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觀察,輕鬆選擇適合你的外包業者

業主vs.接案者的溝通落差

對於我們不熟悉的事物,如果要委託給別人做,對方問需求時,作為業主心中的想法時常是「其實我不確定細節到底是怎樣,最後任務完成,不要出問題就好」。

「不要出問題」這個要求本身沒有問題,問題是這句話擺在「需求」裡的話,可以指涉的事情太多了,責任範圍無限大,這通常是業主與接案者間最大的溝通落差。

 

責任歸屬問題

假設我今天要接一個案,不要出問題其實有很多層次:

Lv1:準時交稿,有困難要先講,溝通要順

Lv2:準時交稿,有困難要先講,溝通要順,接受X次改稿

Lv3:準時交稿,有困難要先講,溝通要順,接受X次改稿,在業主開需求時提供專業建議供參考

Lv4:準時交稿,有困難要先講,溝通要順,接受X次改稿,在業主開需求時提供專業建議供參考,概略規劃未來發展方向或者考量將來的擴充性、運用範圍廣度因此做特殊客製

……

這種責任歸屬的劃分沒完沒了,可以無限延伸,合作或外包委託最容易出現的溝通落差就在這裡,偏偏這是前幾次接觸(或者說正式簽約前)就要談好的東西。

繼續閱讀

外包合約怎麼簽

本篇提個文稿外包的必要條件~

image

合約這磨人的小妖精

我想大家上班都很忙,所以也希望可怕的修稿循環的次數越少越好,這麼一來溝通就很重要了。

簽約就是個把雙方權利義務先說好的步驟,之後溝通方便也比較不會有爭議。合約沒談好,後來又溝通不良導致合作失敗的事情不算少見,這個步驟真心建議不要省,很多時候不是真的技術上辦不到,而是跟說好的不一樣那種心理落差會讓事情越講越糟。

(不然跟這個作者的合作爆炸後,公司還是會要你去談下一個作者/部落客,因為稿子還是得出啊!)

具體範本可以參考

智慧財產局網頁──如果有長期發稿需求的話,建議可以擬一份公司需求的合約版本去請律師審閱、修正。

合約至少要包含以下內容

  • 如為長期合作,可規範交稿頻率,如一週一篇600字的稿件
  • 如為長篇創作如劇本/小說,可分成大綱、正文等不同階段截稿
  • 另外公司要求修稿後要求作者幾天內改完也可以列上去
  • 是否需訂金,如需要則為稿費的幾成
  • 稿費付費日期
  • 專屬/非專屬授權
  • 授權年限、地區或賣斷
  • 賣斷的價格會比較高
  • 公司內部收到稿件後的審閱天數,請注意過了這個天數作者是可以視為審稿通過不再改的
  • 這個審閱期間你也可以拿來提醒老闆審稿審快點,天數是合約簽的不是你要催,這樣你比較好做事

當您簽了合約有確定截稿日之後,就可以在截稿日合情合理向作者催稿了,完全沒問題。所以初次合作請把時間抓鬆一點,不然宣傳期要到了但稿件還沒來,很痛苦的。

發案到底是怎樣?讓我們看看文稿外包流程圖

故事是這樣的,身為一個寫文的人,第一次要外包請繪師畫圖的時候,真是讓我找資料找到脫一層皮。

仔細想想,那……那第一次需要發外稿請外面作者寫文案/故事/各種內容文的人不是一樣驚慌嗎?

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有發稿經驗,但這年頭做品牌要有內容文稿定期更新的話,除了辛苦的基層下去硬拚之外(嗯,同時可能兼行政再兼客服然後兼下廣告盯數據?),就是外包了呀!

這篇會提一下整體流程,細目我們再每個部分分開談。

通常我們覺得外包應該是這樣:

也不是不可能啦,但通常就……就是要合作幾次以後,大家都知道怎麼跟彼此工作,在雙方默契好的情況下整體流程大概就會是這樣。

不然其實一般外包是這樣:

上面那張很籠統嗎?

除了簽約這種錢的事情要照時間給、盯作者稿要照時間交的一般事件之外,具體來說對公司對口而言,外包差不多會是:

等上面這個循環轉到最後一次交稿+確認OK之後,才是結案的時候。

結案之後的稅務單據處理,嗯,雖然也可以等年末會計結算的時候再由你們家會計去弄,但事情通常會回到你頭上來,而且到時事隔已久,找到作者本人這件事就要費一番工夫,當下處理會是最簡單的。

我這邊的印象是公司統一處理的匯款都還好,需要注意的是付現金的話,請記得要求作者簽領據。

(如果你手上沒有領據範本,請找你們會計要,他會很高興你的細心)

 

