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託創作

[阿麥x威廉]夏日祭典

依舊是碳總家的委託!

啊我也好想去夏日祭典吃吃玩玩~


「怎麼這麼快就來了?」阿麥邊幫威廉開門,「不是說六點嗎?」

「我就很期待嘛,」穿著浴衣的威廉脫了木屐進了阿麥家,「所以忍不住提早出門了。」

「竟然還特地穿了浴衣……」阿麥看看威廉一身流水紋的浴衣,「新買的?」

「對啊!我挑很久喔!很好看齁?」威廉嘿嘿兩聲,「你會穿嗎?會窗吧?我好想看你窗喔。」

阿麥有點不忍打破威廉的小期待,但他根本沒在關心祭典什麼的,這次祭典還是威廉很早就興奮地邀他去他才知道,更不要說浴衣了。

「這個……其實我沒有浴衣。」就算有也不知道收哪裡去了,他根本忘記自己有沒有買過。

「什──麼──?」威廉抓著他的肩膀搖,「阿麥來日本那麼久竟然沒有浴衣?」

「嗯。」

「那,那你至少要穿木屐出門!至少要享受一下走在路上喀啦喀啦的感覺!」

難得看威廉這麼堅持,阿麥也就聳聳肩同意了。

 

之後超期待祭典的威廉就拖著阿麥出門,說好一路散步過去,結果根本就在快走……兩人到的時候天還沒全黑。

祭典的人還不多,不是太擁擠,攤子是擺出來了,但有些看起來還在預備中的樣子。

「哇──好多燈籠喔!」

整條舉辦祭典的街上兩邊都掛著長長一排燈籠,「超級漂釀耶。」

燈籠暖暖的黃光照在威廉身上,襯得很好看。

阿麥看著威廉的側臉輕輕應聲,「嗯。」

 

就是氣味上不太對勁……遠方飄過來章魚燒的香味讓阿麥難得感性的心情有點動搖。

也不是太餓,就是覺得在這種氣氛下有哪裡怪怪的?

「欸我好餓喔,我要先吃那個!」

威廉蹦蹦跳跳地跑到攤位前面,阿麥則是在後面緩步跟上……

「老闆我要買遮個!」

老闆親切地問:「要什麼口味?」

「嗯──」威廉盯著攤位上面的價目表有點煩惱,為什麼沒有圖呢他看不懂呀……「每一種都要好了!」

「咳,」在後面的阿麥差點被嚇死,「我說你啊,每個口味都吃的話很快就飽了喔?」

「唔嗯?吃飽很好呀?」威廉一臉閃亮地回頭。

「可是還有很多小吃,這裡先點兩個口味,晚點再回來吃比較好吧。」

「嗯……好吧。」威廉環視了一圈各種香氣四溢的食物攤位做出妥協,「我要原味的,另一種你挑。」

「那就海苔吧。」反正章魚燒裡也沒什麼肉,毫無偏好對象的阿麥就隨便選了。

 

結果他們根本走沒幾步就停下來買東西,威廉買到自己手上拿不下,阿麥看不下去就幫忙拿,於是阿麥手上有兩顆蘋果糖,一隻烤魷魚,威廉那邊則是兩盒章魚燒加上鯛魚燒。

一路買買買,買到阿麥手上再也拿不下的時候,他終於勒令威廉住手。

「蛤,可是我還想吃棉花糖……」

「現在買的東西先吃完。」

「可是吃完要好久!」

阿麥無奈,「好吧,我是可以幫你吃一些。」

「耶!」

兩人找了人少的地方站著開始消滅食物,阿麥有興趣的大概就只有烤魷魚勉強沾得上邊,所以他吃了幾口魷魚,剩下打算留給威廉也就不動了。

「啊呣呣呣……」威廉把嘴裡的食物吞下去,「你不餓喔?怎麼不吃?」

「還好。」

「那吃一點!」威廉戳了一顆章魚燒遞到阿麥嘴邊,「章迂燒很好吃唷!」

阿麥接受了威廉的善意,有些愉快地接受餵食。

威廉又戳了一顆章魚燒,這樣一來一往間也慢慢解決了各種食物。

雖然在吃東西的過程中威廉也不是太認真,原本萬分留戀地看棉花糖,看到後來眼神一直往遊戲攤位飄。

「啊──好飽。」最後威廉手上剩一顆蘋果糖,邊舔邊啃。

阿麥看對方吃得像花貓一樣,手似乎還有點黏。

「……去洗手吧。」

「欸?」威廉抗議:「不要啦,我好不容易才吃王耶,直接去玩嘛!」

「黏黏的你不難受嗎?」阿麥捏捏他的臉,「而且嘴巴都是,怎麼說也要整理一下的吧?」

「吼,阿麥好嚴格……」

在阿麥的強烈要求下,威廉眼巴巴地回頭看打靶攤位,一邊心不甘情不願地被阿麥推著走。

 

