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奏明星

[合奏/零凜] 朔間家的城堡裡 03

CWT47新刊,本子資訊@同人誌中心


沒過多久,朔間零輾轉聽說轉學生小姑娘不知道在哪裡幫凜月弄了睡鋪。

於是凜月在校園遊蕩和隨意睡去的時段減少了,意外增加了他捕捉野生凜月的難度──是的,他最近確實減少了在學校找凜月的次數,但這個事件讓他有某種……心愛的弟弟被劫走的感覺。

「呼呼,似乎被比下去了呢。」朔間零輕聲笑,「看來比起棺材,更該優先送軟墊或者睡袋之類的、更方便凜月隨處午睡的東西呀……」

某天中午他稍微「早起」了一點,趁著輕音部教室沒人的時候找來轉校生。

「小姑娘最近很活躍呀。」

「哎,不要露出那種表情嘛,吾輩只是個無害的老爺爺,不會為難後輩的。」

「嗯?小姑娘果然很聰明呢,是的,關於凜月的事。」

當然朔間零不是那種會去恐嚇後輩的無聊前輩──他只是稍稍打聽了一下凜月在校的近況,以及新睡鋪地點。

「那麼吾輩心愛的弟弟就麻煩小姑娘多關照了♪」

「吾輩自己去?」朔間零眨眨眼,笑著表示:「不太妥當呢,一個不小心嚇得小凜月又逃走就不好了。」

「啊啊──是啊,所以吾輩儘管知道他時常選擇花圃午睡,也不願意太常驚擾他。」

「謝謝♪」朔間零摸摸轉學生的頭,「為了偶像細心著想小姑娘也很溫柔喲,吾輩是這麼認為的。」

結束交談後,轉學生從輕音部教室離開,朔間零則是慢騰騰地走回教室,準備悠閒度過午休,下午再稍微上點課打發時間,順帶整理思緒。

朔間零輕鬆摸進教室。

「呼呼呼,竟然這麼早起嗎朔間?」日日樹涉一臉自然地湊過來閒聊。

朔間零低笑,「嗯,吾輩因為特殊條件的交會而被喚醒了。」

「喔呀,還以為你終於學會製造驚嚇了呢──」日日樹涉歪頭,「這種理由完全沒有Amazing的感覺吶,果然是無趣又過時的傢伙。」

「根據汝的種種立場,吾輩認為這樣幼稚的挑釁就不必了呢。」朔間零倒沒有生氣,只是靠著椅背,把腳翹上桌面,「畢竟fine之前好像才被能幹的小姑娘坑了一把吧,嗯?」

一邊的仁兔嘆了口氣,「這兩個人……一起出現的話氣氛就變得好差啊。」

鬼龍點頭,「確實從對立被拉上檯面之後就是如此。」

「啊──真煩人,」仁兔雙手插腰,「擔心後輩都擔心得沒完了,他們竟然還有閒心刺來刺去。」

「……嗯。你的團體,Ra*bits那邊有很多後輩吧?」

「是啊──哈啊,光是看著卻不能插手的感覺真討厭。唔……紅月的話是只剩下那個武士學弟吧?」

「嗯,不過返禮祭之後神崎成長了很多,我並不是太擔心。」鬼龍仍是一片沉穩。

日日樹涉和朔間零的對話不知道什麼時候停了,總之朔間零一臉倦怠地趴在桌上,明顯是精神不濟的樣子。

「你沒問題嗎?太亮了?」鬼龍開口,雖然和朔間不是多熟,但對方好歹是同班同學兼齋宮為數不多的友人,必須稍微關心一下。

「唔?嗯……現在有比陽光更令吾輩心煩的事情啊。」朔間零維持趴姿,半張臉蹭在桌上,「鬼龍都是怎麼和妹妹相處的?」

「啊。」鬼龍稍微笑了一下,心情明顯好轉,「要細心地體察對方的心意才行。」

「……還有呢?」

「然後要依照對方喜歡的方式好好地對待啊。」鬼龍想了一下,「比如,嗯,妹妹想去遊樂園的話,找個假日帶她去?」

「是嗎?」朔間揉著眼睛爬起來,「吾輩自認是這樣對待凜月的啊……然而凜月卻不怎麼領情呢。」

「和弟弟吵架了?」

「呃……」朔間零略顯尷尬地回想,「比起吵架,不如說是某天回過頭來想好好疼愛他的時候……就已經變成這樣了?」

「失職啊。」鬼龍搖搖頭,「那麼朔間弟弟生氣的話就不能怪他了。」

「所以很努力地送他禮物什麼的啊……但沒想到他人做起來效果更好呢。」朔間零撥了撥散亂的頭髮,一臉遺憾,「都忍不住吃醋了,明明我才是哥哥吧。」

「啊。」鬼龍想到前幾天小姑娘抱著一大條毯子說要去什麼地方來著……原來是這麼回事。

