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美味的伯爵 (限)

Categories 短篇與微小說Posted on

伯爵穿著他高貴的絲質外套。
伯爵只穿著他高貴的絲質外套。
以及有沒有都無所謂的黑色蕾絲吊帶襪,遮蔽效果等於零。

 

伯爵出身高貴涵養極好,就算只穿著黑色絲質外套和吊帶襪,他依然氣定神閒地坐在華美的雕花椅上,等待他美好的下午茶時光。

門被叩了兩響,伯爵應聲,進來的是一名衣著標準的侍者,純白的點心架被他黝黑的手指托住,顯得更加潔白。
空的點心架被放在桌上空的茶具旁邊。

巧克力色肌膚的侍者對於伯爵裸白的身軀和嫩紅的乳頭沒有表示任何意見。
他只是收斂著神情問伯爵:「請問您準備好用餐了嗎?」
「嗯。」
「是的。」侍者蹲下從矮櫃裡拿出一個瓷白的盆子,幾乎是個臉盆大小,一般是伯爵大人自行清理用的。
「今天不需要茶具。」伯爵出聲。
侍者頓了一下,「那麼您打算……?」
「總之不需要。」
「……是的。」侍者略顯困擾,但他謹遵吩咐,把盆子收回櫃子去。

 

他剛回頭想站起來去收茶具,眼前卻是伯爵穿著吊帶襪的腿,修長精實,被引人遐想的襪子緊緊包住,吊帶處的黑蕾絲往上延伸,在恥骨上堪堪繞了一圈。
然後,然後,在伯爵淺金色毛髮的下腹,淡色的性器微微勃起,離他的鼻尖好近好近。

伯爵一手扶起他的臉頰,用半硬的陰莖抵著他的嘴唇,氣味很淡,但那種若有若無的感覺很勾人。

侍者半閉著眼,順從地吻著對方的物事,吻著吻著似乎覺得太乾了,他開始伸出舌頭慢慢地舔,舔得很慢很細,比起單純把性器濡濕,他的動作更像沉醉其中。
伯爵輕聲笑,「你臉紅了。」

「不敢。」侍者的嘴唇還貼著陰莖,他低聲反駁。
「不用含的讓我快點射嗎?」伯爵的聲音有些玩味,「還是你很喜歡這個過程?」

「大人……」侍者一手扶著伯爵的側腰,一手細緻地輕輕抓住性器,用嘴唇箍著圓潤的頂端一路滑下去,頂到喉嚨的時候侍者模糊地發出難受的聲音,然後用濕潤地眼睛看著他,似乎在等待指示。「唔嗯……」

「喜歡的話,久一點也可以。」伯爵偏著頭看他,「今天是你的生日,該怎麼樣,你自己決定。」
侍者瞪大眼睛看著伯爵,後者鼓勵性地輕輕挺了一下骨盆,「是的,隨你喜歡。我體內該放什麼東西,也隨你喜歡。」

侍者開始慢慢地吞吐性器,一面試探性地將放在腰側的手往伯爵大人身後移了一點,對方沒有出聲喝止。

他含著伯爵充血而脹紅的陰莖,用手輕輕地撫摸、揉捏伯爵的臀部,伯爵大人始終帶著讚賞的眼神看著他,偶爾會洩出一兩聲滿意的嘆息。

他的口中漸漸漫出鹹味,伯爵也扶著他的肩膀,他甚至大著膽子彈了一下伯爵腿上的吊帶──後者輕哼了一聲,同時情動地掐緊他肩膀,連帶地也把伯爵的性器擠得更深,「噢──好孩子……」

突然的衝擊憋得侍者一陣恍惚,明明是自己在服侍伯爵,卻有種忽然被肏弄口腔的感覺……但又不完全是那麼回事,現下的氣氛更像彼此情動的戀人,朝著某種親密但失控的方向邁進。

他退了些,讓伯爵的陰莖完全滑出來,然後一路舔吻到根部,把臉頰貼到伯爵敏感而細緻的腿跟,他可以感覺到伯爵的皮膚傳來的熱度和皮膚下的隱隱跳動,侍者決定用極為不敬的方式進行這次的「下午茶」。

 

 

侍者的心跳也很快,他有些緊張地用手指滑過伯爵身後的小溝,然後在聽到伯爵似乎帶著慾望的吸氣聲之後,他有些珍惜又帶著害怕地摸到伯爵身後的銀製小圈,不知道今天伯爵大人的體內又埋了些什麼,埋得多麼深,又或者多麼濕潤。

