著好清新自然──總之,雖然因為大意而被刪了手機裡的收藏,但他所備份和累積的庫存……絕對足夠他在見不到凜月的時間裡遠遠地補充能量的!

背後冒著小愛心的朔間零有點冷靜不下來,他愉悅地在輕音部教室晃來晃去,想了一下,他乾脆從棺材中拿出了長形的等身抱枕……上面當然印著凜月想睡的樣子。

這個可怕的收藏已經是輕音部部員們心照不宣的秘密了,當然誰也沒敢跟凜月說這件事。

「哼哼♪」朔間零忍不住愉悅地哼歌,攬著凜月抱枕用臉蹭兩下,「為了慶祝今夜凱旋歸來,本日的練習時間就加長一點好了。」

他又用力嗅了兩下凜月抱枕,「唔──沒有味道了,真想再把這個借給他躺躺呀。」

上次的機會可遇不可求,那可是他在校園裡發現隨處睡眠的凜月,又礙於他有事要做不能好好地陪睡當抱枕,於是將自家收藏的枕頭套給剝了,直接把枕芯借給凜月──啊,那時候小凜月半睡半醒的表情真令人難忘,誘人得讓人想吻。

儘管不能摟著弟弟睡覺很可惜,可是意外地大有收穫。

凜月沒有當天還他抱枕。

於是他就藉著拿回抱枕的名義多去凜月房間蹭了一回,拿回來的抱枕還有凜月的氣味。

「唔,不能太過耽溺了……」朔間零用力蹭了抱枕兩下,依依不捨地把它放回棺材裡,「還是得做些正事才行。」

能量恢復完畢後,朔間零抱著愉悅的心情練了整晚的舞。

然後在日出時優雅地躺進棺材就寢。

朔間零覺得自己才睡沒幾個小時就棺材的晃動弄醒。

──啊,感覺好差。

他不情不願地緩緩打開棺材內鎖,外面亮得要命,估計是令人困擾的午後豔陽,他不得不遮著眼睛,「怎麼了?」

「吸血鬼混蛋,說過多少次了,不要總是把公用電腦的桌面換成朔間凜月啊!」大神晃牙毫不留情地把人挖起來抱怨。

「唔……那是吾輩僅有的娛樂啊……」朔間零覺得頭好昏,「小狗別再踢棺材了,晃得吾輩難受。」

「哼。」大神晃牙一隻腳還踩在棺材邊緣,「因為你是部長就縱容你在公用電腦放無聊的私人照片已經夠好了,不要給本大爺當作理所當然──!每次都是那個瞌睡蟲的照片煩死了。」

朔間零忍不住嘆氣,「這發言內容……小姑娘馴犬馴得真是成功啊,都學會說教了。」

「就說了本大爺是狼!」

「唔……學長們不好意思,」在旁邊彈吉他的葵裕太開口,「可是你們再這麼大聲的話會被隔壁投訴哦。」

「啊,既然葵都開口了,吾輩也只好放低音量了呢。呵呵呵。」

「呿。」大神晃牙不情願地重重坐下,拿起椅子上的樂譜繼續看。輕音部終於稍微平靜下來。

朔間零起身把遮光窗簾拉好,打著呵欠翻閱課本隨意看看。

「說起來,朔間學長今年要畢業的話……在現有的部員中也會要選出新的部長吧?」本部唯一具有普通常識的葵裕太想了很久,還是出聲中斷了大家各自忙碌的事。

「呼呼,是呢。」朔間零半瞇著眼,「小狗覺得怎麼樣?要換你維持這片淨土了嗎?」

「別開玩笑了,」大神晃牙哼了一聲,「當部員和里昂相處的時間就不多了,當部長還得了?本大爺才不幹。」

「唔……好像也是呢。」葵裕太點點頭。

「那麼就剩葵你們兩個人選了。」朔間零一點都不意外的樣子,微笑瞇眼,還是那副早就洞察一切的模樣,「和日向好好討論吧?」

「嗯……哥哥嗎……」葵裕太嘆氣,「感覺事情最後又會落到我頭上呢。」

「呵呵呵,吾輩倒覺得汝等能互相扶持非常令人羨慕呢。」朔間零有點感嘆,「要是凜月也能和吾輩互補有無就好了。」

「……啊,這可以問嗎朔間學長,關於凜月學長的事?」

「呼呼,吾輩和凜月之間算不上什麼秘密呢──如你所見,凜月是對吾輩特別嚴厲的孩子。」

「呃……我倒不是問那個。」葵裕太斟酌一下用詞,「我沒有冒犯的意思,但,但我本來以為以學長在意凜月學長的程度,想說你應該會繼續留下來?」

朔間零這回愣了一下,沒有馬上回答。

「確實我很喜歡凜月,而且以老爺爺對學校的了解程度,留下來並不是什麼難事。」朔間零微笑著從棺材裡又拿出凜月抱枕摟在懷裡,「不過就算已經是老爺爺了,也還是得學得放手呢──」

「噢。」葵裕太聳聳肩,「那凜月學長應該會鬆一口氣吧?至少學長你不會再滿校園追著他跑。」

「呵呵呵♪確實是呢。」朔間零苦笑著想到每次在學校見面,凜月要不是一臉嫌棄就是馬上躲開的樣子,「至少他的校園生活會自在許多。」

「我覺得凜月學長反而會失望噢──」從門外進來的葵日向毫無障礙地接上話題,「嘿嘿,來晚了不好意思。」

「哈啊?」

「大神學長不要露出那種表情嘛,哈哈哈。」葵日向十分自然地窩到弟弟身邊,「我覺得就像裕太討厭我惡作劇一樣噢,雖然每次做了他都會抱怨,但是太久沒有煩他的話還會覺得不習慣說。」

「還敢說呢,你不要亂來我就謝天謝地了,能不惡作劇當然最好啦。」裕太對他的說法也不以為然。

「可是我上次忍了三天,你就問我說我是不是生病了──」葵日向笑嘻嘻的,「還很溫馨幫我做早餐,溫柔的裕太超好的。」

裕太一陣尷尬,「……竟然濫用弟弟的擔心,真可惡。」

朔間零看著他們拌嘴,笑說:「真是有活力呀。」

對於葵他們,朔間零很難說不羨慕,可能這就是他特別寵這對後輩的原因……?

想著感染一下這樣的氛圍吧,說不定他和葵他們相處久了,也能引導凜月和自己這樣互動呢。

雖然葵兄弟也有吵架或意見分歧的時候,但他們總是非常認真地想辦法和對方溝通,不同於凜月總是在躲他,葵那邊的相處模式是時常到處竄來竄去地找對方,即使正在生氣也一樣。

──如果凜月也願意對自己說說心事就好了,像小時候那樣。

唔,不到那種程度的話也可以,反正除了偶像那類不能干涉的事情之外,只要凜月肯說,他都會好好達成的啊。

Tagged , , ,

About 蝕鈴

原創BL星人。主要是個小說作者,也接受各種ACG領域的文字創作委託,擅長輕鬆歡樂的劇情、甜甜感情戲和萌萌小動物。 部落格傾向用故事創作人的角度切入,寫點「如何與SOHO和平共處」和「作者說不定會這樣想」類型的文。
View all posts by 蝕鈴 →

這篇讓我覺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