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

#魔法使い集会で会いましょう #魔法師養大的孩子

魔法師的藥草園某天開始出水不暢,藥草們有點乾、葉子有點捲。

魔法師磨蹭了幾天終於跑去檢查,他在灌溉水道裡撈到一條魚。

肥得要命,把水道堵住大半,是沒看過的魔物──雖然做為一個只在乎藥草的魔法師,他看過的魔物也沒幾種。

對此他只是用魔法把魚浮到空中,施了個偵測術之後魚發了藍光,偵測術判斷無毒無傳染病,可以食用。

然而魔法師不喜歡吃魚,把魚隨手一扔在水生藥草的池子裡,打算哪天養起食肉植物時當飼料餵。

繼續閱讀

穿心箭

「邱比特,為什麼這次又是同性在一起了?」
「我哪知道!我射箭的時候就有人以為我要謀殺,
衝出來幫目標擋箭,結果他們的心就被對穿了啊!」

「……算了,過命的交情我也不好說什麼。」

[委託/阿麥x威廉] 陪 [R18]

來自小楓的委託 ˊwˋ)


威廉打開社團教室門,毫不意外地,阿麥又在睡覺。

傍晚時分,夕陽從外面照進來,暖暖的橘黃色照得阿麥看起來和平常不太一樣──可能是更柔和一點?威廉有點找不到形容詞去敘述他對阿麥的感覺,但是這樣的阿麥也很好,感覺距離跟他更近了。

「可是明明揪有椅子,為什麼要睡哉地板上咧?」

「這央感冒怎麼辦?」

威廉對於阿麥的花式睡姿不太能理解,雖然對方好像說過是一直維持同個姿勢會痠……吧?

他蹲到阿麥面前拍人肩膀,「欸欸阿麥,放學了。」

「嗚哇!」威廉忽然被整個抱住,重心不穩他反射性用手撐住牆,差點要整個人撞到阿麥身上。

「呵呵,這就是睡地板的好處喔。」

威廉大叫:「你這傢伙!裝睡嗎?」

「對啊──」阿麥順勢摸摸威廉的後腦,瞟了一眼威廉撐在牆上的手,「沒想到你也有壁咚我的一天哪。」

「哼。我頭差點撞到牆壁耶!很危險的。」

「嗯──那下次不這樣了。」

阿麥的手滑到威廉的後頸,捏捏揉揉感覺手感好棒,一個順手就把人撈下來,對著嘴唇親上去。

威廉一開始發出驚訝的哼聲,而後唇瓣相疊的感覺太過美好,他很快就放鬆下來,隨阿麥一下一下用嘴印他的嘴唇。

阿麥試探性地微微舔了一下威廉,後者似乎全身緊了一下,原本撐在牆上的手落到阿麥肩膀上,半摟半撐的。阿麥稍稍暫停了動作睜開眼看他,威廉等了一下,發現對方沒動,才輕輕回吻──這讓阿麥心動不已,威廉整片脖頸都是紅的,可愛死了。

他捧著對方的臉吻得更深一點,威廉也不知不覺往他的方向湊,姿勢幾乎從蹲著變成半跪,無意識地被吸引過去。

兩人越吻越深,唇舌在彼此間糾纏,親吻的愛意不知何時混入了慾望,他們舔弄彼此的口腔,順從本能吸吮著對方,威廉的眼神變得柔軟而迷茫,神情間毫無防備,弄得阿麥身下一緊,他連忙結束這個吻,阿麥退開時威廉還有些疑惑。

