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與微小說

機車附駕駛

「你忙完了沒,我想出門。」廖廷又在高腳椅上端坐著,百般無聊地自己

下西洋棋──這個年頭還用手拿著實體的棋子,也說明他夠復古了。

「可是我還要滿久的耶,」他哥抱歉地看看他,繼續飛舞著手指對著浮空

的螢幕東戳西戳,「東西太多整理不完。」

「……」他把手上的黑皇后放下,「好吧,我自己去好了。」

「嗯。」

比起全自動更衣機,廖廷又還是比較喜歡自己穿衣服,總是要慢慢地整理衣領、仔細調整褲腰什麼的,才能讓他有準備出門的感覺。他來自古老的家庭

,在各種保守的教育環境下,喜好也連帶地受到影響──例如他還會想出門逛

街踏青,而不是像他哥一樣指揮著不知道算不算電腦的中央系統配置家具。

其實也沒什麼傳統意義上的家具了不是嗎,只要下指令它們就可以自由移

動還互相避開,要不是爸媽堅持要看得到的櫃子、桌子的,完全可以把所有東

西都隱沒在牆壁裡,只留超大觀景窗跟床鋪什麼的,連投影設備都不用。

「好無聊好無聊好無聊……」

靈機一動,播了電話給服務專員三三六號。

「三三六您好,很高興為您服務。」男音沉穩渾厚,這大概是服務公司這

麼大,廖廷又獨獨喜歡找他的緣故。

「嗨,我想出個門……」想了一下,「逛街,但是不要購物中心。」

那頭沉默了一下,「您是之前那位廖先生?」

「對呀。」居然被記得了呢,廖廷又有些高興,不自覺地整理了一下袖口

。事實上他對自己復古喜好造成的超高辨識度不太有自覺,也對自己堪稱優雅

的各種習慣不太有自覺。

「今天也是機車附駕駛嗎?」

「嗯對,床上談。」

「……不好意思,請問還有什麼需要嗎?」明明就是一句普通的客服發言

,接在那種話之後異常彆扭,三三六有種被調戲的感覺。

「沒、沒什麼,機車附駕駛沒錯。」

十五分鐘後,機車趕到。

「啊,這次也是你嗎,真是巧。」廖廷又有點意外,覺得三三六也太貼心

了,總是安排同一位駕駛給他,大概是年齡相仿又沒穿制服之類的,尤其他親

切自然的態度,很有跟朋友出門的感覺。

「……」駕駛頓了一下,遞了安全帽給他,「你想去哪裡?」

殊不知大眾交通工具發達,這年頭會騎機車的人少之又少,可是公司標榜

萬事皆可達,於是自從這位指明機車服務之後,可憐的客服三三六也得出門滿

足顧客的需求──誰叫大部份人都愛甜美女聲,業績不好的三三六沒接電話時

總會兼點雜事,偏偏他又是會騎機車的稀有種……誰叫他是穿越來的呢。

抱著點看好戲的心情,陳里揚倒想知道這位愛逛街卻討厭購物中心的廖先

生什麼時候會認出他。

經過直行再直行左轉再右轉之後,他們終於到了商圈……

「啊──果然是這種逛街的感覺最好了。」廖廷又迫不及待地在車停好的

瞬間跳下後座,解安全帽還解得不太順手。就算如此,他的站姿等等都還是保

持著良好的水準。

「帽子。」陳里揚順手接過安全帽,卡進行李箱再蓋上,動作流暢無比。

「啊,好強喔。」

「上次不是看過了?」陳里揚忍不住笑,跟騎車有關的事情被稱讚,還是

相當滿足虛榮心的。

「就是看過了才沒太驚訝。」他看看陳里揚再看看車子,「你會等我嗎,

還是我要再打去你們公司?」

「我可以等,待會直接找我就可以了。」要不然待會又要再騎車來實在滿

累的。陳里揚抄了自己的電話給他。

他點點頭,「嗯,床上談。」

陳里揚滿臉黑線。

「啊啊沒事沒事,不好意思,我晚點打給你。」肇事者自覺尷尬,丟下一

句話落荒而逃,但因為他的故作鎮定,看起來相當從容……好像那就是他順口

而出的揩油似的。

饒是廖廷又那嘻嘻哈哈開朗又愚蠢的粗神經也無法忍受自己的跳針,今天

實在太可怕了,一直把陌生人當朋友亂說話真不是件好事!

廖廷又是不會因為心情亂就忘記儀態的,於是他忍著內心的激動,硬撐著

避免自己崩潰抓頭仰天長嘯,於是外觀看來他總是一副帶著微笑,對什麼都遊

刃有餘的樣子。

於是逛街逛得他心神不寧,隨便滑滑店門口的電子型錄就往下一家前進,

完全違背他平常一定走進店裡摸摸看看的精神。

一條街潦草地逛完了,看看時間也不過二十分鐘,雖然應該繼續逛下去,

可是又沒那個心情,總覺得不太過癮,想到不知名的司機先生還在等他就覺得

渾身不自在──果然應該像上次一樣叫他先回去啊!雖然這裡公車不多但也不

是等不起,大不了半小時也沒什麼……

他的玩心終究還是敗給了不安,撥電話給司機先生。

「三三六您好,很高興為您服務。」

「啊?抱歉我打錯了。」

立馬掛電話再打一次,他明明就是照著紙條上的手機按的啊……

「三三六您好,很高興為您服務。」

廖廷又的腦筋終於清醒:「所以你就是三三六?」

「對啊,果然認不出來。」廖廷又發誓他聽到對方偷笑的聲音。

「嗯,你講電話的聲音比較好聽。」

「……謝謝。」

發現自己又說錯話了,廖廷又連忙補救:「我沒別的意思啦,你先回去好

了。」

「你逛完了,這麼快?」對方顯然很訝異。

「讓你等感覺很奇怪,反正你先回去好了,我再想辦法。」廖廷又輕輕地

說。

看看時間,買了兩杯飲料,然後三三六出現了。

還真的出現了,廖廷又想。他是想把人直接叫回去,不是這麼周到地跑過

來載他什麼的。

「你要我直接回去?」

廖廷又點頭。

「還是你想去別的地方?」

「不是這個問題啦。這個給你當謝禮,」廖廷又把飲料拎到陳里揚面前

,「你可以回去工作了,不然我逛街不安心。」

陳里揚倒是笑了,「我還以為你要跟我床上談呢。」

「那、那個……對不起啦那是很糟糕的口頭禪,一不小心放鬆把你當朋友

講話就……」

雖然知道他的意思,還是忍不住刻意扭曲,「你對朋友都那樣講喔?」

「不、不是。」

看著廖廷又臉上尷尬的紅暈,突然覺得自己不太道德──明明之前就被他

調戲了幾次也沒生氣,現在情況反了也不過一次,倒覺得自己有點過份。

「那我跟你一起逛?這樣就沒有等不等的問題了。」

「……嗯。」

哎,笑了呢,為了多看幾次這種笑,希望下次他還是點名要機車附駕駛。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請登入LikeCoin帳號,並幫我按 5下拍手,這可以讓我得到你請的咖啡(而LikeCoin基金會贊助這筆費用,所以你不必直接出錢),謝謝你囉!

Tagged , ,

About 蝕鈴

原創BL星人,有時偷寫輕奇幻。部落格會用故事創作人的角度切入,寫點「如何與SOHO和平共處」和「創作者說不定會這樣想」類型的文章。
View all posts by 蝕鈴 →

這篇讓我覺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