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與微小說

[二創/星際萌寵飼養準則]關於那個記號

可能偏離原作。私設有。

總之各種妄想都是妄想,我只是忍不住想抵抗「觸手play只有普遍級」這件事,雖然我也只把它變成輔導級(吧)

怎麼辦我是不是有什麼障礙,這麼純潔的主從我怎麼企圖寫肉文都沒辦法真正下手!(噴哭


大概是太常跟格雷一起洗澡了,所以對方身體有任何變化都逃不過普拉姆的法眼──

 

畢竟他可是辦案細心可靠的執法官,即使格雷身上有一堆密密麻麻的刺青,多或少了什麼普拉姆還是會第一時間覺得不協調。

 

比如幾乎不受傷的格雷膝蓋上竟然有一點烏黑的青痕。

瘀青對普拉姆來說很陌生,因為他揍人都揍到直接爆血或者暈眩,必要的話骨折也行,沒在給人家瘀青這種小兒科的。

至於格雷,格鬥技巧很好的他基本也沒什麼受傷的機會,就算有什麼小問題,多半在公務時就讓寵愛獵犬的辦公室眾人們處理好了,輪不到他煩惱。

 

 

格雷今天的漂浮裝備是游泳圈,漂漂河的游泳圈。

 

於是這隻小人類就只有屁股坐在水裡,其他都悠悠哉哉地攤在游泳圈上,瘀青的膝蓋當然也是。

 

然後這傢伙還一臉無所謂地抱著他的觸手刷刷刷。

 

──真是怪透了。

 

身為飼主,當然要好好開口詢問。為了防止對方分心,普拉姆還特地把他正在刷的觸手舉起來不讓碰,「你的腳是怎麼回事?」

 

「啊?」格雷一開始還不知道他在說什麼,直到普拉姆用觸手戳了下他的瘀青。

 

「唔,有點痛說。」格雷回想了一下,自己最近似乎都在書櫃前慢慢挑書看,「可能是我找書找得太入迷了?」

 

「……這個不會很嚴重吧?」普拉姆有點拿不準人類的受傷層級究竟是怎麼回事,果然還是要問一下。

 

「不會啊完全沒有問題,過幾天就會好了吧──嘿嘿隊長關心我耶好高興。」

 

 

確定沒事之後普拉姆這才把觸手放回對方身上繼續任刷。

 

「啊!」

 

「什麼?」普拉姆對於格雷突然大叫有點緊張,當然表現在外在的也只有巨大觸手體上的兩顆黑點稍微眨了一下。

 

「隊長我想到啦──那個記號呀!不是說好我有給你的預留席嗎?」

 

「……嗯?突然提這幹嘛?」

 

「隊長肯定是心疼我受傷才不想留記號的對吧!我想到了好辦法哦!」格雷抱著普拉姆那根觸手噌噌噌地爬上去,稍微離開水面一點,展示似地把尚算白嫩的屁股挺出來,「隊長可以打我屁股呀,打得紅紅的那樣,然後我拍個照起來留念不就完成了嗎──!」

 

普拉姆如果是擬人態的話一定會青筋暴起,才不是受不受傷的問題,問題是那種傷害人的占有慾太噁心啦!

 

「說了我沒那種興趣。」在他心裡寵物就是拿來寵的,沒有犯錯就不可以揍。他拿另一根觸手用力撸撸格雷的頭以示警戒。

 

「啊……這樣不行嗎?」格雷還扒在他的觸手上,一手捏捏自己左邊的屁股,「人家還想說好不容易想到很特別的記號方式說,因為隊長最特別了所以才努力想的說……」

 

「……」普拉姆的心裡出現了一絲掙扎。

 

 

然後可怕的是幾乎每週這個話題都會出現一次,格雷似乎不是很急,但就是對於記號挺……執著的。

 

「要是因為什麼不可抵抗的原因離開隊長怎麼辦?」某天洗澡格雷依然抱著觸手,「我總要有點什麼紀念可以好好記得隊長呀!」

 

「你倒是對我很沒信心啊?」

 

「不是啊隊長,」格雷明擺著撒嬌,用臉蹭蹭身上的觸手,一臉無辜:「你知道地球上有主人的狗狗都有晶片嗎?而且換了主人還會把晶片改成新主人的名字,記號對我來說就像那種東西嘛──有了更安心呀。」

 

被煩得不得了又不忍拒絕的普拉姆只好答應了這個離譜的請求。

 

 

為求方便,他們就以全裸狀態離開浴池了。

 

