狡猾貨商與他的人馬

狡猾貨商與他的人馬 04

萊克塔把收好的包袱掛在肩上,開門朝新房間前進。

 

於是歐勒納有點期待又有點愉悅地晃著漂亮又柔順的馬尾巴,跟著萊克塔走上旅店長廊,新房間在三樓,所以他們要再往上爬一層。

 

萊克塔走在前面,歐勒納跟著他,然後在萊克塔後面表示:「噢,上了樓梯你就跟我一樣高了,這感覺真好。」

 

「那還真是謝謝你喔。」萊克塔差點沒翻白眼,他是沒有很高,但至少他超過了出生地男子平均身高一個小莓果的高度!「但我建議你別對可能介意身高的人這麼說,你會被討厭的。」

 

「嗯──好吧,抱歉。」歐勒納輕鬆地表示自己沒有惡意,「但其實所有人類對我來說都不高,並不是針對你什麼的,請千萬不要在意。」

 

「……人類之間有一句話叫『越描越黑』,你聽過嗎?」上樓不久,萊克塔在一扇門前停下來,攤開掌心向歐勒納討鑰匙。

 

「這倒沒有……啊,這間嗎?」

 

「是的先生。」

 

 

被推開的木門發出「吱呀──」的聲音。

 

歐勒納跟在後面期待地探頭,萊克塔則是沒半點停頓地走進去。

 

房間不是太大,一樣的木質地板和牆面,地上有柔軟的短毛地毯,鋪著潔白床單的大床讓整個空間看起來非常舒服。

 

「真是令人開心的好房間。」歐勒納心情愉悅地表示,有好地方住讓他幾乎想邁開蹄子在裡面跑一跑,但為了顧及家具的安全,他還是含蓄地抬腳一步步慢慢走,一點一點地巡,注視櫥櫃上每個可愛的雕花把手和各種家具上漂亮的木紋。

 

「嗯哼,」萊克塔則是無心欣賞環境,他抖開包袱,把布巾鋪在床上,讓他的隨身貨品攤出來,大有繼續之前的皮甲話題、馬上開始做生意的意思,「你看,對於你的肚子,我手上這些上好的貨品都可以提供非常良好的防禦。」

 

歐勒納正在到處觀察房間的擺設,只看了攤在床上的貨品一眼又移開視線,「那個好醜。而且你竟然把包袱直接放床上……晚上你睡那側可以嗎,我覺得有點……不乾淨。」

 

「噢睡覺的事當然沒問題──但你覺得這個醜?那是你不明白,這種裝備可不是漂漂亮亮隨便套著就好的,」萊克塔在賣東西的時候格外有耐心,他拿起一件皮製短馬甲一甩,又把上面的穿繩通通解開,「你現在就可以試一試,保證對你的腹部安全性非常有幫助,你這麼高,因為和人尋常碰撞而受傷是不可能了,況且以這件的品質,防禦流箭和短刀絕對沒有問題,絕對是物超所值的優良商品!」

 

「噢。」注意力全在漂亮房間上的歐勒納對於裝備話題很冷淡,可是他有種自己不提點要求對方就會繼續囉嗦的預感,所以他稍微忍著挑剔了一下:「真沒有漂亮一點的嗎?」

 

「這……要漂亮點的也不是沒有,」萊克塔發現對歐勒納來說外觀似乎比功能重要,話鋒一轉立刻朝這麼方向開始切入,同時也把手上的貨品通通包回包袱裡去,「只不過呢,費用上面會稍微高昂一些,畢竟一般打造這類防具都是為了實用為主,要兼顧美觀可能不會太划算──你若是有興趣的話,稍晚我帶你去合作的商會看看如何?」

 

「也是可以。」歐勒納草草答應,好不容易等萊克塔收完,他漫步到床邊,用奇妙的方法側躺上去:

 

只見他側站在床尾,先把人身躺上去之後朝上扭扭扭,雙手並用地把自己床頭往上拖,馬腿也一蹬一蹬地讓後面的馬屁股向上挪移到正確的位置。

 

萊克塔只見一隻人馬呈現L型躺在床上,他忍不住問:「你該不會是想說,剩下那一小塊正方形就是我的位置?」

 

歐勒納倒是一臉真誠地表示:「我願意和你每夜輪流起床守夜,所以嚴格來說你有一半的夜晚可以睡整張雙人床。我很欣賞你的眼光,這床非常柔軟舒適,是間好旅店。」

 

