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創同人

[Sdorica][納杰爾x琉]家長與他的兔球

段子集中,獻給納杰爾SP的祭品。


兔球與窩

琉喜歡縮成一團兔球睡覺,說是很舒服,就納杰爾的觀察,似乎是因為特別有安全感。

這個習慣在璃去符文學院讀書後變本加厲,白天琉抱著小飛跑來跑去到處玩,晚上就團成兔球黏著納杰爾,還會撒嬌要求摸頭摸耳朵。

納杰爾之前不太理會這種要求──可以的話他希望貧民窟的孩子晚點聞到血的味道,然而他實在太常拿刀捍衛地盤,血腥味很難洗去──但現在考慮到璃去學院唸書,而琉自己一個留在這裡很寂寞,納杰爾多少會摸兩下交差。

還真的只有兩下。

「就這樣喔?」枕在納杰爾膝蓋上的琉揚了揚耳朵,水靈的紅眼睛盯著他。

明明就想睡得要命還要討摸。

納杰爾繃著臉忍著不笑,平淡地說:「有摸就好,你該睡覺了。」

「哦……」琉乖巧地沒有討價還價,只是往納杰爾懷裡拱了拱。

 

琉之前是不依不撓地要他摸頭,這兩週納杰爾態度軟化了些,琉察覺了他的讓步,奇奇怪怪的要求多了起來。

「納杰爾我可以睡你腿上嗎?」

「……為什麼?」

「因為你熱熱的啊!而且很像窩!」

即使身為亞人,納杰爾還真的不懂什麼叫「很像窩」,於是他問:「什麼意思?」

「姊姊會用軟軟的東西做窩給我睡嘛,我就不會做。」琉打了個呵欠,「可是你的抱抱就很像窩啊,會整個圍起來──」

「……」

好像有聽璃說過兔族亞人喜歡住在柔軟的乾草窩裡──對於自己成為這麼具體的安全感來源,納杰爾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

 


論如何教小盆友不能讓人家亂摸

琉蹦蹦跳跳顛著他的小兔耳跑來,「姐姐姐姐!」

「怎樣?」

「納杰爾都不抱我──」

「哦,」璃打了個呵欠,拿著帶有火藥的顏料塗她的彩蛋,「他在忙吧你別吵他。」

「沒有哇!他跟我講故事,還叫我不可以隨便讓人摸摸抱抱。」

璃聯想到最近的有人莫名失蹤,以及貧民窟邊緣出現人口販子的傳聞,「嗯對,聽他的。」

「欸──?怎麼連姊姊也這麼說!」琉跳上璃旁邊的位置,「為什麼不行抱抱?以前都可以的!」

「因為你長大了。」璃嘆了口氣,選擇性無視自己跟弟弟童年的事實,「而且我跟你講過好多遍了,接近陌生人很危險。」

「噢,好。」琉抱著他的玩具小飛想了一下,「可是我認識納杰爾啊,他又不危險!幹嘛還叫我不能跟他抱抱?」

「……」璃突然想通了前因後果。

──啊,是她這個做姐姐的忘記跟弟弟性教育了。

那傢伙雖然平常講話很難聽又專制,某種程度上還是很可靠嘛。

Tagged , , ,

About 閔子

寫採訪專欄部落格,也寫原創小說。 傾向用故事創作人的角度切入,寫點「如何與SOHO和平共處」和「作者說不定會這樣想」類型的文。
View all posts by 閔子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