說起來阿麥覺得自己的臉也有點燙。

「嗯……?」

柔軟親密的吻就這麼結束,讓威廉有點悵然若失。

他想站直卻感覺腳一麻,伸手撐了下地板,然後視線不小心落到阿麥的下半身……

──啊,竟然……

威廉連忙爬起來裝作沒有察覺,說話卻異常地快,「阿麥我悶回家吧。」

回家路上威廉都在慌慌張張地找話題,阿麥倒也沒有戳破,跟威廉在一起,連這種有點尷尬的氛圍也是挺甜蜜的。

直到某個話題被開啟。

「是說阿麥,你們是不是開始準備大學的面談了呀?」

「嗯。」

「那,那你要面談的學校……」

「有點遠噢。」阿麥順手摸摸威廉的頭,稍微有點迴避的味道。

這不像他感覺裡的阿麥,威廉的直覺天線逼逼作響,他覺得這邊應該要好好往下問。

「有點遠是多遠?」

「唔──因為白垣沒有我想讀的學校所以……外縣市吧?」

「蛤──真的好遠喔!」威廉翻過去看他,「那以後就只有假日能見面了?」

「……嗯,」阿麥長嘆一口氣,「你不要那種表情,我會盡量常常回來啦。」

「……」威廉顯然沒被那句話安慰到。

兩人一路沉默,到威廉家樓下。

阿麥捏著威廉的臉頰往上拉,「感傷就到這邊啦──說掰掰之前對我笑一個?」

「額──笑不出來哪……你跟我上去一下。」被拉著臉頰的威廉表情依然糾結。

「好吧,陪你上去。」

「阿麥最好了。」

於是兩人進了電梯上樓,阿麥只打算送威廉到門口,沒想到威廉抓著他的手把他拉進去。

「嗯?我沒跟我弟說要晚回……哎唷。」

威廉把人抓進去之後很快關了門,然後就像章魚一樣緊緊巴住阿麥,「好難過噢──你要畢業了……怎麼那麼快?」

阿麥嘆了口氣,回抱比他高了好多的小男友,「總是要這樣的嘛。」

「我們幹嘛那麼晚交往──吼──」威廉用臉頰往阿麥的腦袋蹭蹭蹭,「我幹嘛不早點喜方你啊!煩內──」

「呵呵。」阿麥被蹭得發癢,覺得懷裡的大傢伙好可愛,「你很喜歡我?」

「嗯嗯!不然我幹嘛難過啦。」

「那親一個?」

威廉聽話地在他臉頰親一下。

這舉動完全直擊阿麥的心臟,對眼前人的愛意滿到不行。

阿麥隨即把人抓過來嘴對嘴,威廉還在有點捨不得、有點難受的情緒裡──他覺得阿麥湊得好近,抱抱好溫暖,可是可以黏在一起的時間只剩一點點了,好討厭。

於是他維持緊抱著對方的姿勢,閉著眼睛毫無反抗地親回去,他感覺得到阿麥一開始按著他的背,後來手滑到他的後腰,那讓他想起之前偶爾氣氛很好的假日,想起彼此渴望對方的樣子……光是這個念頭就讓威廉從脊椎整個麻癢起來,本來不會注意到的微小慾望開始無限放大,想要再親近阿麥一點,想要再更多的肢體接觸。

親吻擁抱之間威廉不小心感受到阿麥腿間可疑的硬物,威廉才為了不是只有自己想到這種事稍稍安心,阿麥卻在這個時候拍拍他示意他停。

威廉在他們分開後半睜開眼,「唔……?」

「嗯──明天還要上課,那個,」阿麥還是抱著威廉,但他忍不住撇開視線,「我怕繼續會……」

威廉內心掙扎了半秒,可是和阿麥相處的時間已經很少了,那……

他鼓起勇氣抓住對方的手,心臟跳到快要爆炸:「可是我也……」

他們像兩簇火似的,碰在一起就燒成一團。

書包衣物都被迅速扔下,他們貪婪地撫摸對方的身體,交換許多黏膩的吻。

阿麥一路從威廉的嘴親下來,舔弄他的喉結又輕啃他的鎖骨,威廉則是輕顫著喘息,他們顧不上去房間了,阿麥半摟半抱地把威廉引導到沙發上,吻上他的乳頭輕輕地舔,弄得威廉不住呻吟。

