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奏][零凜]回家(日服新卡池段子)

兄弟悪魔の館卡池的公主抱……
不寫點什麼感覺對不起官方XDD

看了太太的翻譯之後順著劇情寫下去的,謝官方發糖真的好甜好棒好好吃QWQ
整個讓半退坑的的我重燃兄弟魂(X


玩遊戲輸了。
被一路公主抱回家的凜月不知不覺說了一堆真心話。
──坦率從來不是他的專長。
可是相對的他也要到了零的真心話。
聽零說了那麼多,沒有一點動容是騙人的──可是這樣的氣氛有點難受。

說起來凜月還被抱在零懷裡,他突然有個想法。
「我說兄長……」
零低頭看他,一臉溫柔。
「家裡沒菜了。」
「咦?真的嗎?」
「嗯,」凜月選擇性無視了儲藏櫃裡的新米、馬鈴薯和冰箱的肉,「但你答應負責煮了所以你要去買。」
「……那吾輩先把你送回家好了。」朔間零哀嘆,「啊啊,難得擁抱可愛的弟弟的機會就這麼流失在愚蠢的烹飪裡了,真令吾輩難受啊。」

繼續閱讀

[合奏][零凜]兒童節段子

「凜月──體貼又善良的哥哥要送你兒童節禮物喲,你看這個是不是很棒!喜不喜歡♪」
「把你猥瑣的等身抱枕拿開!還有不要拿那種紀念品部發行的東西敷衍我。」

……結果零為了表示誠意,親身當了凜月的抱枕。
可喜可賀♪

[夢間集][歸一x秋水]思慕卻解不得(限)

秋水遠遠就發現歸一的氣息紊亂,穿過好幾層林子才找到人。
聽聞歸一中了凶險的春毒,秋水幾乎是腳不沾地地趕來。
其他師兄弟不曉得,但在江湖行走多年的他怎會不知,歸一師弟武功高強、內力深厚,尋常毒物入體,調息靜養即無礙,再嚴重些的內力驅毒也就是了,但此次鬧得歸一不得不避入深林……
怕是情況不妙,連內力也沒有辦法了。

此時歸一倚在樹下,面上潮紅,神情焦躁。
他渾身燥熱不已,脖頸、胸腹乃至更為隱私之處無一不燙人,潮熱的渴望從他體內源源不絕地滾上來,不只身下脹疼,光是衣物的摩擦就讓他難以忍受,光是忍住不失態就要花盡他全身氣力。
意識到響動時他勉強抬眼,秋水師兄已然在他面前,眉宇間滿是擔心。
秋水師兄啊……待教內師兄弟總是親和,溫雅又清俊,是他敬重也……絕對不願意傷害的前輩,是放在心裡珍而重之的人。 繼續閱讀

[同人][DC][KonTim]假期如何不好說 03 (微限)

「唔──你起床了?」

「嗯,大概比你早十秒。」提姆扔開被子,盤腿坐著面向康納,「你對那個有什麼感覺?」

「什……噢。」康納連忙抓了被子把下盤蓋起來,「抱歉。」

「不不你不用道歉──」提姆盡量讓自己的語氣輕鬆一點,雖然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有點緊張,「這很正常。」

「OK,」康納撇開視線,臉有點紅,「我知道這很正常,呃,不用擔心。」

「我猜你只是上網看了前兩行,確定這沒有任何問題就把網頁關了?」

「……不對嗎?目前為止它也沒什麼其他異狀?」

「這個嘛──我想你現在只知道整件事的……三分之一?」

繼續閱讀

[同人][DC][KONTIM]假期如何不好說02

提姆‧德雷克其實沒想過他會同意,甚至沒想過自己會提議──他從來不是那種友善好客的類型。他家,他的安全屋,他的基地只有熟人知道,即便如此他也很少真正留誰下來過夜。

何況這是康納……回家只要飛個幾分鐘的康納。
無論如何他很高興,這種感覺很好,他難得不介意自己沒有遵守前幾天訂的「假日行程」,他們又聊了一陣子,甚至開了兩瓶汽水。
「我以為你會有……酒?」康納努力回想他人生中僅有的幾次派對經驗。
「酒精會讓你的腦袋變成一團泥,」提姆把鋁罐裝的汽水塞給他,「喝吧。」
「我?你不覺得你比較有可能會醉嗎?」
提姆哼笑,「你是說在經過在經過韋恩家的『社交飲酒訓練』之後?」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