尺寸錯誤的拇指先生

(一) 賣身當隻精靈吧│尺寸錯誤的拇指先生

徐子鈞放下筆,長舒一口氣,他第一次慶幸自己現在已經二十歲又三個月,可以自己來簽同意書了。

說是同意書,其實差不多是賣身契,那張薄薄的紙,標題上掛的是新藥實驗,可是實際上接待他的解說員說得可清楚了:

說穿了就是把人類變成小精靈當成寵物的實驗,目前研究到了最後階段,亟待實驗這些「人工精靈」真正被人領養的狀況。通常人類變成這種人工精靈轉換成功率是七成,變回來也是。至於變不回來的會怎麼樣,沒人知道──之前失敗的先例簡直毫無一致性。

總之簽了同意書,他會先得到一筆鉅款,然後有一個禮拜去辦完諸如轉帳、休學等雜事,之後就是進手術室的時候了。如果之後他成功地變回來了,實驗室所屬的企業承諾養他一輩子;如果他死了、不見了、變不回來了,會有一筆撫恤金。

 

他躺在病床上被推進實驗室,最後的知覺是一管麻藥戳進皮膚的刺痛。

他覺得自己頭很脹,四肢不太能動,在黑暗中有個巨大卻模糊的聲響,他花了好些力氣才聽懂那個一直重複的聲音在叫自己,是個有點中性的女音。

「先生?徐子鈞先生?」

什麼?

想要回答卻發現自己好像沒辦法開口──正確地說他甚至覺得自己無法分開嘴唇,然後他忽然意識到眼前的黑暗是自己睜不開眼睛。

開口不行,那睜眼呢?他用力試了幾次,覺得眼部肌肉似乎動了一點點,可是還是什麼都看不到,連縫都沒有。但外面那個人大概注意到了。

 

「醒啦?我還想說那麼久是不是失敗了呢……不用急著動或回話,目前動不了是正常的,你就先聽。」

那個聲音離得遠些,好像拿了什麼,然後有筆在紙上唰唰地寫的聲音。

「你現在的身體是培養皿出來的,標準精靈體第三版,不過翅膀成型上有點失敗,所以我們後來直接手術把它拿掉了,傷口癒合方面已經直接重建過,看不出來,不用擔心你的賣相問題。

「正常來說你的腦波應該會很快習慣新身體,你再等個兩分鐘差不多可以出聲,十五分鐘左右睜眼,不到一個小時應該就可以站了。你可以先睡一下,睡超過也沒關係,該吃飯或檢查我會叫你。對了,我是十二號研究員,姓林。」

徐子鈞攤在那裡,覺得研究員真是……夭壽理性與不貼心,果然是搞研究的,人家才剛醒,連眼睛都睜不開、動都不能動,也不安撫久一點,就急著嘩啦嘩啦把注意事項都倒出來。

甚至還提到賣相問題。

 

2050,人類科技有了突破性的發展,傳說中的生物不再只是傳說,不但能夠被科學儀器偵測,甚至還能夠用科技捕獲,其中小精靈最受人歡迎,但是天然精靈非常非常少,是很奢侈的寵物。

一開始富人們以豢養小精靈作為身分地位的象徵,爭相捧高小精靈的價格。可是時間久了,當初認養小精靈的新鮮感過去,能接受吵鬧又愛亂飛的小東西不多,開始有諸多抱怨,就算想教也無濟於事,畢竟天然精靈的智商只有六歲左右的程度。

富人們言談中透露,如果可以有可愛又聰明的小精靈就好了,善解人意又乖巧的,像人一樣卻能那麼嬌小靈動,這樣一來常伴左右肯定很棒的。

 

──於是企業看見了商機,他們開始研究怎麼製造人工的小精靈。

這個年頭再也沒比這更沒品的實驗了,要搞人體實驗換身體,還要負責賣萌裝乖弄到自己確定有主人,答應的錢才會按階段接連入帳,實驗室一開始給的那筆訂金就是全款的三分之一而已,差不多四百萬。雖然三分之一也暫時夠用了,希望老媽不要捨不得住院。

嘆了一大口氣,他翻了個身……發現翻不動只好繼續躺在原地。但眼睛可以張開了,天花板是橘色的透明罩,大概是塑膠。

他怎麼有一種自己是嬰兒然後住在保溫箱的感覺呢?

 

後來他花了一個禮拜做過各種例行檢查,包括健康狀況監控、智力表現和行動力等等,徐子鈞通常不會表示意見,非常認真地全盤配合,畢竟收錢辦事是應該的──但那是在合理的前提下。

「呃,妳剛剛的話,我沒有聽錯吧?」只有二十五公分的徐子鈞站在精靈專用架高診療台上,要仰著頭才能看到林小姐的臉。

「是的,我需要一點你的精液做為樣本。」

「不是吧?我記得合約中沒有註明這種事啊!」

「噢,這包含在第三條第二款裡面了,」她取出資料櫃裡的同意書亮在徐子鈞面前,「『甲方同意乙方在維護生命、身體及健康法益之安全下,行使必要之專業處置。』生育能力也是健康問題你明白吧?」

徐子鈞踮著腳讀條款,越讀眉頭皺得越緊,上面還真的寫得明明白白,他一點都沒有辯解的空間。

但他還想掙扎,於是他問:「這個身體根本是培養皿出來的,用做的就好,為什麼要生啊?」

「是沒錯,但成本很高,而且人工體和正常精靈的繁殖力也是我們的研究重點,會影響到配套措施的制訂和實……」

「等等,等一下,所以妳的意思是,這個精液還會被拿去配種嗎?」

他才不要莫名其妙就多出什麼兒子女兒,而且還是精靈想到就很獵奇!

徐子鈞很想對林小姐翻白眼或大聲抗議,可是……可是眼下他食物是人家供應的,能不能從小籠子裡出來透氣也是人家決定的,他從變成精靈開始一直都乖得要命,眼下也拿不準堅持拒絕的話會怎樣。

「你的是不會拿去配啦,」林小姐的聲音平靜到好像完全不覺得徐子鈞有什麼好不甘願的,「畢竟你的翅膀基因不穩定,我們也不想沒事就動翅膀切割手術,浪費資源。」

「……」而他愣著,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這樣吧,我給你一點時間,一個小時之後我再回來,希望你可以好好配合,那邊的春藥或寫真集可以隨意使用,弄完把精液收集在那支棉花棒上就可以了。」

「……萬一我堅持不呢?」

「噢,」林小姐的聲音還是那麼輕鬆,「我是不介意多個強暴精靈的體驗豐富人生啦。」

「幹!」忍不住脫口而出之後他才猛地摀住嘴,希望這不會激怒負責照顧他的研究員。

「很好,就用這種氣勢把幹字實現在自己身上吧。」林小姐倒是沒有生氣,只是一推眼鏡,抱著紀錄板走了。

鋼板電子自動門「滋──」地關起來。


如果你喜歡我的作品,歡迎來噗浪FB找我玩喔!那邊也有更文通知(๑•̀ㅂ•́)و✧
另外願意請我喝珍奶的話就太感謝了>///<

Tagged ,

About 閔子

寫採訪專欄部落格,也寫原創小說。 傾向用故事創作人的角度切入,寫點「如何與SOHO和平共處」和「作者說不定會這樣想」類型的文。
View all posts by 閔子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