他沿著小圈周圍的肌膚摸了一陣,儘管他服侍過這麼多次伯爵的下午茶,卻從來沒被允許過碰對方的穴口,那裏出乎意料的軟,還有微微的濕意。
他略略按了按,然後用食指勾住小圈,慢慢將伯爵體內的東西拉出來。

「嗯──」
他一聽伯爵的聲音,有些緊張地抬頭確認對方的狀態,而伯爵平時嚴肅冷淡的表情都化了,此刻的他微微皺著眉頭,頸側耳邊微微泛紅,眼角有那麼點濕潤。
「我,我去您後面好嗎?這樣我看不到,怕傷到您……」
伯爵站了起來,改為背對他扶著椅背緩慢地對他眨一下眼,以肯定的眼神示意他繼續。

 

侍者趕緊單膝跪了下來,伯爵大人即使把一隻腳跪在椅子上仍優雅得要命,緊實性感的臀部裏頭卻塞著東西,那銀色小圈連了半截看來像玻璃棒的東西,總之看著像冒了個頭,也不曉得裡面是多麼粗長。

他一手撥開伯爵大人的臀瓣,那裏被很好地保養過,不只皮膚白皙,連柔軟的穴口都是嫩嫩的粉紅。
侍者本來有些猶豫,但是既然伯爵大人說今天隨他喜歡……
侍者半閉著眼,屏著氣伸出舌頭,在粉嫩的地方舔了一圈,伯爵大人在他舌尖碰觸的那一剎那瞬間抖了一下但沒有阻止。

他也摸不清自己是不是帶著不該有的褻瀆心思,總之他除了用唾液潤濕了外面,甚至也沿著那根埋在伯爵大人體內的玻璃棒,一點點舔了進去。

「呃,嗯……」伯爵似乎很訝異他的動作,卻也不是不舒服的樣子,他掐著椅背,原本打直的背變得有點彎,腰部向下拗出美好的弧度,連帶私密的地方也更向後挺出。

侍者來來回回舔了幾趟,輕輕慢慢地把伯爵體內的玻璃棒抽出來,越往外面退侍者的臉色越紅,沒想到那根玻璃棒並不是純粹的直棒,而是帶有弧度地、越往前頭的部分就越大,最後收成一枚圓潤的長橢圓。

抽玻璃棒的過程中難免會透過玻璃,看見伯爵私密的地方,那裏緊緊地含著玻璃棒,無論現在經過的部分口徑如何,都又緊又濕地絞著,那裏是神祕的潤紅色,看得侍者很想摸一摸,或者……做點更親近的一些什麼……

 

好不容易將玻璃棒抽出,伯爵深深呼出一口氣,他轉過身來。

侍者顯得有些慌張,一般在這種時候伯爵大人都是完全交給自己的,難道是今天僭越讓伯爵大人不高興了……
伯爵顯然也感受到他的情緒,然而他並沒有出言安慰,只是坐回椅子上,將兩腳跨開在兩邊的扶手,兩隻長指漫不經心地在嬌豔的穴口進出撥弄,偶爾還微微撐開露出裡面的嫩紅,完全是一副「你怎麼不繼續」的、高傲的誘惑神情。

侍者緊張得吞了一下口水,在剛剛的過程裡他早就被撩起慾望,他先是稍微欠身行了個禮,然後脫了被自己性器濡濕的、燙了折子的西褲──裡面沒有穿,伯爵大人特別規定他今天不准穿。

「有好好遵守的命令,很好。」伯爵滿意地看著他巧克力色的身子,忽然開口。
「……是。」
侍者不太敢和伯爵有視線接觸,僅是向前,握著自己的性器抵住伯爵濕潤的穴口,緩慢地進入。
然而伯爵的肉穴卻狠狠吸了他一下。

「啊,大人……」
「怎麼?」伯爵大人的聲音懶洋洋的,他甚至空出一隻手緩緩撸弄自己的性器,還把淡色的頂端露出來,那兒都泌出了水,誘人得要命,「這樣就不行了嗎?但今天還沒結束哪。」
「不,不是的……」侍者忍不住偷看伯爵一眼,「您這麼吸,我,那個……」
「可愛的孩子,初次這麼碰著,連話都不會講了。」伯爵輕笑,不弄自己下身了,轉而用指腹輕輕捏住侍者的性器,像引導又像催促似的往裡面推。