──普拉姆擬人化後還特別留了幾隻觸手在空中試甩了幾下,試圖抓出比撫摸人類更重一點、但是又不會讓人類受傷的力道。

然後他們去了格雷的房間,方便普拉姆實現完寵物心願之後趕快哄人睡覺。

 

格雷顯然心情很好,一路哼著內容亂七八糟的歌,什麼隊長要打我屁屁了,覺得被愛之類的。

 

 

「閉嘴,你好吵。」

 

「隊長害羞了嗎哈哈哈──可是隊長最愛我啦我都知道啊!」

 

「……你到底想不想弄記號?」

 

「好嘛我會乖乖的,隊長不喜歡我亂唱歌我就不唱,嘿嘿。」格雷露出了可愛的微笑,然後一個撲上床還特別把屁股蹶起來,完全是個「啊嘶隊長快來打我吧」的姿勢。

 

天知道他在什麼都沒穿的情況下這麼弄也是有點撩人──雖然以波利皮斯族的審美,人類完全是零食等級的瘦小,但見多識廣的普拉姆還是懂得各種星際之間擬人態的,咳,閨房情趣的。

 

雖然他得知的來源都是各種仙人跳過頭的兇殺案就是了。

 

發情期普拉姆一概是用本體處理的,擬人態對他來說也不過就是知道,但從來沒這麼弄過。

 

總之普拉姆用異常平靜的心情從背後伸出一隻觸手托住格雷的腰腹,格雷被弄得有點癢一邊咯咯笑。

 

然後他輕輕地把觸手揮在對方的屁股上,再悠悠拿開,沒紅。

 

看來力道太小了,他再試了一次。

 

還是沒紅。

 

 

「隊長,我想你可以大力一點?」格雷輕輕在他的觸手上拍了一下,大概是平常叫人回神的力度,「你剛剛的力氣只有這樣。」

 

「……那是瞄準。」普拉姆完全不想承認。

 

總之他調整了一下箍住格雷腰腹的觸手,鬆開又收緊確保他打的位置非常正確,然後他稍微大力了一些。

 

在空氣中的啪聲有點清脆,格雷白皙的屁股結實地彈了一下,這回有一點泛紅了。

 

「這樣行了吧?」普拉姆鬆開觸手默默收回背後,人體的拍起來的手感讓他有點心動,這微妙的彈性感。

 

「嗯?」格雷維持著蹶著屁股的姿勢往後看,「顏色好淡啊……看起來很快就會消掉了……可以再一次嗎?」

 

普拉姆只好又伸出觸手再打一下,那裏又紅了一點。

 

但這樣「打人」實在太不過癮了,普拉姆的內心開始煩躁,可是他家小狗狗又一臉期待地看他……

 

「控制力道累死了……只是要紅的話用揉的也可以吧?」

 

「好哇好哇──」格雷從跪趴的姿勢爬起來,整個人撲抱過去掛在普拉姆肩膀上,「嗯,準備完畢,這樣比較好揉!那就拜託隊長了!」

 

普拉姆第一次懷疑格雷到底有沒有發情或上床或做愛的概念,上次買人類發情期用玩具給小狗狗的時候,格雷好像一切都很熟悉的樣子。

 

但照現下的情勢看來他不得不推翻自己的判斷──至少他打死都不會用生殖器貼著別人的生殖器,不管是原型還是擬態。

 

不過寵物畢竟是寵物,可以原諒。

 

 

「下來。」

 

「啊──可是隊長還沒揉我屁屁說。」

 

「不准蹭。」普拉姆一邊制止不安分的小寵物,一邊抱著格雷,試圖把他固定得離自己下腹遠一點。

 

「隊長是不是後悔了?」然而格雷卻手腳並用地纏住他,把下巴擱在他的肩膀,聲音有點委屈,「不然,不然現在不做也沒關係,隊長不要討厭我──」

 

「誰討厭你了?」普拉姆覺得跟不上寵物的邏輯。

 

「嗚嗚不是嗎?真的沒有?」格雷還是纏在他身上,討好似的用腦袋蹭蹭普拉姆的臉頰,「我還以為隊長覺得我太煩了──沒有就好。那隊長突然不想揉是因為覺得我屁屁太髒了嗎?可是我剛剛有認真洗乾淨唷。」

 

「……不是那種問題。」問題在前面啊!

 

然而普拉姆說不出口,這傢伙的眼神太清純了,突然說什麼發情期感覺超級唐突。

 

他還沒有太明顯的反應,問題是那種充血的感覺……絕對不妙。

 

 

普拉姆心一橫,這種時候直接速戰速決打爆敵人……不是,滿足小狗狗的期待就好,沒錯,就這樣!

