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賣身當隻精靈吧│尺寸錯誤的拇指先生

徐子鈞放下筆,長舒一口氣,他第一次慶幸自己現在已經二十歲又三個月,可以自己來簽同意書了。

說是同意書,其實差不多是賣身契,那張薄薄的紙,標題上掛的是新藥實驗,可是實際上接待他的解說員說得可清楚了:

說穿了就是把人類變成小精靈當成寵物的實驗,目前研究到了最後階段,亟待實驗這些「人工精靈」真正被人領養的狀況。通常人類變成這種人工精靈轉換成功率是七成,變回來也是。至於變不回來的會怎麼樣,沒人知道──之前失敗的先例簡直毫無一致性。

總之簽了同意書,他會先得到一筆鉅款,然後有一個禮拜去辦完諸如轉帳、休學等雜事,之後就是進手術室的時候了。如果之後他成功地變回來了,實驗室所屬的企業承諾養他一輩子;如果他死了、不見了、變不回來了,會有一筆撫恤金。

 

他躺在病床上被推進實驗室,最後的知覺是一管麻藥戳進皮膚的刺痛。

繼續閱讀

番外/丁與麥的萬聖節(下)[限]

然後丁穎川幾乎是用撲的把他按在沙發上,埋頭下來就是一陣啃吻,把他的嘴唇又吸又舔地弄得紅腫。

丁穎川急切地摸到已經軟化的入口,抵著分身慢慢壓進去。

「哈啊……丁……」

被巨物侵入的撐脹感讓徐子鈞有點難受,他的通道飽含彈性地裹住丁穎川,內裡的腸肉不住抽搐,急切地渴望著。

丁穎川沒給他多少時間適應,幾乎是頂到底後馬上往出口退,緩慢而堅定地抽插起來。

碩大的龜頭在通道裡輾磨,徐子鈞雙手抱著丁穎川的背,又痛又爽的感覺讓他哀鳴著在丁穎川背上抓出幾條紅痕。

丁穎川一手撐在沙發上,一手卡著他的膝彎,讓他的右腿幾乎貼在胸前,大角度的動作讓後穴更大程度地暴露出來,方便丁穎川頂得更深。

幾輪抽插後,徐子鈞的痛感全消失了,只剩磨人的快感在身上流竄,他扭著腰追逐更多的摩擦,丁穎川反而放慢速度,欺身下來。

繼續閱讀

番外/丁與麥的萬聖節(中) [微限]

飯後。

兩人愜意地窩在客廳看電視,有一搭沒一搭地聊天,再晚一些他們會分別進行自己有興趣的活動。

同居久了,相處上沒有熱戀期那麼膩歪,有點距離的陪伴感覺也是很好的。

丁穎川覺得時間差不多了,起身想著該去拆前兩天買的新書。

然而徐子鈞抓住他,「欸丁丁,我突然想到啊,我變回來之後都還沒有試過膝枕耶。」

「……啊?」

「就是那個呀,你想想看我以前那個根本就是膝床,在你腿上滾來滾去什麼的太不浪漫了,」徐子鈞一臉閃亮,「你借我躺躺看好不好?」

「躺是可以躺啦,可是躺出意外的話……嗯?」丁穎川笑得很溫和,「看你這麼開心想過節,今天本來打算放過你的。」

──!

徐子鈞被這麼一提示,完全想起之前在丁穎川腿上滾來滾去,結果演變成在床上滾來滾去的事件。

確實他是有意要穿這樣跟丁穎川來一回,但他本來想試的就是很正直普通的膝枕而已啊!怎麼被丁丁一講就這麼齷齪?