「能給老爺爺一點建議嗎?」朔間嘆氣,「雖然應該是懂很多的老爺爺,卻很久沒讓弟弟露出可愛的笑容了。」

朔間凜月在工作室裡,窩著新睡鋪一臉愜意。

很明顯這是轉學生要他盡量待在工作室,以方便各種工作活動的「陷阱」,但他還是非常愉悅地接受了。

雖然圖書館和花圃睡起來都有不同的感覺,可是柔軟的床鋪也很誘人吶♪

唔──轉學生也挺能幹的,竟然弄得到軟硬適中的床墊和柔軟輕盈的毯子,這年頭的科技真不錯,果然注重睡眠的他是該把家裡睡了十年的床換掉了吧?

雖然那時候哥哥幫他選了很好的床,不過看來是隨著時間被新科技淘汰了呢。

……啊,那時候是「哥哥」呢。是哥哥還很關心他、會幫他挑床和陪他睡覺的時候。

當時每天都可以窩在哥哥懷裡睡午覺,總是枕著對方的手臂。要是他遲遲睡不著的話,哥哥會勉強讓自己去咬他脖子吸一點血,嚐著哥哥的味道就覺得很安心,然後自己就會安安靜靜地睡去。

但是離了那麼多年,他也很久沒有仔細地嚐過哥哥的血了。

嘖,不想那些了。

朔間凜月用手指戳乳膠床墊,然後放開,欣賞床墊上被他戳出指印,再緩慢地回彈。

「哈啊……連看它被戳的樣子都感覺好舒服哪。」朔間凜月用臉頰蹭了蹭同樣材質的枕頭,左邊蹭完再一臉幸福地換蹭右邊,「蹭起來也很棒,軟軟的又不會塌得太厲害,非常優秀♪」

然而他美好的時光流逝得太快。

因為是擺滿器材道具、還架了攝影棚的工作室,不時會有團體借用或者老師上課指定使用。

只是一小群人的話他還可以拿毯子蓋住頭……可是一整個班級的學生一起進來,真的太吵了。

「啊……吵死了……」朔間凜月動作緩慢地坐起來,原本柔順的頭髮蓬鬆地到處翹,他草草用手撥兩下發現還是翹出了一搓呆毛之後他就果斷無視了。

進來的學生們大概是一年級的,反正都是生面孔,朔間凜月也懶得管那麼多,打著呵欠決定挪窩。

於是他在校園徘徊了一整圈,卻找不到一個安靜的地方。

朔間凜月忍不住抱怨:「真是糟糕的日子,不管哪裡都好吵啊。」

他勉強選了一處相對安靜的樹蔭,捲成蝦球狀試圖入睡。

可是球場那邊有群眾的加油吆喝聲、傳球打球的運球聲,還有各種嘈雜的群眾,雜音一點不漏地傳進吸血鬼敏銳的耳朵裡。

好吵好討厭,除了陽光之外最討厭的就是吵雜了。

他翻了一面背對人群生悶氣,可是真的太吵了,就是睡不著。

「吾輩親愛的弟弟喲──這裡實在有點吵,應該不怎麼好睡吧?」

朔間凜月猛地睜眼,果然是他神出鬼沒的兄長,「嘖……你來之後就更不好睡了。」

「呵呵,那可不一定♪」朔間零倒是非常自在地坐下,「今天人真的很多啊,整個校園都太吵雜了──吾輩是為了弟弟良好的睡眠品質而獻身的噢!要不要考慮哥哥的膝枕呢,吾輩可以特別用手幫汝隔音哦。」

「……真的?」

「真的真的♪」朔間零愉快地跪坐好,拍拍腿催促,「馬上躺下來吧,睡覺對凜月來說很寶貴吧──」

朔間凜月依言躺下,兄長幾乎在他躺好的時候就用手掌摀住他的耳朵。

兄長的手不熱,很舒服,是吸血鬼略涼的體溫。

外面那些奇怪的雜音都被隔了一層,音量降低到尚可接受,凜月滿足地嘆氣,「總算好些了,很好很好。」

而兄長只是輕笑,非常盡職地用手隔音。

然而馬上就出現了朔間凜月沒有意料到的缺點……

「你不要一直盯著我看。」

「唔?畢竟凜月實在太可愛,」朔間零緩慢地眨了眼,「吾輩沒有辦法移開視線也是理所當然的。」

「嘖,但是一直看我睡不著啊!」

「凜月也可以看著吾輩呀,說不定看著看著就睡熟了呢。」

「……我才不想做惡夢。」朔間凜月放棄阻止兄長,只好又閉上眼。

Tagged ,

About 蝕鈴

原創BL星人。部落格傾向用故事創作人的角度切入,寫點「如何與SOHO和平共處」和「創作者說不定會這樣想」類型的文。
View all posts by 蝕鈴 →

這篇讓我覺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