「在人類的地盤、尤其是房子裡,沒人在守夜的!」萊克塔簡直要昏過去了,他早該知道人馬什麼的絕對不是什麼可以用人類常識衡量的種族!「親愛的歐勒納先生,你以為我是什麼可以任意變形的史萊姆嗎?剩下那點連我坐著都嫌擠的畸零空間能幹什麼?這是要換我坐著睡?」

 

歐勒納扭了扭身體喬了下位置,有點歉意又不是那麼有誠意地看著他:「很抱歉我的體積巨大……可是我提醒過你,你想睡的話還要再加一張的。」

 

 

萊克塔只覺得自己很想殺人,嗯,或者殺人馬。

 

眼下這已經不是空間問題了,他跟歐勒納的思維根本就不在同個平面上,萊克塔崩潰地感覺街口的哥布林的腦迴路跟他都比較接近!至少他們都愛錢也會好好衡量物品的價值,而不是像活在夢幻泡泡裡的人馬先生一樣只在乎美麗、舒適跟美麗舒適!

 

他當然知道加床就能睡,問題是這樣一來嚴重超出預算啊!旅行中途難道吃土喝風嗎?

 

他氣過頭了,反倒像空蕩蕩的水囊一樣乾癟,萊克塔打從心裡嘆一口氣:「我也曉得要加床,問題是沒錢。」

 

歐勒納用手把自己從雙人床往下撸向床尾,這下用他修長漂亮的馬腿下了床,「咦?很貴嗎?」

 

「我一開始就跟你說了我的資金所剩無幾!」萊克塔差點要把頭撞到牆壁上了。

 

「那麼我出錢就可以了……」歐勒納想了想,「如果在床尾加上一張單人床呢?我往下睡,上半部的空間對你來說應該會比較充足。」

 

「……」萊克塔不知道該氣還是該笑,他是不知道空間夠不夠,但他自己是沒能力出這筆錢了。既然這麼個「友人」願意支付他自己造成困擾的費用,不如就這麼定了吧?

 

這稍稍挽救了萊克塔慘烈的心情,於是他勉強地笑了笑,同意了。

 

歐勒納出去了一會,結果他領著旅店老闆回來,老闆一臉熱情地表示他們要換到三樓去。

 

「三樓?」萊克塔挑眉,「是不是這傢伙弄錯了,我們沒有豪華房的預算。」

 

「沒有沒有,絕對沒有弄錯的。」老闆客客氣氣地稍微對他鞠了躬,「哎,這邊請這邊請,需不需要我叫夥計幫忙哪?」

 

萊克塔這下沒多什麼意見了,這老闆一看就是剛才做了一筆大生意的樣子,不用想也知道是歐勒納被人狠敲了一筆──但看對方神色如常,詳細晚些再問吧。

 

於是他們搬到了三樓……旅店三樓也不過就三間房,一間房有兩張合併的雙人床,紮紮實實地夠大了。

 

而且室內空間寬闊,一人一馬連帶胖呼呼的老闆三人進去都不覺得擠,甚至還附了質感不錯的木製桌椅,要在房裡用餐或記事都方便得不得了。

 

老闆熱情招呼了一陣,直到確定他們沒有其他任何需要,這才笑著離開了。

 

老闆一走,房間門一關,歐勒納就兩眼發光地看他:「你看這兒是不是很寬敞漂亮?這樣睡覺的問題就解決了對吧?你可以不生氣了嗎?」

 

這陣勢……怎麼這麼像他家以前的閣洛犬叼骨頭回來時那麼像呢?

 

萊克塔不敢問歐勒納究竟花了多少銀幣,反正有更舒服的地方能住。

 

既然有這樣程度的補救誠意,他之前再氣都不算什麼了。

 

他拍拍歐勒納的馬身──據說這樣對擁有馬體的種族來說是友善的表現──盡量讓自己笑得友善些,看著對方的眼睛認真說謝謝。

 

歐勒納這下開心了,又想邁開蹄子開始巡房間,前腳舉到一半卻還是有點在意他,期期艾艾地問:「你不生氣了,那我可以去觀察環境了嗎?」

 

「當然。」萊克塔這下是真的笑了,「只不過黃昏的時候我們必須出門,你如果有事要安排請盡量避開。」

 

「沒問題!」

Tagged ,

About 蝕鈴

原創BL星人。主要是個小說作者,也接受各種ACG領域的文字創作委託,擅長輕鬆歡樂的劇情、甜甜感情戲和萌萌小動物。 部落格傾向用故事創作人的角度切入,寫點「如何與SOHO和平共處」和「作者說不定會這樣想」類型的文。
View all posts by 蝕鈴 →

這篇讓我覺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