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yscale photo of a hallway

主題噗幣轉蛋:機械觸手(限)

海底深處轉蛋台的噗幣轉蛋,角色名已隱藏。

內含元素:機械觸手/道具/被這樣那樣的男性,介意請自行避雷。

身為公爵的□□不得不出席社交場合,儘管面對人實在很麻煩,為了身份卻必須忍耐,這都沒什麼。

正當他快要對各家各族冗長的打招呼、八卦與繁文縟節失去耐性的時候,宴會主人非常貼心地告訴他,要是他不太舒服,有間客房可以休息。

□□有些感激地向對方點頭,讓侍者領著,走進宴會主人指定的房間。

倒是頗為先進——這房間的門甚至是磁吸式的。

侍者幫他倒了茶水,然後帶著禮貌的微笑關上門。

□□在裡頭的單人沙發坐下,一邊喝茶一邊享受片刻寧靜。

正當他稍稍放鬆下來的時候,一聲異常的金屬聲「喀」地響起,□□發現自己的雙手雙腳都被銬住了!

他想要掙扎,彈指施法卻一點效用都沒有,「嘖,太大意了……」

原本布置溫馨的小房間像是壞掉的電視那樣閃了幾下,隨後完全消失,變成宛如實驗室的空間,除了他身下的沙發、茶几與茶杯,一切似乎都只是投影。

然後銬住他的沙發也忽然發生變化,他踩的地面陡然升起,他被舉到半空中,這沙發開始變形,變成多支冰涼的機械手臂,閃著金屬色的寒芒。

原本帶著禁欲美感的金邊眼鏡也在此時落下,掛在胸前搖晃著。

鐵定有人在操作。

□□大吼:「你到底想要什麼?」

然而他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機械手臂欺近他的身體,先是伸出一把刀,滑進最裡頭的襯衫裡,唰地一下往外割,這下襯衫與背心都被粗暴地劃破,只鬆垮垮的掛在身上,讓□□的胸口都暴露出來。

機械手臂隨後換了球狀的頭部,小球開始在他胸口擠壓,淡色的乳頭被冰涼的小球又擠又揉,最開始是被戳得凹了進去,隨後小球一離開,卻讓他的乳尖敏感地挺起來。

「住手,廢物!連出來談判都不敢算什麼東西!」

被莫名的機械這樣褻玩讓□□憤恨又羞恥,他死咬著嘴唇希望藉由疼痛降低快感,然而這堆邪惡的機械手臂完全沒有打算放過他,先是塞了一顆空心的球到他嘴裡讓他只能發出模糊的喘息,另一根機械手臂是彷彿電動牙刷般的構造,前頭的軟毛刷快速旋轉著,貼上了他的西裝褲。

那旋轉的刷頭蹭著他的恥部不斷摩擦,像是有一雙技術高超的手快速搓揉著重要的地方,儘管他打從心底不願意,但快感還是從性器根部陣陣湧上,很快他的褲襠就被硬挺的性器撐起,他用力想踢開這東西,然而腳被卡得死死的,一點都挪不了。

機械手臂強迫他變換姿勢,幾乎是掐著他的膝蓋讓他抬起腿,讓他的下身完全突顯出來,這讓他本就合身的西褲變得非常非常緊繃,前面的布料繃得死緊,更大程度地摩擦到他的性器。

被單純的機械弄到強制勃起讓他又爽又痛苦,然而他沒想到除了這樣的玩弄之外,這些機械手臂還有更讓人害怕的招式。

有根假陽具用力打在他的臀部上,熱辣的疼痛跟意外的快感讓他渾身一震,繃緊的西褲隨之破裂,那棒狀物就這麼從那縫隙撕開布料,往他的後穴攻去。

那東西不如他想像中的硬,彷彿情趣玩具那樣的矽膠觸感,但這更加深了他被侵犯的羞恥感——那東西竟不像其他機械般冰冷,反而是溫熱的,這根物事朝他身後頂了頂,弄清楚對方意圖的□□猛地喊叫起來,可是他聲音被口球擋住,變成情色的呻吟。

「唔嗯嗯嗯嗯——啊——」

假陽具強硬地頂開他的後穴,巨大的頭部迫開軟穴的內裡,率先注了一大堆液體進去,隨即開始迅速抽插。

那些滑膩的液體隨著假陽具抽送的動作被帶出來,弄得他整個股間都是。

體內的疼痛與快意混合在一起,前頭摩擦他柱身的軟毛刷也一點都沒有停下來,在這種疼痛與快感交加的情境裡,他的西裝褲被撐得高高的,甚至被性器頂住的最前端還有些濡濕。

插在他體內的假陽具三淺一深地律動著,很快地那種磨人的熱辣痛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異樣的快感,那粗大的假陽具在裡頭抽插時總是磨過敏感處,快感迅速地累積。

被長時間固定在空中讓他有些暈眩,而他的理智也漸漸被機械動作與陣陣沖刷的快感弄得散去,他忍不住放鬆身體,方便那侵犯他的玩具更好地插進來。

在他後穴搗弄的東西突然震動起來,硬是抵著他穴內那敏感的地方,快感瘋狂地從那點爬滿全身,□□只覺得下腹開始緊繃地抽動,「嗯、嗯嗯嗯……嗚啊……」

他無意識地猛烈搖頭,試圖逃避極端的快意,可那震動實在太過強烈,從他穴心深處猛撞最敏感的一點,讓他激射而出……

他眼前一黑,幾乎在射出的同時就失去意識……

這篇讓我覺得……

Scroll to Top

本站小說分級一律為R18,請確認您已年滿18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