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nTim, 其他, 合奏明星, 蟲鐵, 超蝙

1111 Pocky日賀文段子(多CP)

把我主要吃的二創CP都寫了一輪,結果兩個小時就過去了XDDD

  • DC:KonTim/超蝙/21
  • Marvel:蟲鐵/蟲奇異/BH6正廣
  • 合奏:零凜

【KonTim】

提姆含了一根Pocky在嘴裡。

「怎麼了?你喜歡餅乾?」康納看著笑得曖昧的提姆不太明白。

提姆搖搖頭,他捧住康納的臉頰,慢慢湊近,眼神示意康納咬上另一端。

康納跟不上提姆的思路,但這不妨礙他照做。

提姆示範似地往前吃了一小截,康納突然想到電視上那些節目上的接吻小遊戲。

他愉快地跟著提姆的步調,一人咬一邊直到成功親吻。

【超蝙】

「布魯斯,今天是Pocky日。」

「嗯?」盯著蝙蝠洞大螢幕的布魯斯給了一個冷淡的哼聲。

「你知道什麼是Pocky日吧親愛的?」克拉克飄到他前面,像隻努力得到主人注意力的大狗。

「如果你指的是兩個不好好吃東西的笨蛋硬要搶同一根餅乾的話……世界上很難有蝙蝠俠不知道的事。」布魯斯的視線 還是黏在螢幕上。

「嘿那才不笨,吃完最後會碰到彼此,很浪漫的!我們來試試怎麼樣?我剛買了。」

這下蝙蝠俠才終於用嫌棄的眼神看著他手上的化學餅乾,「那東西我吃過,沒有小甜餅好吃。」

「布魯斯——」

「哼。」

布魯斯看準位置,一把按住克拉克的頭,自己恰到好處地吻過去。

淺淺一下,在克拉克來得及反應過來抱住他前就放開。

「要親就親,別想叫我吃那鬼餅乾。」

「……布魯斯你真好。」

【JayDick】

「WTF這什麼?」傑森捏著手機塞到迪克面前。

迪克瞥了一眼,「Pocky日啊,日本很流行的。」

「我當然知道,我問的是為什麼SNS上顯示『去年的今天』你上傳了那麼多跟不同人的Pocky日照片!」

「嗯——因為當時我還沒跟你交往?」迪克一臉高興他吃醋的樣子,馬上黏過來勾著他的手,「如果你想玩的話,我們買個十盒玩一整天也沒問題。」

「……我對這種無聊的活動沒有興趣。」

「但你吃醋了,我的小翅膀。」迪克先偷親了一下他臉頰,「不管了,我待會就去買,巧克力口味可以吧?」

【蟲鐵】

「史塔克先生!」

「天啊孩子,我說多少遍不要在我焊東西的時候突然大叫!」

「呃,抱歉。」彼得露出尷尬的傻笑,「那個,聽說你還沒吃飯?」

「是還沒。」

「那我們可以……我是說我可以邀請你一起吃午餐嗎?」

「你要去外面吃?」托尼這才抬頭看他,「還是你說的共進午餐是指一起啃三明治?」

「唔……其實我有準備其他食物……」彼得有點心虛,但想想他是真的要來找人吃午餐沒錯——雖然後面附帶了一個有點蠢但他很想試試的小遊戲。

要是真的去外面吃了,人那麼多又那麼雜,史塔克先生一定不會答應他的小遊戲。

「那好吧。」

……結果後來他沒能成功跟托尼玩Pocky遊戲,他們不小心聊天聊得太開心了,邊吃邊說不知不覺午休時間就結束,彼得不得不把Pocky保留到晚上。

他想,等史塔克先生下班後再接再厲吧。

【蟲奇異】

魔浮斗篷抱著Pocky飄啊飄。

史傳奇早上就發現了,但他也懶得管,反正斗篷有事沒事就會弄一些奇怪的新東西,它高興就好。

來聖所拜訪的彼得倒是對斗篷的舉動很有興趣。

「你也知道這個啊?」彼得問斗篷。

斗篷點點頭。還把那包Pocky遞給彼得,用布料一角敲敲包裝盒。

「要我打開的意思嗎?」

斗篷肯定。

於是彼得幫斗篷把Pocky拿出來,遞了一支給它。

斗篷用袍角捲著Pocky在空中繞了好幾圈,看起來很高興,也像是想試試看Pocky小遊戲的樣子。

但它作為一件完美的斗篷,當然是沒辦法吃的。

於是它去叫了史傳奇。

「有什麼事?噢,跟你下樓?」

於是史傳奇就被斗篷半推半拉地帶到樓下彼得等待的地方。

「嗨博士,那個……你忙完了?」

「嚴格來說還沒有,」史傳奇指指斗篷,「但這傢伙很少這麼堅持要找我,所以我想我關心完它之後,可以先跟你吃點東西什麼的。」

斗篷把Pocky拿給史傳奇,然後愉快地把兩邊的袍角合起來,像是很開心的合掌。

「……你大老遠要我下來吃餅乾?」

