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場總會有些奇妙的人 05

Categories 片場總會有些奇妙的人Posted on

005 夢中情人

「眼睛閉起來。呼吸,放鬆,聽我的聲音。」

「嗯。」

「你眼前有個很喜歡的人,可以是偶像,可以是夢中情人,也可以是一直放在心上的那位。他很迷人,很美好,他才剛剛哭過,看起來有點害怕,他想依賴你但是沒有明說,就一直用怯生生的樣子看著你。

「你想保護他。你想要給他一個安撫的吻,把你的心情傳達過去,用動作告訴他你可以包容他,你喜歡他。但是你有點猶豫,因為怕嚇到他,所以你慢慢靠近,慢慢靠近,他還是靜靜看著你,眨著有點泛紅的眼睛,不閃不躲。

「你覺得有點緊張,可是你還是用單手輕輕托著他的臉頰,他慢慢閉起眼睛像是有某種預感,你繼續湊近,你的嘴唇慢慢靠近他的嘴唇,然後……」

孟景涵的嘴唇被碰了一下。

他猛然睜眼,衡哥的手橫在他面前,他還反應不過來,衡哥就一臉自在地把手收回去,晃了兩下展示手背,「就是這樣,那是一種美好、珍惜和悵然若失。」

孟景涵愣愣地看著季子衡,過了好久才點頭。

「記得這個感覺,你表演應該就沒問題了。」然後衡哥就轉過身繼續打他的稿子去了。

孟景涵呆坐在季子衡的床沿,他還在被衡哥的聲音包圍的情境裡,剛剛又失控地墜入那種迷濛的狀態,他其實沒有見到什麼夢中情人,可是衡哥的一字一句他聽得很清楚,甚至因為跟著這把充滿磁性的聲音進入有點心跳加速的狀態──那很像一個彆扭的情人不肯直說自己的意願,硬是要把一切扭成第三人稱──雖然衡哥不是的,也不過就是教學需要,但是衡哥的手在他嘴唇碰的那一下,他好像真的感覺到觸電。

對了,衡哥好像沒有擦手就直接轉回去繼續打字了。

不知道為什麼,孟景涵想到這點,臉頰就有些發燙。

是呢,衡哥就是這樣子的啊。

平常在劇組吃飯的時候大家聊什麼他都冷冷淡淡的,面無表情沒什麼反應,弄得眾人對衡哥又敬又怕。可是一扯到跟表演相關的東西,他跟大家的界線好像就淡了,可能是嚴格地講戲,也可能是偶爾會出現那種略帶讚許的滿意表情──談到表演時候的他好像什麼都願意示範,什麼都肯耐著性子教。

現在也是啊,也就問個表演相關的問題,就算有事要忙還是二話不說把自己帶回家指導了。

好奇妙啊,明明是擅長表演的人,卻沒有把它拿來讓人際關係變好。

看看打字打不停的衡哥,好像更神秘了說。

孟景涵一直不太記得偶像劇的名字,因為劇組裡都亂叫,好一點的叫它小星星,還有的叫它螢火蟲,麻煩的是劇名前前後後也改過幾次,結果最後的定案叫《微光》。聽起來根本是同個意思,所以他之前每次上鏡頭前都要先確定一次,隨著孟景涵跑宣傳的日子多了起來,這個現象就慢慢減少了。

連帶的,他可以找衡哥上課的時間也越來越少了,這兩週除了片場指導之外他們幾乎沒什麼見面。

通告數量漸有起色他樂見其成,有時候是校園宣傳播映會,有時候是綜藝節目,反正他光這個禮拜除了拍戲還跑了六七個點。幾乎要一天一個,對孟景涵來說實在是不可想像的數目。

他甚至受邀當知名歌手馮采悅的MV男主角。

孟景涵有點慶幸之前跟衡哥問過和虹瑄吻戲的問題,在盧導那邊NG,頂多就是對方臉色難看,還是願意指點。可是馮采悅這次的MV導演脾氣暴躁到有點出名,可以的話他實在不想在陌生片場頂著所有人的時間壓力一直吃NG。

