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託創作

[阿麥x威廉] 畢業前夕

來自碳碳的委託。


「好的!在校生歡送表演節目告一段落,接著就是我們的自由交流拍照時間──」主持人嘹亮的聲音透過音響在禮堂播送,「請各位在校生不要害羞,勇於上前和你的學長姊拍照留念吧!畢業生們也請把握時間表達你的不捨之情,半小時後鐘響就可以原地解散直接放學。」

 

不等主持人講完,禮堂內就一震喧鬧,原本安靜窩在座位的學生們開始交頭接耳,熱情的畢業生有的從座位上站起來,一臉「來吧我準備好接受簇擁了」的樣子。比較大膽的在校生也離開座位,鑽過人群去找熟悉的學長姊。

即使坐在人群裏,頂著一頭金髮的阿麥還是顯眼得很。

受學弟愛戴的他很快就被圍起來,嘰嘰喳喳地對他講話,什麼「學長你走之後我們怎麼開外掛!」或者「學長你安心去吧,你走了就換我稱霸啦哇哈哈哈──」

阿麥依舊懶洋洋的,撐著頭悠哉回應,大家一起說說垃圾話還挺輕鬆。

學弟們圍了他一陣子,大家都習慣講垃圾話打哈哈了,一整個感性不起來,到最後根本不是畢業話題,反而討論起昨天的職棒比賽……阿麥總覺得好像哪裡怪怪的,有什麼預期該出現的事情沒有發生。

「啊。」他的視線抓到在禮堂中移動的威廉。
高個子的優勢就是可以輕鬆看遍全場找人……
哎,果然是他家的遲鈍大可愛,一開始看好班級位置找他不就很簡單了嗎,結果八成是沒想到,所以盯著滿場的人試圖一個一個看吧?

阿麥才想說東西收收差不多跟威廉一起回家,然而看到對方在朝他走過來的路徑上,硬生生轉向了。
「……?」竟然有其他安排啊?
他的視線追著威廉,果不其然看見他在跟「老大」聊天──是隔壁的五十嵐,雖然威廉提起他的時候都老大老大的叫。
他稍微等了威廉一下,想說致意拍個照或者送個小禮物什麼的,講完話威廉就會來找自己了。

但對方似乎跟五十嵐聊開了,都快放學了,還沒有稍微在歡送會結束前來找他……雖然他們很久以前就討論過關於畢業的問題,也因此盡可能地多約會牽手,可是這種場合還是……多少希望威廉來一下?
至少說聲畢業快樂什麼的?
既然是畢業生的歡送會,期待這個他覺得自己並不過分啊。

 

「嘖。」
──哎唷真沒辦法,他家男朋友就是個小沒神經的。
阿麥有點介意,但悶在心裡不是他的風格。
他起身要走,把書包甩到背上,偏偏這時候還有去跟別人聊完天的學弟期期艾艾地看他,一臉崇拜但不敢上前搭話的樣子……平時他會隨便說點什麼,但不是現在,現在他很忙。
於是他忽視了那個盯著他看的學弟,「哎我走啦,掰掰。」
「哦哦?」討論職棒正熱烈的社團學弟們回過神,「學長掰喔!」
「嗯。」

 

然後他穿過人群,直接來到隔壁班的位置。
「嘿。」他無視五十嵐,逕自跟威廉打招呼。
「嗨阿麥!」威廉一臉開心,「我跟你說喔,老大答應跟我打架了!但是他這兩天沒有空,所以畢業後再找時間打!」
「哦,那不錯啊。」阿麥點了頭,「差不多該回去了吧。」
「咦?不是還沒打鐘嗎?」
「打鐘馬上就會一堆人堵住門口,就趕不上超市特價了。」阿麥面不改色地用超瞎理由提議早退。
「可是……」威廉才想表示可是我們從來沒在管超市特價,他都刷卡而且戶頭裡錢很多,又沒關係。
「所以我們先走啦!」阿麥直接截斷了威廉的話,稍微看了下五十嵐,「不好意思啊。」
「哈哈哈沒什麼啦──」
然而阿麥嘴上抱歉歸抱歉,實際上還是動作俐落拎了威廉的書包,一派輕鬆地把人劫走了。