然而羞恥是一回事,看著對方游刃有餘的樣子,徐子鈞覺得有點被激到了。

「什麼叫『放過我』啊?真的讓我躺,誰放過誰還不知道呢。」

於是丁穎川還真的貢獻出他的腿了。

「覺得怎麼樣?」

徐子鈞也毫不猶豫地躺上去,「好像也還好嘛?」

「我覺得不太好。」丁穎川的聲音有點啞,「是不是到了你不放過我的時候了,親愛的?」

「我就知道!」徐子鈞一臉得意,「以前跟小隻的我做不過癮對不對?還想要再來對不對?」

丁穎川不發一語地看他,那神色一看就很有什麼。

對方眼底的慾望讓徐子鈞默默吞了口水,為了丁穎川這樣的神情,他這趟值了呀。

「講嘛,又不會怎樣。」

「除了,呃,那次之外。」丁穎川把徐子鈞散亂的瀏海往上撥,「其實我……夢過。」

「……嗯哼?」他一邊對於丁丁的誠實很滿意,「我在你夢裡幹嘛了?」

「你哦──你不知道為什麼就跑到我被窩裡呀,明明還很小隻卻幫我含了什麼的……」

「嗯?」徐子鈞還躺在丁穎川的腿上,一手就把人家拉鍊拉下來,探進去撫著丁穎川沉睡的性器,「那現在呢,我不知道為什麼就跑到你腿上了,下個步驟是什麼來著?」

丁穎川的呼吸重了一點,「呃,摸摸它……」

「不只吧?」徐子鈞一手嫻熟地套弄著丁穎川,那裡漸漸有了些反映,稍微挪了挪位置把臉湊過去,伸出舌頭舔了一下,「好像還有這個?」

「嘶……」

「你平常都幫我欸,」徐子鈞用嘴唇抵著那裡說話,溫暖的氣息都吹在丁穎川的性器上,「偶爾應該要,嗯,公平一點?」

丁穎川壓著聲音回:「可是,我比較想……上你。」

「沒差吧,反正不衝突。」

徐子鈞意有所指地往自己下半身掃了一眼,之後就乾脆把丁穎川含進去,接觸到濕潤的口腔讓丁穎川低哼出聲,徐子鈞側著臉故意讓龜頭在他的臉頰頂出形狀,「呣唔唔──」

丁穎川急需一點事情轉移注意力,他順著徐子鈞的腰線摸下去,在徐子鈞配合踢動的情況下把對方的褲子脫掉。

他從茶几下的矮櫃裡撈出潤滑劑,擠了一堆往徐子鈞身後抹。

微涼的刺激讓徐子鈞縮了一下,丁穎川也不急,靈活的長指巡到他身前握著半軟的性器,沾著潤滑劑的手圈著他套弄,沒幾下就讓徐子鈞舒服到忘了動口,只記得無力地發出軟軟的呻吟。

──然而他有點錯估徐子鈞今天的好心情。

在他專心撸著對方柱體的時候,徐子鈞伸手自己撐開後穴,沾著他股間的潤滑液將手指刺進去。

心愛的人嘴裡含著自己的東西,還欲求不滿地主動把後穴弄軟,丁穎川覺得自己全身血液都往下身衝去了。

徐子鈞口中吞吐著丁穎川的性器,只能發出模糊的聲音,咿咿嗚嗚的,每次丁穎川摸到他舒服的地方時都發出更甜膩的呻吟。

為丁穎川口交讓他意外地有感覺,那是他們做愛時很少見的、被佔有的特殊感……

丁穎川連說了兩次「可以了」,徐子鈞才把對方的性器吐出來,臉頰很痠眼角很紅,但是丁穎川被他撩得忍不住的樣子實在是……

徐子鈞舔了舔嘴唇,畫面看在丁穎川眼裡不知有多色。

番外/丁與麥的萬聖節(上)

不就是個番外嗎,為什麼要爆字數啊──!


徐子鈞為了萬聖節有點煩惱。

倒不是在他學弟妹的萬聖節活動和丁穎川兩邊到底該選誰,而是他每年都想來點新花樣。

首先他不想像蠢逼逼的學弟妹一樣企圖把皮膚搞成紫色或綠色——一般人這樣搞要是會漂亮,那學特效妝的人都要哭了。

在外面他是不怎麼在乎,但丁丁……嗯,這可是他跟丁丁第一個認真要過的節!