「大人!」侍者嚇了一跳,伯爵大人竟然用尊貴的手摸他那麼骯髒又羞恥的地方……「您,您……請、請讓我服侍您就可以了。」
「一開始我確實說了隨你喜歡,」伯爵反而用左腳勾上他的後腰,又是蹭又是扣地往自己身上壓,連帶地接合的地方也越推越進去,「但你這樣拖沓,我也就不得不自己來了,你說是吧?」

「嗯……」侍者悶哼,他大半的陰莖都埋在伯爵體內,離對方帶著金色毛髮的下腹只有那麼點距離,半推半就下他順從著伯爵的動作,將自己緩緩推進到底──裡面夾得很緊,很熱,伯爵大人的身體熱烈地歡迎他。

當他們下腹相碰的時候,兩人都深深嘆了一口氣。
侍者不太確定該怎麼做,他只能照著印象裡伯爵自瀆的方式去做,一手照顧著伯爵的陰莖,一手扶著對方的腰讓他舒服一些,然後淺淺慢慢地開始移動。
伯爵發出滿意的鼻音,輕輕地哼進侍者的心裡。

 

伯爵放鬆身體,陷在柔軟華美的雕花椅中,抬著屁股讓從小教養的侍者肏──這孩子小他七歲,喜歡他喜歡得很,他知道。
他閉著眼睛感受著巨物填滿他的身體,盼了這刻這麼多年,盼得在之前都忍不住要求這孩子在他自瀆的時候幫他遞玩具,總算在對方成年的今天能一償所願。

對方硬熱的物事沒什麼技巧地在他穴中搗弄,激起的快感確實不比道具,但他很久很久沒有感受體溫的燙熱,竟感覺若是以後都能這麼溫熱妥適地被照顧,那些玩具都不必,只要這孩子就好……

 

 

他半瞇著眼看著對方紅著臉粗喘,似乎頭一次來就被逼得過頭,明明是肏人的那個,眼眶卻蓄著快感的眼淚,弄得他一時忍不住,用手按著對方的後頸,一個吻上去撬開對方的牙齒,豪不客氣地就把舌頭伸進去挑弄,這孩子明顯慌了,嗚嗚嗯嗯地想說些什麼,約莫是在在意剛才他幫自己口交過……

但他才不在乎,等了這麼多年的他怎麼可能會在乎,他用舌頭捲住對方的,又是逗弄又是舔吮,把對方的口腔嚐了個遍,這才慢慢退出來,用牙齒咬了下對方的下唇──沒敢咬太大力,齒痕一定很淡,但他終於是我的了──伯爵大人滿足地想。

侍者似乎被快感逼急了,眨著眼睛那透明的眼淚就沿著深色的臉龐滑了下來,也不知道他有沒有意識到。
伯爵則是滿眼溫柔,雙手捧著對方的臉頰用拇指去抹,那孩子像受驚的羊,身體一僵,估計又想道歉之類的,就被伯爵另一隻拇指按住嘴唇不讓他發話。

「下面呢?被親了就忘了?」
乖巧的侍者被這麼一說,重新專注在挺腰進出伯爵大人的身體,他不太敢大膽地去親吻或碰觸伯爵大人的其他地方,但那頭柔亮美好的金髮令他心動不已,在他一手扶著把手方便活動時,他特別空出一隻手,著迷而小心地將伯爵大人動作中散到胸前的頭髮撥往肩後,就這麼簡單的動作,指尖不經意擦過伯爵大人肩膀時,他真希望自己能永遠擁抱對方。

 

與此同時他也感受到自己被伯爵大人瞬間絞緊了──太好了,伯爵大人似乎也中意他的接觸。
侍者放慢了進出的動作,改為又慢又深的節奏,同時他大著膽子低下頭,用鼻尖輕輕刮過對方的胸口,他記得伯爵大人自瀆的時候也會照顧這裡,還有那不必多少刺激就隨著快感挺出來的小乳粒。

他用鼻頭碰了幾下對方的淡色的乳尖,越看越覺得難以抵抗,他試探性地用嘴唇輕輕擦過,或者唇瓣淺淺地抿,伯爵大人毫不吝嗇地發出舒適的呻吟,甚至將手指伸進他嘴裡攪弄,沾得濕淋淋之後再抹在自己又脹又紅的另一邊乳尖。