 

 

在前往超市的路上威廉覺得好像哪裡怪怪的,「阿麥你幹嘛走那麼快?」
「雖然我的腳比你長一定追得上,可是走太快就不像散步了欸?」
阿麥一手搭上威廉的肩膀,「你說五十嵐會不會不高興?」
「啊?」威廉顯然跟不上他的話題。
「我在你們聊天的時候直接把你抓走,你覺得他會不會不爽?」阿麥狀似隨意地問。
「老大不會啊,反正我有說再見了吧?有說再見應該就不會不高興吧?」威廉完全劃錯重點。
「嘖,」阿麥咂舌,「竟然不會不爽啊,真無趣。」
「欸──你是為了讓老大生氣才一直揪我回家的唷?」威廉扁嘴,「那我不就也一起騙老大了?」
「這個嘛……」阿麥維持著手攀著威廉肩膀的姿勢,把人拉到巷子裡,湊到威廉耳邊用充滿磁性的低音抱怨:「還不是因為我都要畢業了,你還顧著跟別人聊天?」
「可是我們放學有很多時間聊天啊?」威廉指著阿麥手上的書包,「你勘我書包都在你那邊,又不會跑掉。」
「現在是現在,歡送會我以為你會稍微找我一下?」
「吼──我知道了!」威廉一臉有大發現的表情,他邊說邊戳阿麥肩膀,「你也羨慕別人有花花你沒有對不對?」
「不,那個,花束太難處理了反而……」而且阿麥才不在乎什麼花不花的,他要人啊要花幹嘛?
這話堵得阿麥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不管是吃醋還是調情,氣氛都被毀得一蹋糊塗。
「哼哼哼──」威廉得意地手插腰笑三聲,然後朝阿麥伸手,「書包給我。」
阿麥不是很明白威廉的思路……但反正他寵人寵慣了,對方說什麼他大概都聽,倒也很配合地把書包交到威廉手上。
「齁齁,我果然很聰明有早點準備!這個很膩害喔,阿麥你看好喔!」
同時威廉手伸進書包翻翻翻。
拿出了一張小賀卡。

阿麥覺得能把一張小卡講得這麼厲害的也就只有威廉了。
然而……
威廉手一甩,小賀卡原來是連續的風琴折,在空中晃來晃去像某種充滿童趣的玩具蛇,上面寫滿了工整的英文。
「怎麼樣?是不是很棒!」威廉雙手並用地把散開來的風琴折小卡折回去,「我想跟你說的話太多了,本來很方惱卡片寫不下的說,後來我們班的女生就教我做這個了──」
那「張」小卡折完跟杯墊差不多厚……
「嗯,很棒。」
「這樣你就有比花花更厲害的卡片啦!」威廉笑嘻嘻地把東西塞給阿麥,「吼我忍得很辛苦欸,你被圍住的時候我又不能跑過去把這個給你,雖然他們英文都很爛但一定看得懂I love you欸,超級危鮮的!」

其實我覺得我比較危險──這樣想的阿麥偷著空親了一下威廉的臉頰。

「欸──」
「沒差啦,巷子不會被發現。」阿麥的聲音非常愉快,翻開小卡的第一面,「Dear A-Mai……為什麼連阿麥都是拼音?」
「不要現在看啦!」威廉抓住阿麥的手緊急把卡片蓋起來,「也不要唸出來!」
「幹嘛?你害羞喔?」
「……對,對啦!」威廉確定對方沒有硬要打開之後才敢把手放開,「唸卡片很奇怪耶!」
「呵呵,」阿麥也沒逼他,把卡片好好地收到書包裡,「寫卡片會害羞,牽手就不害羞喔?」
「就不一樣嘛──」
終於鬧夠威廉的他滿意了:「那我們快點去超市,然後再繞路散步?」
「好欸。」威廉把書包背好,「出發出發!」

Tagged , ,

About 蝕鈴

原創BL星人。部落格傾向用故事創作人的角度切入,寫點「如何與SOHO和平共處」和「創作者說不定會這樣想」類型的文。
View all posts by 蝕鈴 →

這篇讓我覺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