狡猾貨商與他的人馬

狡猾貨商與他的人馬 01

 

「聽說有個狡猾的人類貨商雇用了一匹人馬!」
「什麼?是假的吧!雇人馬要幹嘛他們又不背貨!」
「不不,人家就站在裝備商會外待命呢,人類貨商一出來他就迎上去幫人家拿東西了,他那樣子你都不知道……哎呀親切地活像隻長了馬身的大地精靈噢!」

鎮上的小酒館永遠是完美的八卦集散地,各種族的冒險者與商人們愉悅地交換情報,當然中間絕對會摻雜毫無用處的小道消息──偏偏這種消息大家最愛聽了,立刻引起奇妙的共鳴,每個人都裝著沒事但扯尖了耳朵企圖偷聽,試圖拼湊消息的樣貌:

高傲的人馬一族竟然加入了商隊!

這可是不得了的事,誰不知道那種囂張的族群非冒險者的隊伍不跟,跟了也絕對隊上是首屈一指的戰士,是絕對獨立的戰鬥人員,誰要是膽敢把東西往他們馬背上堆,誰就等著被強而有力的馬後腿踹飛幾個馬車遠。

他們對精靈頗有好感是因為族群間長久以來的友好傳統,至於其他族裔主持的隊伍想要招募人馬……那就得看當事人馬的心情如何了,通常會獲選的自然是裝備閃閃發光、隊伍已然成形的大型團隊。

眾人一致的感想絕對是:「真不知道那匹人馬在想什麼!」
也因此大家一來一往地討論起來,這樣的八卦沒多久就傳遍全鎮,儼然成了陌生人之間拉近距離的最佳話題。

 

 

──然而這些聽在那位「狡猾的人類貨商」耳中簡直是活生生的諷刺。

萊克塔面色如土地拒絕了想跟他聊「貨商是否控制了人馬」的法師攤主,當下他把預計要收購的魔藥瓶往攤位上一擺,頭也不回地走了。

真令人火大,事情要是有這麼複雜,他要是有那麼多算計也就好了。
這樣至少他不至於虧了買馬的本錢換一個不肯搬貨的傢伙!
那些資金就算不當周轉金,放在錢莊也有些利息可以賺的呀!

他只是單純地……被無良的馬商騙了而已──雖然他以一個商人的角度來說,真心不明白怎麼會有人把其他人用極端貶值的方式人口販運,要捉一隻成年人馬拿來當馬賣?簡直太不划算了!

 

 

當時萊克塔滿肚子鬱悶地回到旅店的馬廄。

他老早就開了門放人馬離開,想基於義務收拾一下場地,畢竟旅店主人在知道那馬其實是人馬的驚人事實之後特別退了他馬廄的使用費,這麼溫厚的老好人是不能坑的。

誰知道他到馬廄時那匹帥氣的雄性人馬竟然還窩在原位,優雅地用手遮嘴打了呵欠之後還一臉慵懶地伸懶腰。

 

「你還沒走?」萊克塔十分震驚──這傢伙竟然在馬廄睡了一夜,怎麼跟傳說中的人馬形象不一樣?是在馬商……不,人口販子那邊受得待遇太差了導致體力不濟走不了嗎?

人馬先生維持著馬腹貼地的悠閒坐姿,「嗯?為什麼要走?我決定留下來報恩了啊。」

「……你說什麼?」萊克塔差點以為自己的聽覺被巫師詛咒,報恩?被這樣人口販子對待他沒遷怒報復其他人類已經很好了吧,什麼報恩?

「開玩笑的。」人馬先生用低沉的嗓音呵呵笑,「只是覺得你買了馬又沒馬騎很可憐,我可以稍微陪你走一段。」

「不好意思,」萊克塔敏捷地捕捉到句子裡的玄機,「你說的走一段是指『單純邁開蹄子在我旁邊走,並沒有打算幫我扛東西』對吧?」

「那當然了。」人馬先生用好看的手指抓起整把捲捲的褐色長髮,然後用頭髮本身把整頭長髮綑成鬆散的低馬尾,「不過我最近在積極尋找配偶中,如果你想要約會的話我可以接受公主抱──我很好相處的,真的。」

「那就不必了,謝謝。」萊克塔生生覺得自己被調戲了,他確實相信以對方精實的體格完全可以辦到,但他完全沒有掛在對方身上的意願,而且看來對方也完全沒有幫他搬貨的意願。

他清了清喉嚨說:「總之我過一陣子就會離開,你要是不想走的話記得付馬廄的使用費給旅館老闆……如果你想住房間的話要一個銀幣。」

「噢──過一陣子才走,」人馬先生單手拖著臉頰,手肘撐在馬廄的矮木牆上,「那你最近想做什麼?或許我可以讓你方便一點,不只人類和其他人馬,很多類人種族都會賣我面子的。」

萊克塔用一種你有病嗎的懷疑眼神看他。

「人類比狐狸還要多疑的傳說原來不假啊──」人馬先生對於這種尖銳的情緒,反倒爽朗地笑了,他站起來摸摸萊克塔的頭:「別這樣小東西,我只是想報恩,畢竟你還是把我從那該死的栓繩下救了出來,我再晚兩天被賣掉就要被抓去配種了……雖然我不排斥馬,但還是比較喜歡自由戀愛。」

「我想你看得出來我是個貨商。坦白說,」萊克塔一個偏頭閃過對方的手,覺得對方一身漂亮的肌肉更刺眼了,「坦白說我已經沒有多少資金了,但該死的是我得帶著一大批貨到下個鎮,我也不覺得我可以成功跟那群垃圾討回我買馬的錢……所以你要是沒辦法幫忙解決我的搬運問題,咳,就麻煩你該幹嘛就幹嘛,別煩我。」

「載東西是真的不行。」人馬先生一臉認真,「我們神聖的馬背只載配偶和配偶的物品,不是我不肯幫忙,頂多只能用手捧點東西還可以……不過如果說是這樣的話不如我當保鑣吧?你應該可以省去一些僱傭兵的費用吧?」

萊克塔的心在淌血,原來不是人家沒誠意,而是文化使然……他只好委婉地拒絕:「我不需要保鑣的……正確來說,所有走商貿大道在城鎮間遊走的商人都不需要。」

「噢好吧,」好脾氣的人馬先生也沒生氣,聲音充滿真誠的遺憾,「那還是你需要人幫你遮陽?據說人類都很不耐熱……」

「……真是謝謝你的積極。」萊克塔本想大嘆一口氣轉身離去,然而他靈光一閃:「等等,你剛剛說馬背絕對不行,但用手的話沒問題是吧?」

「是的沒錯。」人馬先生點頭。
「那我想……你幫得上忙了。」萊克塔好不容易才露出有點狡猾的商人笑容。

Tagged ,

About 蝕鈴

原創BL星人。主要是個小說作者,也接受各種ACG領域的文字創作委託,擅長輕鬆歡樂的劇情、甜甜感情戲和萌萌小動物。 部落格傾向用故事創作人的角度切入,寫點「如何與SOHO和平共處」和「作者說不定會這樣想」類型的文。
View all posts by 蝕鈴 →

這篇讓我覺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