也許是那樣的畫面太誘人,他終於開竅吻上自己蹭弄這側的乳粒,並且用又濕又熱的舌頭纏上去,說不准是滿足自己還是服侍大人……總之伯爵大人看起來很舒服,還把手指插入他髮間,似乎顯得十分難耐,他要是稍微疏忽了,對方還會略略用力地把他的頭往自己胸口抱。

 

 

他照顧著口中那顆小乳頭,又吸又舔的,身下的動作也沒停,伯爵大人的聲音漸漸從柔軟的低吟稍稍變得高亢,伯爵大人甚至用腳攀上侍者的腰,不滿足似地自己挺動。

侍者一陣喘息,這樣的刺激對初經人事的他來說太過辛辣,他只得把雙手都撐在把手上奮力挺腰,一邊用低啞的聲線懇求伯爵大人的許可:「大人……我好像快……嗯……」

「是嗎?」伯爵大人的語氣懶懶的,聽不出喜怒。
「請允許我……退出去……」
「那可不行啊,孩子。」伯爵大人用雙手捧著他的臉頰,把人拉下來,到他們的鼻頭幾乎要碰到彼此。
很近很近的距離,伯爵大人盯著侍者的眼睛交代:「我還指望你在裡面灌滿東西的。」
侍者憋得辛苦,黝黑的皮膚上都透著酡紅,他瞪大眼睛,「這……這對大人太不敬了……」
「公然抗命才更加不敬哪。」伯爵伸出舌頭勾人地舔了侍者的嘴唇,「還是說你不想要呢?好好地射進來,你的伯爵大人就會有你的味道……」

侍者彷彿被看透心事那樣僵了一下,然後才緩緩地伸出舌頭與之回應,當然臉又更紅了。
伯爵大人很滿意,他把捧在對方臉頰的手一路往上滑到侍者的肩頸,在後面交叉勾好,從親吻中微微退後,用氣音說:「乖,你的伯爵大人準備好了。」

侍者被伯爵的主動完全點燃,他被環住後頸,伯爵大人燙熱的手讓他一陣顫慄,他大著膽子主動去繼續剛剛纏綿誘人的吻,順著心底的慾望用舌頭侵入對方的口腔。

深吻之後,他幾乎憋到極限,只能喘著低聲說:「失禮了。」
不等伯爵反應過來,他雙手掐著對方的胯骨用力撞擊,每一下都肏到最深處。
伯爵大人因為他突然的動作驚呼,那種毫無防備的呻吟撩進他的心底,讓他忍不住加重動作,用碩大的龜頭輾磨對方敏感的內壁。

「嗯、啊嗯嗯嗯……」伯爵大人的聲音失了冷靜,攀著他的手不自覺地用力,「那邊,那邊……啊……」
「這裡?」侍者朝著某個點擠過去,立刻感受到軟熱的內壁瘋狂地絞緊他。
「嗯嗯──!」
「大人,伯爵大人……」

侍者忍不住加快動作追逐快感,同時也不斷頂弄伯爵的敏感點,他扣著主子的腰奉上全部的快感,直到又濕又熱的小徑不住痙攣,他一波一波地抖著,隨著每波顫動把精液全給射進去。

 

伯爵花了一點時間才緩過來,而他依舊張著腿攤在扶手椅上喘氣。
侍者從射精的空白中回神,伯爵大人在他身下一身凌亂,伯爵大人腰部的皮膚被他的絲質外套磨得有點紅,兩人的腹部都沾著伯爵大人的前液,他小心地把自己從伯爵大人體內退出來,紅腫的小穴卻不住吸著他,完全退出來的時候裡面還淌出黏膩的白液,順著穴口流下來,髒了高級柔軟的扶手椅。

侍者連忙移開視線,拘謹地站好,就是仍然微昂的陰莖讓他看起來有點尷尬。

「大人,需不需要我……幫您?」
伯爵沒有回應,慢悠悠地把腳從扶手上收下來,然後伸手懸空擺著,無聲地吩咐侍者扶他起來。
侍者當然不只去扶伯爵大人的手,他環過一隻手稍微支撐著對方的腰,「您要先梳洗嗎?」
「扶我去床上。」
「但這……」於禮不合。從前他服侍伯爵的慣例從來不是這樣的,他應該要乖巧而安靜地離去。
「然後幫我擦身體,捏捏腿。」
伯爵就這麼讓他攙扶到床邊,一派優雅地躺下去之後就閉上眼,看來是累了。