雖然跟馮采悅也沒有什麼吻戲,但是要狀似親暱地靠很近幫人家撥頭髮,沒有準備的話孟景涵還真沒把握。

那首歌就是滿滿的青春甜美氣息,大抵是校園裡面男生女生彼此暗戀,互抄筆記傳紙條、一起坐校車回家,在沒人看得到的地方偷偷碰對方的手,然後在歌曲的最後好好牽起來。

倒是很符合他的螢幕形象。

導演一喊卡,孟景涵就把因為劇情需要牽著的手放開,馮采悅低聲笑了。

「怎麼了嗎?」

「沒有,就覺得很好玩。」馮采悅側著臉,把一綹頭髮撥到耳後,「拍戲的時候相處好像很自然的樣子,一喊卡就馬上不一樣了。」

「哪有啊,我是怕失禮呀。」孟景涵端出溫和的笑容,「就只是想說至少有禮貌一點比較好。」

「嗯──也對啦。」馮采悅一邊讓化妝師補妝,「你上次那個廣告真的拍得很好,很溫柔。」

「這樣啊,那太好了。」他還是微微笑著,「我當時還很擔心男生拍那種廣告會不會很奇怪呢。」

「哈哈,別人可能有點吧。可是你太誠懇了,所以會覺得好像可以用用看。」

「真的喔?得到妳的肯定很高興耶,謝謝妳唷。」

等待導演確定片子OK的期間他們斷斷續續地聊天,確定沒問題了今天就結束。

可是孟景涵在幾天後接到第三次的MV通告,他有點拿不準是什麼狀況。因為他劇本裡有的戲應該都在前兩次拍完了,畢竟MV還是歌曲為主,他雖然是個男配角,但是帶個劇情應該就沒問題。

孟景涵還是準時報到,在上三妝的時候簽了兩次名,一邊被化妝臉不能動的他只好把小本子舉在視線平視的正前方簽,馮采悅剛好從休息室出來找人,被孟景涵僵硬的樣子逗笑了。

「你怎麼不叫小安停一下?」

孟景涵這才發現馮采悅,他小心地把簽名小本子交還給遞來的工作人員後才說:「想說她化得很認真,就不好意思打斷了。」

「很客氣耶。」

「哈哈沒有啦。」

旁邊的工作人員默不作聲,等到馮采悅走出後台化妝間,小安才跟孟景涵眨了兩下眼睛。

「怎麼了?」他用口型無聲地問。

小安一邊上眼影,一邊用氣音跟孟景涵說:「她有事沒事都叫我停,每次就她的妝搞最久。」

「是喔?」他也一起用氣音,「那妳不就很辛苦?」

「還好啦,就跟導演說要是她來就先化一化,不然先化別人輪到她一定Delay。OK大功告成,你可以動了!」

那天他補拍了一段送飲料和送花的小劇情。

孟景涵不懂拍攝,但就他的感覺來說……反正劇本沒寫不是嗎,這種小劇情有加沒加都差不多吧?

愣是如此,他還是賺了那天的通告費,拍了一段他自己都不知道要幹什麼的戲。

後來他也沒來得及多想,就接到公司電話要他趕回《微光》的片場,說是今天董事們要來關心,請大家盡量出席一起吃個飯。

吃飯啊……他其實不太想去。不過飯局的重點向來是年輕貌美的眾女星,雖然他這種小咖沒有什麼拒絕的餘地,今天擺明有通告應該也可以合理推掉不至於被刁難,還在躊躇的當口,電話那邊的文學院妹妹繼續說:「哎唷你要是忙完就快點過來嘛,今天衡哥也會參加,他剛剛還問說我們最近戲排的怎樣,我聽到都壓力好大啊,拜託啦過來坦一下啦。」

孟景涵不禁失笑,「好好好,我這邊結束就過去啦,妳撐住啊。」

「還是你最好了嗚嗚,其他人都裝死!」文院妹妹在電話那頭假哭,「好啦我得去換衣服了,你盡快喔!」

「好──」

「謝啦掰掰。」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請登入LikeCoin帳號,並幫我按 5下拍手,這可以讓我得到你請的咖啡(而LikeCoin基金會贊助這筆費用,所以你不必直接出錢),謝謝你囉!

原創BL星人,有時偷寫輕奇幻。部落格會用故事創作人的角度切入,寫點「如何與SOHO和平共處」和「創作者說不定會這樣想」類型的文章。

這篇讓我覺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