阿麥騰出手覆上威廉半硬的器官,淡色的柱體被特殊照顧後迅速膨脹,硬挺地被阿麥圈在手裡。

那畫面太過刺激,威廉忍不住用前臂摀住眼睛,「阿麥……嗚啊……」

然而阿麥一點都沒有讓他緩緩的意思,大手從囊袋下一路掃過敏感的股間,抵在入口輕輕地按。

「呃……」

長指緩緩頂了進去,微妙的異物感讓威廉有點痛也有點不安,阿麥很快地察覺這點,牽住對方的手十指交扣。

「忍忍,嗯?」

威廉咬著下唇點頭。

也許是阿麥帶來的安心感,也許是做得比較習慣,通道軟化的速度比威廉想像得快,阿麥沒花多久時間就在裡面加到三隻手指。

那種尷尬的疼痛感完全消失了,反而有種異樣的快感從身後擴散開來。

「等我。」阿麥確定他沒問題後火速去書包拿套子。

威廉稍微放開了摀在眼前的手臂,結果才睜眼就是對方扶著硬挺的性器,把保險套撸上去的畫面。

──嗚啊,這樣的阿麥性感到可怕。

而阿麥嘴角勾了起來,給他一個魅力爆棚的微笑。

阿麥欺身上去,把自己送入柔軟的穴中,一點一點頂開內壁。

「嗚嗯……」威廉疼得忍不住掐著對方的肩膀,巨物侵入的痠脹感讓他忍不住低哼。

阿麥沒急著動,他安撫似地親吻威廉的頸側。

疼痛很快開始變化,身體被對方填滿的害羞和微妙的滿足感在發酵,連帶著快感也從威廉體內深處冒出來。

威廉張著嘴微微地喘,阿麥燙熱的性器在他體內摩擦,那處磨過的地方都熱熱辣辣的,像是點燃慾望的火,被碰過的地方都被快感燒得生疼……

他覺得自己全部的心神都往結合之處集中,什麼都沒辦法思考,原本忍耐的聲音也不小心從律動的縫隙中流瀉出來。

阿麥一手枕著他的腰,忽快忽慢地挺動,快感隨著阿麥的動作瘋狂累積,威廉有點招架不住,扭著腰想逃,但這樣一動讓巨物在他體內戳刺的角度更加多變,弄得威廉喘得更厲害。

「欸、嗯啊……」

「這邊嗎?」

威廉無法思考阿麥的意思,只是眼神朦朧地看他。

被無意識誘惑的阿麥倒吸一口氣,再也收不住慾望,想狠狠欺負心愛的人,迅速地來回抽插,集中攻擊威廉敏感的地方。

過於強烈的快感衝上腦門,威廉一邊被狠狠頂弄,一邊抱著阿麥呻吟。

「嗚嗯──嗯、嗯慢點、阿麥……」

阿麥在威廉耳邊輕舔對方的耳垂,用沉穩的嗓音說:「別怕。」

「哈啊……不行、會、嗯──」

被舔弄敏感處的威廉更加苦惱,他被撩撥得不知道該怎麼辦,明明前面只有偶爾蹭到阿麥的身體,卻覺得硬到不行,好像阿麥再頂多一點就會射了一樣。

「威廉,」阿麥用充滿磁性的嗓音在他耳邊說,「威廉,沒關係……」

「啊嗯、嗚……啊、啊啊──」

威廉只覺得腦中一片空白,後穴的快感太過強烈,連帶地也沒辦法再忍住前面的慾望,他甚至無暇顧及會不會弄髒阿麥的身體,什麼都來不及想就只覺得一陣快意湧上性器,一下子就射了好多。

原本就被填滿的通道因為高潮的關係猛地收縮,失控地絞緊阿麥的熾熱,連帶地把他一起逼上頂峰,全數繳械。

溫存之後兩人交換了許多吻,懶懶地相擁了一會之後才起身清理。

「哎拿去……」威廉超級不好意似地遞衛生紙給阿麥,近乎本能的快感消退之後害羞就全部跑出來了,根本看都不敢看他。

倒是阿麥輕鬆地接過紙擦掉下腹的黏膩,一邊退了套子,綁好丟掉。

「我今天住這裡好不好?」

威廉默默點頭,臉還是好紅。

「那你先去洗澡吧。」阿麥拉著威廉站起來把他往浴室的方向推,「今天你累,我煮飯。」

「這麼好喔?」

「對你當然好囉。」他順勢親了威廉的後頸,「不過你再不洗澡穿衣服,可能就會更累囉。」

──威廉的臉紅整個蔓延到耳根,落荒而逃。

阿麥則是掛著愉快的笑容,轉身翻冰箱準備食材,準備好好餵飽今天辛勞的小男友。

[委託/阿麥x威廉]食光

本次委託是小楓家的阿麥和威廉,是很可愛坦率的兩位男子高中生!

背景是白垣高校的設定,阿麥是法國人而威廉是英國人,因為種種原因在日本念書。


「啊──好累喔。」坐在最後一排的威廉小聲哀號。
前兩節日本語真是地獄級的,他只能豎起耳朵聽老師講,稍微聽懂的就抄下來,回去再慢慢研究──課本看不懂真是超級困擾的。然而就算是這麼認真,他手邊的筆記經過兩堂課還是只抄了寥寥幾行……沒辦法呀聽不懂的部分太多了!

