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場總會有些奇妙的人

片場總會有些奇妙的人 03

發完預約上課的簡訊,孟景涵看著手機裡的新號碼,衡哥在通訊錄給他的名字只有「子衡」。

這樣大概還算順利吧?

他們跟公司借了戲劇教室,孟景涵敲門進去的時候,季子衡已經在暖身了。

戲劇教室裡的衡哥和平常很不一樣,之前見他都一副書卷氣的打扮,現在則是一身黑圓領和縮腳運動褲,坐在地上拉著筋的樣子有活力多了,孟景涵這才有衡哥真的待過劇團的實感。

「老師。」

「過來暖身。」

季子衡站起來,從手腕腳踝的暖身開始帶,然後是轉頭和扭腰,膝蓋,放鬆完關節之後是脊椎。

「慢慢把頭從脖子開始低下來,你的脊椎一節一節放鬆,往前垂下去,整個過程是流暢的。」

「嗯。」

衡哥的手指輕輕點他脖子,「頭不是往前,放鬆讓他自然下垂,你的頭頂應該會對著地板。放鬆,然後把注意力放在你的身體上。」

孟景涵依言動作,他有點昏昏欲睡,衡哥的聲音很穩定可靠,彷彿會讓他毫不猶豫地順從。

「慢慢回來,然後再試一次。」

孟景涵很難把注意力放在身體上,甚至那些指令他也沒辦法冷靜地辨別,只能聽到什麼就直接照做。他忍不住想到催眠,人魚或者海妖。在這麼安靜的地方,衡哥沒有雜質的聲音顯得非常迷人,沉穩而溫潤──平常在片場沒感覺,大概是因為那裡太吵了。

在衡哥讓他躺在地上去感受身體、地板跟呼吸的關係時,他忍不住開口,「老師,你聲音本來就這樣嗎?」

季子衡用同樣迷人的聲音說,「安靜。現在感覺你自己的身體,不要想別的。」

孟景涵只好把心思拉回課堂上,之前的表演課他沒這麼容易分心的──只是衡哥讓他好奇的東西太多了。

雖然他目前最多只能感覺到木頭地板很硬,只是隨著時間過去,好像比較感覺得到攤在地板上時穩定的脈搏。

「……所以說,整個身體的狀態都跟表演很有關係,你剛剛問到的發聲也是,我聲音是練的。」季子衡站在孟景涵頭頂的方向俯視著他,「你可以慢慢把腳伸直抬起來,感覺你的腹部收緊,練習發聲的時候盡量用這個位置……」

老實說孟景涵覺得衡哥的表演課,比起說是表演課,可能更像伸展課一點。但是,比起之前的老師直接要他切進「安樺」這角色、去想安樺的特質,孟景涵覺得衡哥的課讓他感覺更明確,衡哥從聲音和姿勢開始教,他反而覺得自己更好抓努力的方向。

他們在收東西的時候,下一批借戲劇教室的人來了。

看他們各自暖身,季子衡邊穿鞋邊說:「我不知道演藝圈怎麼訓練的,我這套是舞臺劇的學法。」

「嗯嗯,我覺得比較跟得上。」孟景涵先穿好了,幫忙拿起東西。

「嗯……」季子衡看著自己的包包被孟景涵拿在手上,「那個我拿就好。」

季子衡把背包接過來的時候,動作流暢而優雅地拿出溼紙巾,默默擦了一下剛剛孟景涵拎的把手。

孟景涵第一個反應竟然是有點想笑──可是作為一個禮貌的新人,他忍住了。他用盡量禮貌的語氣問:「衡哥比較注重整潔?」

「我不習慣人的味道。」季子衡開門出去後就直接放手,孟景涵差點被迎面而來的門板打到,「不是針對你,就是覺得有其他味道我會分心。」

「噢,那剛剛不好意思,下次不會了。」

衡哥停下腳步,又用似笑非笑的表情看他,「道什麼歉呢,就說不是針對你了。」

後來孟景涵十分難得地周休二日,那兩天劇組出外景拍男女主角的森林浪漫之旅,沒他的通告。孟景涵少有地逛了街,看著街上川流不息的人潮,他的心情有點複雜,平常他都在人群裡,跟著所有人一起趕時間,六日尤其是跑宣傳活動的高峰,偶爾沒事的日子大概都在平日,很少能這麼悠閒地漫步──最近偶像劇要準備開播,跑校園跑宣傳光睡覺都是問題,孟景涵甚至覺得還好他只是個紅一點的新人,上次剛好跟湛路遙一起跑通告,對方一下車就被人群淹沒,他倒可以輕輕鬆鬆跟著人家隨扈的後面走。

「孟、孟孟,請問可以跟你拍張照嗎?」

孟景涵還在傷春悲秋的當口,眼前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兩個女學生,他非常自然地展開笑容,「好哇。要一起自拍還是請人幫忙呢?」

「啊,自拍就可以了。」

「嗯嗯。」

她們興奮到有點慌亂地拿出手機,喀擦喀擦兩三張照片。

她們露出大大的笑容向孟景涵道謝,「還有還有,那天你在新光宣傳,我們都有去喔!你超棒的,真的!」

「哈哈,真是謝謝妳們。有妳們支持真的很棒呢。」

馬尾妹妹有點不好意思,臉微紅地一直點頭,短髮妹妹倒是非常……大方地表示:「然後你代言的棉條很好用喔。」

馬尾妹妹馬上用手肘敲她,「妳幹嘛真的講啦,很尷尬欸!」

「可是是真的啊。幹嘛不講?我換了之後都不悶了喔!」

「這樣啊,那真是太好了。」孟景涵微持一慣溫柔的笑容,「我們同事也說不錯。」

「嗯嗯!嘿嘿謝謝你,好想再聊久一點喔,可是要去補習了。」

「那上課要加油喔。」

「好的!」

看著高中女生的背影,孟景涵心情又更複雜了點──嗯,「孟孟」啊?之前叫小孟或者景景的,還真的都是小意思呢。

Tagged , , , ,

About 蝕鈴

原創BL星人,有時偷寫輕奇幻。部落格會用故事創作人的角度切入,寫點「如何與SOHO和平共處」和「創作者說不定會這樣想」類型的文章。
View all posts by 蝕鈴 →

這篇讓我覺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