平常恥力什麼的是沒有的,不過,不過要是萬聖節的話,打扮得厲害一點也不是不可以。

「唔……所以到底要怎麼辦啦?」徐子鈞在出租派對服裝的店翻目錄翻了兩小時。

「同學你決定好了嗎?」

「呃……」

「那我先跟你說一下,我們最後一套魔女裝也被預定囉。」老闆娘走過來指著目錄上的某圖,「這樣的話現在剩下恐龍裝捏,你要穿嗎?」

「……我再想想看好了,謝謝。」

徐子鈞只能含淚放棄,滾回家慢慢研究。

鬱悶的徐子鈞只得打給周揚,「欸兄弟,你萬聖節要扮什麼?」

「誰你兄弟。」周揚的聲音還是那麼冷淡,「我沒要扮啊幹嘛?」

「真假!你竟然不過節!」

「鬼節有什麼好過的……」

徐子鈞歡呼,「那太好啦!那我就不會跟你靈感打架了!好,反正你幫我想一下萬聖節可以扮什麼啊又不會太醜的?」

電話那頭的周揚一秒懂他,「幹嘛,想跟丁丁過?」

「欸……也不完全是啦……」

「喔。」周平完全沒有要相信的意思,「簡單啊,你就被單裹身上聲稱自己是幽靈就好。」

「幹超無聊。」

「我還沒講完,重點是你裡面不要穿。」

「……你跟你哥都這麼玩的?」

周揚低哼,「我們?說出來嚇死你,我們都直接手銬皮鞭的。」

「屁啦!」

「呵呵。」

結束一通滿是垃圾話的電話後,徐子鈞的決定服裝計畫毫無進展。

後來他在網路上逛了兩圈,看了一堆有的沒有的萬聖節裝扮建議之後,算算時程還可以,就乾脆訂了套衣服,總算搞定了他幾天以來的困擾。

徐子鈞弄得滿意了,也就安安心心地過回他悠閒的小日子,幾乎把這件事拋到腦後。

「回來啦?」

「嘿啊。」

徐子鈞回家的時候丁穎川剛好在客廳看電視。

丁穎川指著桌上那包有點分量的塑膠袋,「有你的包裹喔。」

「包裹?我最近沒訂裝備……啊對,有。」

「下次有買東西先跟我講一下,我差點以為是詐騙直接退貨。」

「好,好喔。」

丁穎川負責他們家網購已經很久了──徐子鈞的衣著一向由他張羅,反正他眼光好,徐子鈞也懶,樂得讓他隨便打扮。

──啊靠漏算了這點!難怪買衣服的感覺那麼陌生,他根本就有很長一陣子只買消費性電子產品了嘛!

徐子鈞有點僵硬地拎了那包東西直接回房,走到一半突然從走廊那邊探頭回來,「欸對,你今天晚上應該沒事吧?」

「沒吧,怎麼了?」

徐子鈞神神秘秘地縮回牆壁後面,只向外面喊:「晚上你就知道了。」

他的舉動讓丁穎川忍不住笑了。

丁穎川沒多管,反正徐子鈞就……大學生嘛,花樣一堆。

他關了電視,哼著歌一邊洗碗,一邊算冰箱裏面的菜決定今晚煮什麼吃。

徐子鈞在房裡一窩就一個多小時,丁穎川喊了兩次要他吃飯,得到的回應都是:「等一下。」

丁穎川嘆氣,算準時間煮好的菜都涼了,只好在沙發上滑手機等人一起吃晚餐。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才聽到徐子鈞出來的動靜,丁穎川想把文章看完就暫時沒理他。

「欸丁丁。」

「嗯?」丁穎川抬頭,「……麥子?」

徐子鈞穿著深藍色的貼身短版針織衫,衣料緊貼上身曲線就罷了,還露出一小截腰,根本是他精靈時期的裝扮。

「喔耶你有認出來!」徐子鈞轉了一圈,後背還真的一模一樣地開了兩個洞,「怎麼樣?是不是很棒?我想超久的喔。」

丁穎川失笑,「是滿可愛的。」

「是不是──欸不對,你應該誇我帥啊,我都變回來這麼大隻了!」

丁穎川十分順手地握住徐子鈞的腰,手感極佳,當然口頭上也不吝嗇,「嗯,好,我修正,很帥很好看……你的腰好好摸哦,我好久沒摸了──」

「……這才幾點?你怎麼這麼早就開始想不正經的事?」徐子鈞戳戳站在他面前感覺不懷好意的傢伙。

「沒有啊,」丁穎川一手順著往上摸到徐子鈞的背,「我很正經地覺得你穿成這樣感覺全身都很好摸──好摸也是吸引力的一種。」

「呿,歪理一堆。」徐子鈞敏感地縮了下脖子,「先吃飯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