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場總會有些奇妙的人

片場總會有些奇妙的人 02

好不容易上個場景結束了,進度終於推到男配安樺家的劇情──孟景涵雖然手上有劇本,但是對於這齣劇的認知始終是看小說那般書面上的事情,他理智上的確可以理解場景架一次就該把那個景的戲一次拍完避免麻煩,但情感上實在協調不過來。

孟景涵劇中的角色安樺是男主角的朋友,總是很開心快樂、專門在開導男主角的彆扭那種。一開始安樺和男主角沒有很熟,講話都客客氣氣,到中後期的時候他們是死黨是哥們,甚至中間因為誤會還吵過架。

然後這些情緒穿插在各個場景裡,一次又只拍一個景的戲,每次他演安樺回顧最近事情的片段時,情緒基本上都不一樣,和湛路遙對戲時也是,上一幕在不爽對方,下一幕是才剛認識的拘束,再下一幕卻又一起喝酒拍拍鼓勵他追女主角。

在這種抓不到情緒的慘況裡,還好盧導大部分的時候都心情尚可頗有耐心,教戲還是聽得懂的狀態。可是偶爾真的真的不行了,衡哥就會適時出聲提醒。

孟景涵覺得衡哥對他來說是片場中某種神奇的、讓人安定的力量。

好不容易回到家,孟景涵攤在小沙發上,一根指頭都不想動。他自覺沒做什麼事,可是光排練和吃NG就讓他頭疼不已。每天都在認真地揣摩角色特性和情緒,明天表演課的功課也好好做了,乖乖照老師的要求用角色的身分寫了角色的自傳。或許他可以跟表演老師分享一下最近的心得,說不定老師聽一聽會用比較好理解的方式教他──他上表演課的時候,不太能抓住那種感覺。

他覺得自己進步的速度不太跟得上劇組要他呈現的水準。孟景涵清楚自己沒有什麼演技可言,以前他只是在大學時期當個兼職模特兒,接接外拍多少有點收入,誰知道小有名氣後家裡就很期望他站上大螢幕,期待到當初差點沒要他大學休學。

當初想著反正也沒有其他特別想要的工作,那就試試吧,然後簽了約過了一年多,因為一支廣告一夕暴紅,不要說家裡的期待更高了,就連他自己要現在放掉現有的小成果,他也不甘心啊。

但是竄紅畢竟是竄紅。這讓他在表演這件事上追得很辛苦,他沒有基礎,可是為了延續話題和名氣以及確保經濟來源,還是要硬著頭皮上。

他不可能只接廣告,雖然現在因為暫時的名氣一些平面雜誌也多少會找他,可是應該撐不了多久。公司沒太想要培養他的意思,會丟訊息下來但不太重視輔導,像他們這種小咖會安排課程沒錯,可是他也清楚要是他沒把握這陣子讓自己成長起來,公司會把他當消耗品──公司甚至不太管他,經紀人甚至直接跟孟景涵說有什麼案子也可以不透過他直接接啦,反正不要撞通告都可以。

每次想到這種事情他都只能眉頭深鎖。

孟景涵懶懶地從沙發上爬起來,打開冰箱倒了牛奶,喝一點安定心神,然後睡覺。

 

孟景涵的生活基調差不多就是那樣的,他不是真正的當紅藝人,能當一個偶像劇配角其實就是件很不錯的事了。所以他在片場也盡量把每一次排練、上場都演好,在那裡他學到不少東西。

上表演課的時候也萬分認真,可是他跟不上。

孟景涵不是第一次煩惱這個問題了,他在表演課算是插班生,因為公司確定他獲選偶像劇配角才提供他上課,但是他絲毫沒有基礎,所以兩個多月來一直在盲目摸索跟碰壁。他知道表演老師是很好的,可是他需要更多幫忙。

下課後他客客氣氣地去找老師談,老師笑說:「有片場環境可以學而且聽得懂的話,就直接過去學吧,那樣也很好。」

他覺得對老師很不好意思,老師的回答倒是非常爽朗,和她老是穿著的寬大白衫和黑色水褲很像,「唉我們這行也常常會遇到這種情況,有時候就是個頻率問題,你不要不好意思,找對人學比較重要。」老師還俏皮地跟他眨眼,「而且這樣班上程度比較平均了比較好教。」

孟景涵只好謝謝老師,然後更賣力地窩在片場。

 

一天收工後,孟景涵跑去找盧導提這件事情,盧導夾著菸,呼出一口長長的霧,「在片場學?我等戲都拍完還不一定有空專門教你,盯戲啊宣傳什麼的活動一大堆。」

「那盧導,我一樣在旁邊看可以嗎,就是,坐近一點聽你跟其他演員講戲?」

盧導笑了,聲音沙沙的,「不然這樣,你去問問看季子衡好了,他演過幾年舞台劇,表演的底子說不定比我紮實。」

「哇,舞台劇啊?」

「猜不到吧?你不要看他這樣不苟言笑,」盧導壓低音量湊到他旁邊說,「以前他還真的演過青春爽朗的國中生,還是被小混混欺負到梨花帶淚的那種,超──可愛的!」

孟景涵的聲音也低了下來,「總覺得好厲害啊。」

「對吧你也想看吧?想學就去找他,」邊說邊把菸捻熄,盧導對他眨了眨左眼,「記得別跟他說我講的啊,盡量用天真無辜的後輩態度凹他,他八成會答應。」

「好的,謝謝導演!」

「不會不會,那就收一收回去啦。」盧導捏捏自己的後頸,「都快十二點啦真夭壽,啊──好痠好痠。」

 

隔天孟景涵找季子衡說明來意之後,後者面無表情地看著他。

孟景涵這才忽然想起,自己是第一次主動跟他講話。

氣氛尷尬,季子衡捏著本子上下打量他,被這麼檢視,孟景涵也就不自覺地緊繃起來,季子衡看了一圈後視線調回來直勾勾地盯著孟景涵的眼睛,沒有同意也沒有拒絕。

孟景涵也一樣看著季子衡,深呼吸了一口氣想讓自己平靜一點,他摸不透對方的想法,可是就這樣放棄他也不太甘願。

他們「僵持」了一陣子,季子衡忽然笑了,「真倔。」

「我真的想學嘛。」孟景涵反而突然有點侷促,剛剛跟人家對看的氣勢都不見了,「衡哥你平常提點都那麼清楚,可以的話我真的很想跟你學。」

「哦?」

「如果這樣很耽誤你時間,不用特別教,只出功課給我也可以,」孟景涵越說越小聲,「只是,可不可以,讓我問?」

季子衡挑眉,「你表演課老師呢?」

「……是她推薦我來的,她說找對人學比較重要。」

「會講話,不錯。」季子衡皮笑肉不笑的,「我一個禮拜就三、五晚上有空,你如果沒通告我可以撥空教你,有通告就不好意思了。」

孟景涵立刻點頭,「那麻煩老師了。」

季子衡手一伸,「手機拿來。」

孟景涵立刻雙手奉上,季子衡一邊輸入自己的電話一邊交代:「原則上二、四晚上十點前給我簡訊說上不上課,正在拍戲的話拍完再傳,要是消失我就當你不學了。」

季子衡把電話還他的時候,不知道從哪拿出溼紙巾擦了擦手。

Tagged , , ,

About 蝕鈴

原創BL星人。部落格傾向用故事創作人的角度切入,寫點「如何與SOHO和平共處」和「創作者說不定會這樣想」類型的文。
View all posts by 蝕鈴 →

這篇讓我覺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