斗篷搖頭。

它做了一串沒人看得懂的複雜動作,發現史傳奇還是不明白,它乾脆用袍角扯扯彼得要求救援。

「呃,我猜我知道他想要你做什麼……」彼得說話的時候有點臉紅。

他解釋完如何進行Pocky小遊戲後斗篷高興地在空中又翻了幾圈。

「哇哦,這種遊戲?」史傳奇看看斗篷又看看彼得,「你們沒有聯合起來騙我吧?所以我現在需要表演這個……餅乾接吻?」

「不,那個,如果不方便的話……」

史傳奇溫暖的手搭上彼得肩膀,「彼得,你願意幫我這個忙嗎?」

【正廣】

每到這個日子Tadashi就頭疼。

即使只是走在校園裡,他都需要到處閃避那些希望跟他「以朋友身份玩玩無害Pocky小遊戲」的女同學。

當然有時候還是不免會被逮到,有些女同學被拒絕後就笑笑走了,有些乾脆直接地把Pocky給他,說他不玩的話Pocky日也沒什麼好玩的。

於是他就帶了草莓Pocky回家。

Hiro一看到他手上拿的零食就爆出歡呼,「Tadashi你終於開竅了嗎!」

「你在說什麼啊?這是別人給我的。」

他只覺得躲人躲得好累,一回家就把東西甩上沙發,整個人攤上去動也不想動。

「喔,別人給的,不要害羞嘛,我也覺得這個很好玩——」Hiro從他手上接過Pocky,動作很快地打開盒子,「唔,開過?真的是別人給的?」

「嗯哼,沒騙你。」

「哈啊……」Hiro一臉覺得沒趣地垂下肩膀,隨便抓起Pocky開始吃,「我還以為你終於有一點情趣了呢……」

「我沒有嗎?」

「你從來不過任何有關情侶的節日,到底哪裡有了?」

Tadashi聽了,拿走他手上半截Pocky直接含到嘴裡,用一臉「你再說一次?」的眼神看他。

而Hiro……當然是驚喜地咬上Pocky,享受充滿餅乾味的吻。

【零凜】

凜月欠了零一次。

具體來說凜月也忘了是什麼事情了,反正他支使零做事很平常,而零這麼可憐兮兮地跟他討人情也不是第一次。

「所以你的要求就是要我咬住Pocky,就這樣?」

「是的,請親愛的弟弟務必實現吾輩的願望!」

「好啊。」凜月狡黠地笑一笑,答應得意外乾脆。

「真的嗎!吾輩真是太高興了——」

然後他們兩人都咬好Pocky,慢慢咬到快互相接近的時候,凜月一個低頭,咔的一聲把Pocky折斷。

「咿——!竟然折斷了,吾輩好傷心!這可是吾輩難得的願望呀……」零發出煞有其事的慘叫,「凜月這麼不想跟吾輩接吻嗎?」

「怕什麼,一時失誤而已。不是還有一整包嗎?」

於是他們重來一次。

然後在關鍵時刻Pocky又斷了。

他們玩完整包Pocky都沒有成功,不知不覺間凜月就在零的房間待了整個晚上。

「唉……老實說,汝是不是因為哥哥做了什麼不高興了呀?」失敗十幾次的零一臉傷心,「明明前陣子對我比較好的啊。」

「那倒沒有,」凜月漫不經心地揉著餅乾的鋁箔袋,「我只是覺得你哀嚎的樣子很有趣而已。而且我不算違背你的願望哦,我有『咬住Pocky』了。」

「嗚啊……竟然欺負吾輩。」

「你平常突然抱過來或親上來的次數還少嗎?」凜月冷哼,「真不懂你怎麼會沉迷這種無聊的遊戲,陪玩一整包真是累死我了。」

「嗯……好吧……那麼凜月還是去忙吧。汝畢竟也陪吾輩好久了。」零裝著一臉委屈地吸鼻子。

「不要。就說玩太久我累了,連回房間的力氣都沒有,」凜月攤倒在床上,扭來扭去弄了個舒服的位置,「所以我就睡這了,看你要睡我的床還是在這裡找縫隙睡,隨便。」

零看看凜月,忍不住笑。

他家弟弟不坦率的程度好像越來越過頭了啊。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請登入LikeCoin帳號,並幫我按 5下拍手,這可以讓我得到你請的咖啡(而LikeCoin基金會贊助這筆費用,所以你不必直接出錢),謝謝你囉!

Tagged , , , , , , , , , ,

About 蝕鈴

原創BL星人,有時偷寫輕奇幻。部落格會用故事創作人的角度切入,寫點「如何與SOHO和平共處」和「創作者說不定會這樣想」類型的文章。
View all posts by 蝕鈴 →

這篇讓我覺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