經過一整個早上的摧殘,威廉覺得頭好脹──還好早上的最後一堂課是地理,他可以聽懂老師說的地名,然後硬是換成英文寫出來……嗚啊還好以前去歐洲旅遊的時候都有認真聽導覽,關於歷史什麼的他多少有印象。

台上老師依然指著黑板上畫的地圖,持續哇啦哇啦地講課。

「不行,我要加油……!」
威廉小聲鼓勵自己要努力熬到中午,到時他就可以去找阿麥吃飯了!
嗯!
他小小地下定決心點了頭,打起精神繼續用熾熱的眼神盯著老師,全神貫注地聽課。

不知道過了多久,悅耳的下課鐘終於響起,同學喊了下課的敬禮口令。
敬禮下課之後全班氣氛一掃上課的昏沉,所有人突然都精神飽滿,三三兩兩地聚在一起聊天吃飯。
而威廉則是捧著便當,步伐輕快地去了三年級教室。

「學長,科以幫我叫阿麥嗎?」威廉在三年級教室外,帶著大型犬般的眼神往教室裡探頭。
「……不在。」坐在教室角落的男學生挑了挑眉,「上次就說了,不要隨便把頭探進別人教室來。」
「對、對噗起……!」威廉連忙縮回去,不太懂對方為何不開心,還是小心地道謝:「謝謝你喔。」
「嗯。」男學生擺擺手表示算了。

唔──阿麥不在教室啊?說好要一起吃飯卻跑不見了,真是的。
威廉捧著便當有點猶豫,沒有找到阿麥,可是回去自己吃又不甘心……
反正還有一些時間,稍微找一下好睡又不容易被發現的地方好了。

於是威廉在保健室成功發現還在睡的阿麥。
他在保健室外的窗戶敲玻璃,阿麥沒醒,而且保健室老師不在,他乾脆直接溜進去。
「笨阿麥快起來,」威廉到病床邊叫人,「說好要一起吃飯的!」
「哈啊──」阿麥打了個大呵欠,「咦?你怎麼在這?……我睡過頭了?」
「你還敢說!我差點就要自己一個人吃飯了。」他怒坐在旁邊的陪床椅上,自己打開便當,「……不對,我現在也要自己一個人吃飯,不給你吃。」
阿麥被逗笑了,「可是,我現在回去拿飯,拿回來準備跟你一起吃的時候午休就結束了耶。」
「……好吧,」威廉不太服氣,但阿麥說的好像是真的。
他自己忿忿地把已經夾起來的一口飯吃掉,然後勉為其難地把筷子遞出去,「那先分你吃一點。」
「開玩笑地,你吃就好。」阿麥沒有接,用左手摸摸威廉的頭,笑得意外溫柔,「我看著。」

──今天的阿麥幹嘛這麼帥?

威廉才這樣想,身後就冒出一把聲音:「同學你有什麼事嗎?」
「那個……因為阿麥不蘇服……」威廉有點僵硬地轉過去,保健室老師盯著他。
阿麥無比自然地接話,「他帶午餐給我。」
「哦?這麼好,還有幫忙帶午餐的?」保健室老師挑眉,「那你現在還有不舒服嗎?」
「還好。」阿麥知道保健室老師從頭到尾都沒相信過他的裝病──但反正對方沒說破他也樂得輕鬆,「有好一點了吧現在。」
「老師請問,那個……請問我們殼以在這裡吃嗎?」威廉很努力在想說詞,雖然最後只擠得出剛剛的對話:「就是,回去的話午休就……」
「是可以,」老師點頭答應,給了阿麥一記警告的眼神,「吃飽就快點回教室上課了。」
「好,謝謝老師。」然而是乖巧的威廉代答。
老師嘆了口氣,搖搖頭就回自己的辦公桌忙碌了。

看老師消失在病床簾幕後,威廉終於鬆了一口氣。
「……你看啦,都是你沒事腰來保健室睡覺!」
「又沒關係,」阿麥輕鬆地擺擺手,「被發現打混也不會怎樣。」
「……哼。」威廉又怒扒了兩口飯。
「欸幹嘛──」阿麥戳戳威廉的臉頰,「好啦,我翹課盡量不要來這邊就是了?」
「重點是不科……不可以忘記跟我一起吃飯!」
「呵呵,」阿麥低聲笑了,覺得威廉講話時露出的小虎牙真是迷人,「知道了。」

達成吃飯任務的威廉精神飽滿地回教室,嘿嘿、和阿麥吃飯什麼的總是能讓他不知不覺把電充飽。
──嗯,就算有點小鬧彆扭也是。
而且阿麥答應他的要求了,很好很好,這麼乾脆又對他很好的阿麥……最喜歡了。

威廉心情愉快地度過下午的課,放學後依照慣例去空社團教室找人。
每次開社團教室的門都像抽獎一樣,打開可能會找到阿麥,也可能沒有。

「哼哼──這次會不會有呢?」
威廉帶著一點開獎的小期待轉開門把,以一個華麗的雙手亮相姿勢跳進社團教室。
「YO!阿麥!」
……一片寂靜。
「啊──還以為前兩天都來,今天也會在的……」威廉抓抓頭,「難刀是早上睡太飽了嗎?」