威廉在路途上迅速啃完蘋果糖,草草洗完手,隨便甩甩就開始催阿麥。

阿麥偏偏故意慢慢地搓手,搓完手掌搓手背,搓完手背搓指縫。

「快點啦!你好故意喔!」

「誰叫你要吃到到處都是?」阿麥悶笑著甩水,「好啦,走吧。」

 

威廉歡呼,馬上往他念念不忘的打靶攤位「跑」去……

在後面跟著的阿麥倒是愜意,看著威廉的腳被浴衣下襬限制了活動範圍,完全邁不開,威廉只好火速小碎步往攤位移動,他白白的腳跟從黑色浴衣下露出來,踩著木屐動來動去。

阿麥在後面……該算是欣賞美景嗎?就是覺得連想跑跑不快的威廉也好可愛。

 

威廉很快和老闆交談完畢,拿了一把攤位上的塑膠槍,有模有樣地瞄準。

阿麥默默覺得威廉穿浴衣真好啊──在這種裝扮下露出來的頸子和手腕都格外顯眼,很好看呢。

他玩心一起,趁著威廉認真瞄準的時候,冷不防地湊到對方耳邊:「想要哪個啊?」

「嗚啊!」威廉嚇了一跳,準頭一偏,什麼也沒射中,「吼──你槓嘛嚇我啦?」

「沒有啊。」阿麥壞笑,「就問問你想要哪個而已,我可以幫你射到喔。」

「啊?真的?」

「真的真的──你想要那個狐狸面具嗎?還是娃娃?」

「面居!」威廉把玩具槍遞給阿麥,「不過你真的殼以嗎?我剛剛打好多次都沒有中耶。」

阿麥沒有直接接下槍,而是開始捲袖子,把左手右手的袖子都撸到小前臂,這才跟威廉拿了槍,伸直手臂舉到眼睛高度,架式十足的樣子。

「唔……」威廉看阿麥的動作,有點小緊張地吞了下口水。

咖噠一聲,扣板機的聲音響起,那個擺在攤位裡的狐狸面具也應聲落下。

「哇──!真的中了欸!」威廉激動地抓住阿麥的手,「你好厲害,一下就中了!阿麥好強!」

阿麥微笑著享受對方的崇拜,接過老闆遞過來的狐狸面具塞給威廉。

「謝謝你!那,下一個我們去玩釣水球。」

「嗯,好。」

 

於是兩個大男生稍微排了下隊,蹲著窩到裝滿水球的池子邊,付錢和老闆拿了鉤子。

兩個大男生玩釣水球,圍觀的人難免覺得好奇,威廉是沒注意到,阿麥倒是不太在乎的樣子。

「抓下面一點。」阿麥看威廉拎著鉤子線頭,鉤子還晃來晃去完全不穩的樣子,忍不住開口提示。

「嗯?這樣嗎?」他稍微抓得下面了些。

「再下來……對,就鉤子上面一點點,不要抓到鉤子就可以。」

「哦哦──」

威廉試著去釣水球上面的橡皮圈,他耐心蹲著,看準時機一勾。

「有了!」威廉立刻拎著水球翻過去用閃亮的眼神看阿麥,「你看我是不是很棒?是不是!」

阿麥微笑點頭,抓著威廉的手臂把人拉走。

 

威廉好脾氣地隨他拉,反正水球在手新鮮得很,他把水球的橡皮環套在手上,一下一下像溜溜球那樣拍。

「你要去哪啊?怎麼突然拉著我走?」

「等等你就知道了。」

「可是我們離祭典越來越遠了耶?我還想買棉花糖……」

「待會吧。」

威廉哼了一聲,用水球扔阿麥的背,然後球又順著橡皮筋的力道彈回來。

「膽子很大嘛,竟然丟我?」

「嘿嘿,誰叫你突然就要走──」

「到了。」

威廉看著黑漆漆的小徑:「什麼刀了?」

阿麥手動把威廉整個人轉過去,他們在略高的地方看著一整條掛滿燈籠的祭典街道,閃亮亮的金黃色和攤販的紅燈籠、小招牌在夜裡,像一條光河。

「哇──好棒喔……啊、煙火!」

遠方五彩繽紛的煙花在夜空中炸開,一朵一朵的連續出現。

「好厲害!」

「在這裡就不會被擋到了。」阿麥的聲音帶著笑意,偷偷在沒人看得見的黑夜裡偷偷勾上威廉的小指。

威廉看了他一下,才把小指勾起來,然後用手背輕輕碰他。

「……今天好玩嗎?」阿麥看著煙火問。

「嗯!」威廉笑得很開,「如果下次你可以穿浴衣揪更好了。」

「這個嘛……再說了?」

「好──吧──」

Tagged , , , ,

About 蝕鈴

原創BL星人。主要是個小說作者,也接受各種ACG領域的文字創作委託,擅長輕鬆歡樂的劇情、甜甜感情戲和萌萌小動物。 部落格傾向用故事創作人的角度切入,寫點「如何與SOHO和平共處」和「作者說不定會這樣想」類型的文。
View all posts by 蝕鈴 →

這篇讓我覺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