謀生│接案心態:讓出我當控制狂的權限兌換麵包

這篇除了給剛開始接案的好朋友參考之外,

可能也適合給需要發案的業主看。

如果業主明白這種類型的創作者的心態的話,各種溝通上可能會順利許多,希望大家的合作都美好平和、作品都如期順產。

image

控制狂之魂

我不確定有多少在接案的創作者和我類似,但我可以說在私人創作上我完全就是個控制狂。

是不至於到角色的一言一行都要加以箝制,然而如果效果不好、情節推不動、角色OOC,那就是砍掉、修掉或者放置等有朝一日再來大翻修,總之寫作對我來說是痛並快樂著的逼角色做出抉擇、逼他們走到他們選的、相對合理的路上去。

 

所以無論是對於情節或角色,我都需要很大的變動彈性,一個大綱列到底然後照章認真寫的那種境界我還沒到,我通常是且走且戰且看且改,怎麼好看怎麼改。

於是接案對我這種類型的作者來說不是什麼文人傲骨的問題(反正我也不覺得自己是文人),而是要我在創作的時候讓出控制狂權限的交易!

因為生活所需,大部分的時候我願意拿這份控制狂權限去兌換麵包──我是說,「創作和設定」這種充滿樂趣的事情由業主來,然後我當寫手那種。

或者是業主給設定,我當作自己在寫同人那種。

總之在各種接案上,我的控制狂之魂必須不斷退讓,這才是我要求對價的主要原因,畢竟這除了勞力和學習成本和技術培養之外,還伴隨情緒勞動(不能完全掌控故事對控制狂來說超級痛苦)。

 

把控制權拿出來交易,與其所需的對價

也因為我對控制狂權限的執著,所以要接案子的話,需要的稿費肯定要比我的原創作品拿去投稿來得高。

 

畢竟那是我為人「量身訂作」的東西,對方把控制權限很大程度地拿走了,然後指定了各種情節和各種細節,而我這邊只是個用技術去執行的傢伙──這很大程度地剝奪了我創作的樂趣和動力,但如果我願意交易,通常是因為我相信我的專業能在該作品之間找到縫隙、用對得起專業的方式呈現和生存。

不管接案的原因是因為我對麵包的需求,或者是我確定這個案子讓我喜歡到覺得我跟業主的理念不謀而合,如此一來並不會太大地減損我的控制狂權限(我是說在我的觀點上而言,對業主來說當然還是他掌控全局),總之我得確定我接得起才敢接。

這才是「訂作」或「接案」本身需要一定對價的原因,絕對不是說什麼「業主都把想法搞定了,創作者只要執行就好很輕鬆」之類的,事實上我寧願業主只跟我要一點點超大範圍的條件,譬如「愛情小說」、譬如「需要輕鬆歡樂不能太灰暗」之類的,然後讓我開大綱和人設給他,他真的喜歡了再決定用我,這才是我的理想狀態。

 

但這樣太難了,實行機率極低,因為大部分要發案的業主心裡對於期待的作品早就有個底,問題在於有沒有說出來而已。

 

前面什麼都好好好、後面翻盤說都不行要大改的那種,比讓出控制狂權限本身還要讓人抓狂。

所以還是拋棄太過遙遠的理想狀態吧──業主想怎樣一開始說清楚就是了,大家視能力做事不要互相逼死對方,畢竟我也可以理解不多業主會想出錢讓創作者創作自己的東西啦,那也不叫業主了,那是天使投資人。

 

尤其業主的窗口可能也有上面、上上面、上上上面的各種壓力,所以只要對方願意支付對價的麵包,很多創作上的堅持都是可以退讓的。

 

生存所需之底線

咳,是的,是「創作上的堅持」可以退讓,不是正常的權力義務可以退讓。

 

即使以上內容彷彿我多麼清爽無經濟壓力、彷彿喝露水就會飽才能這麼輕飄飄地談控制狂之魂,但基本勞動條件這部分,做為一個人類我還是需要的。

 

譬如至少是一般水平的稿費、正常的稿費支付時間、可達成的截稿日和正常的聯絡時間(拒不接受大半夜還在聯絡稿子)以及正常的版權歸屬條件。

 

這些事是讓不得的,首先是對於這些的退讓會造成對我生存的威脅,其次是連讓合作夥伴正常生活的基本條件都不願意開的業主……真合作起來約莫也很可怕,還是別幹得好。

 

至於其他名氣、曝光、人情等那些會被拿來砍價的附加條件都是次要的,我得先有足夠的麵包活著才有辦法在乎這些,對吧?

原則

於是這邊的接案原則/心態就是從以上幾點連環推論出來的:

 

  • 有足夠的對價且屬性適合的話,就能要求我創作
  • 我會用一個小說家的經驗和專業去盡力達成
  • 以上兩點均建立在基本勞權和勞動條件的前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