 

於是他草草捏了幾下然後趕緊把對方拔下來。

 

格雷被扔回床上也沒抗議,反倒非常認真地翻過去看自己的屁股,「喔喔這下有紅了耶!隊長萬歲!我終於有記號啦!」

 

「高興了?」普拉姆維持一慣的冷淡語氣,打算負責完今天的摸摸就趕緊閃人。

 

「嗯!超級高興的!謝謝隊長我最愛你啦──」格雷歡呼,然後這才把看向普拉姆。

 

噢,他難得看到隊長沒穿衣服的樣子,從擬人態來說的話。

 

格雷本來很認真地盯著隊長帥氣的冰山臉,但是他的視線就是會忍不住慢慢往下移,肩膀好寬,腰好窄,下腹好平坦,那裏好……

 

「唔哦隊長你那裏有反應!」格雷又從床中間爬爬爬到床沿,仰頭看站在床邊的普拉姆,「手或嘴巴或腿縫你選哪一個?我都可……唔唔唔!」

 

普拉姆感覺自己羞恥到某個新的高度,忍無可忍地爆出觸手堵住格雷的嘴,「閉嘴!不要隨便說亂七八糟的話!」

 

然後格雷舔了舔塞在他嘴裡的觸手,瞇著眼睛一臉陶醉。

 

熱熱滑滑的觸感嚇得普拉姆趕緊抽出來,也不是噁心,就是……太該死的像他本體發情時偏好的那種腔室了。

 

 

「隊長的好大哦。」嘴巴重獲自由的格雷笑得甜甜的,「我這是關心你啊!你看你不也買過人類發情用的玩具給我嗎?寵物關心主人的性生活才沒什麼不對呢。」

 

「你從哪裡學來這些亂七八糟的?」普拉姆默默把觸手在格雷的床單邊擦兩下撸掉口水之後才收回身體裡。

 

「呵呵呵呵……監獄裡什麼都有嘛你知道的……」格雷略顯心虛地看旁邊。

 

普拉姆一臉深沉地看著他。

 

「噢噢噢我沒有被怎樣哦──不是啦我是說,我的身手和說話方法完全可以自保呢!不要用這麼憐憫的眼神看我啊。」

 

普拉姆的神情這才稍微放鬆,哪知道他才這一鬆懈,格雷就整隻坐在床邊抱上來,頭靠著他的腹部,至於手……一隻環在他腰上,一隻包覆著他的性器撸了起來。

 

──普拉姆第一次發現擬人態的缺點是隨便碰觸就可以突破任何週期發情。

 

他的性器正在以該死的速度充血膨脹,被格雷溫暖的手摸上摸下又撸來撸去,硬得超乎想像的快。

 

格雷一邊發出愉快的笑聲一邊動作,「怎麼樣隊長,舒服嗎?我做的很棒對不對?」

 

「對個屁!呃……」普拉姆被撩到不小心哼出聲音的瞬間馬上鐵青著臉閉嘴,他發誓摩擦著他大腿的是對方的胸肌,還有有點挺起來的乳頭。

 

太慘了,性感得有點過頭。

 

他這樣發情下去根本沒完沒了,萬一失控把這傢伙撕爛怎麼辦?

 

「哈哈哈哈隊長害羞了!不要害羞嘛──」格雷偷親了一下普拉姆的下腹,「我以為隊長會有很多美人環繞然後身經百……哇!」

 

普拉姆一個用力直接把格雷摁到床上,噴出觸手把格雷用被子裹起來,弄得跟繭沒兩樣。

 

「安分睡覺。」然後普拉姆轉身就要走。

 

 

「隊長!那今天的摸摸呢?」

 

普拉姆背對著他,用還在外面擺盪的觸手隨便揮兩下。

 

「嗚哇也太敷衍了吧──我比較喜歡隊長用手摸。」格雷掙開被子跑去擋在普拉姆面前,本來後者試圖遮住的裸體又全被晾在眼前了。

 

「啊啊──煩死了!」普拉姆撇開視線,伸手摸摸格雷的頭,「這樣滿意了?」

 

「嗯!謝謝隊長!」

 

於是終於消停的小寵物總算愉悅地哼著歌,翹著被做完記號打得略紅的小屁股,一蹦一跳晃回床上。

然後普拉姆不敢回頭,走出房間前還不忘用觸手迅速調高室內的氧分壓。

Tagged , ,

About 蝕鈴

原創BL星人。部落格傾向用故事創作人的角度切入,寫點「如何與SOHO和平共處」和「創作者說不定會這樣想」類型的文。
View all posts by 蝕鈴 →

這篇讓我覺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