他熟門熟路地從教室窗外往操場看,穿著體育服的學生們三五成群,威廉揉揉眼睛,集中精神從最左邊開始找起。
「阿麥阿麥在哪裡、阿麥阿麥在哪裡……啊!今天是籃球!」
威廉覺得現在的視線有點差,往左邊挪了兩扇窗戶的位子,然後打開窗子半趴在窗台上,「嗯嗯,這樣正好。」

球場上,阿麥顏色稍淺的頭髮閃閃發光,他從隊友手上接下傳球,運球向前跑跑跑,馬上就是個漂亮的三步上籃!
「喔喔喔!進了!」
天哪阿麥好帥,比之前比跑步第一名更帥!從這麼遠看有點不過癮呀!
威廉想了想,把窗戶一關,一路小跑往籃球場去。

他在場邊觀眾的最外圍,場上的阿麥很快發現了他,趁著傳出球的瞬間和他對了一下眼。
……!
嗚啊超作弊,明明只看他一眼而已怎麼就……
威廉摸了摸臉,感覺有點燙,這樣真不好啊,鐵定臉紅了。
後來阿麥倒是沒再看他了,一個專心打球的氣勢,威廉有好一陣子不敢看阿麥的臉,只好盯著對方美好的小腿肌。

打完那局,阿麥對場上的人說了什麼,然後拎了背包向威廉走來。
「走了。」
「欸?不是還沒結束嗎?」
「陪你去超市啊,你差不多要補貨了吧。」阿麥一臉平和地聳聳肩,「今天想吃什麼?」
「唔……突然之間也想不粗乃,看看再說好了。」
「嗯哼。」

放學回家的路上威廉嘰嘰喳喳地跟阿麥說話,「我今天去找你的時候哇,又是昨天那個學長在窗邊耶,你們換座位了嗎?」
「嗯?對啊。」
「吼──這樣喔──」威廉抓抓頭,「遮樣以後你就要快點發現我耶,之前的學姊好好喔,都慢慢跟我說話,兇兇學長講太快我都聽噗懂。」
阿麥嗅到威廉被欺負的味道,他眉毛一挑往下問,「哪個傢伙?平頭的還是戴項鍊的?」
「欸……想不起乃耶。啊對,我想到我要吃什麼了!」
「哦?」
「馬鈴薯燉肉!昨天電視演的時候看起乃超級好吃的,我也想煮──」

兩人一路聊到超市去,威廉陸續拿了一些食材,遇到看不懂的包裝就叫阿麥充當翻譯。
唔,好吧,後來阿麥變成全自動翻譯了。
他們在高高的貨架間,威廉總是一路閒逛,遇到什麼好奇的都拿來看一看。

阿麥直接把威廉手中的罐子抽走放回去,「這是醬油……你家還很多啦。」
「長這樣驚然是醬油?」威廉碎唸,「為什麼不能都長一樣呢,好難認耶。」
「你什麼時候要學會看日語呀?」阿麥拍了一下威廉的額頭。
「我有學著看呀,」威廉鼓著臉抗議,「可是記不住嘛!」

阿麥實在是……忍不住覺得威廉有點可愛。
「真是……算了,反正我會陪你逛。」阿麥露出了溫柔的笑容,一派自然地牽住威廉的手。
「阿麥不行──」威廉抗議,「你這樣是放……犯規啦。」
「唔?」阿麥一臉理所當然,「現在不在學校啊,而且沒人看到。」
「可是我們離學校走路只腰三分鐘啊!」威廉把手抽回來,「嚇死我了。」
「你臉紅囉。」
「是誰害的啦──!」
阿麥笑得一臉寵溺。

弄到後來他們差點忘記買馬鈴薯,最後結帳時威廉又匆忙跑回去拿。
阿麥看著慌慌張張的小男友,一邊忍不住覺得喜歡看對方慌亂的自己有點惡劣。
然後,然後他們一起繼續走回家,他好好地目送威廉進了豪宅大門。

──有他的日子就是這麼好呢。

[短篇]美味的伯爵 (限)

伯爵穿著他高貴的絲質外套。
伯爵只穿著他高貴的絲質外套。
以及有沒有都無所謂的黑色蕾絲吊帶襪,遮蔽效果等於零。

 

伯爵出身高貴涵養極好,就算只穿著黑色絲質外套和吊帶襪,他依然氣定神閒地坐在華美的雕花椅上,等待他美好的下午茶時光。

門被叩了兩響,伯爵應聲,進來的是一名衣著標準的侍者,純白的點心架被他黝黑的手指托住,顯得更加潔白。
空的點心架被放在桌上空的茶具旁邊。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