 

侍者見伯爵沒有想搭理他的意思,只好照做。
總之他先請門外等候的女僕將準備的水和盆子交給他,然後盡量恭敬而不帶邪念地擦拭伯爵大人的身體。

整理上身的時候還好,他還可以盡量挪開視線。
但是到腰際以下,伯爵大人的一切器官都那麼敏感,他說什麼也不可能看也不看地盲目擦拭。

 

*

 

於是侍者盡量讓自己冷靜地執行工作,他先大略擦過下腹,整理對方毛髮上的黏膩,然後……然後洗了兩次毛巾,這才輕輕地擦拭對方的性器。
那裏的硬度有些退了,但伯爵大人剛剛並沒有釋放……

侍者不大明白伯爵大人的意思,可是大人剛才愉悅的神情也不像假的。
侍者細緻地整理完每個細節,包括柔軟的囊袋和會陰,再來則是自己作孽的地方……
他屏著氣用手指微微把穴口撐開,裡面的精液又流了一些出來,腥味充滿整個房間。

 

伯爵軟軟地哼了一聲,「你該不會真的想清完了事吧?」
「呃?」侍者的動作頓了一下。
伯爵的聲音有點不高興,「過來,躺下。」
侍者這才連忙收回手,從床尾乖乖地走到伯爵大人身邊,戰戰兢兢地爬上床去。
他還沒躺好,伯爵大人一隻腳就跨過他的身體勾過他的腰,又是彼此下腹緊貼的姿勢。
他還沒來得及收拾自己,於是黏膩的腥味又讓伯爵大人清爽的下腹被弄髒了。

 

「沒能親自擺弄自己的生日禮物,不高興?」伯爵的聲音帶著調笑。
「不,不是……」侍者至今對伯爵大人提議的生日禮物非常震驚,他,他就是……覺得不太真實。

「在椅子上似乎嚇到你了……」伯爵清了清喉嚨,「但我這麼剝光了躺在床上隨你玩,連看也不看你,照理說不緊張了你還能老實成這樣實在是……還是我一直都誤會了,你是被逼的?」

「不是的大人!」侍者全身僵硬地被摟著,「我,我……」
「你怎麼?」
「我當然、當然非常傾慕您但是……」侍者越說越臉紅,「您,您沒有說……可以……」

「我以為我說了隨你喜歡。」伯爵大人伸手過去,解了侍者紮在頸後的半長髮,然後手指留在侍者的頸後輕輕撫摸,「不只今天,你既然成年了,往後的日子也是隨你喜歡。」

侍者瞪大眼睛,一臉不敢置信,「但,但我只是個僕從,這麼對待主人恐怕……」
「不需要的。關上房門之後,那些禮儀都不需要。」伯爵湛藍色的眼睛真摯地看他,用誘人的低音輕輕說:「我可不認為察覺你想法又叫你來服侍『下午茶』是件合乎禮儀的事。」

侍者略顯尷尬地撇過頭,卻又不敢認真抵抗。

「在外面我沒有辦法,」伯爵湊過去親吻他的唇角,「但關門後可以的,什麼都可以。孩子,我喜歡你,你不需要事事徵求我同意。」

侍者愣在原處沒有動,似乎是突然被告白就傻住了。

 

 

伯爵笑了,這孩子就是老實得可愛。
他乾脆抓過對方的手,按著侍者的手貼在自己的胸口。
「摸哪裡我會舒服你可要自己記清楚了,不是每次都有教學的。」
伯爵拉著他的手緩緩移動,侍者儘管被動地被拉著,仍然掩飾不了熱烈的視線,他很熟悉伯爵的身體,但這麼被微涼的手帶著探索還是第一次。
他激動得心臟狂跳,儘管他明白伯爵大人是要引導他自己觸碰,但他根本不想離手。

 

伯爵大人的手好細。
大人的胸口原本是平坦的,但今天的乳頭被他吸得有點腫。
大人的腰也被他握得有點紅。

他被伯爵大人的手帶著一陣子,忍不住自己挪去多摸了幾下伯爵腰間的紅印,有點心疼又有點喜悅,他決定下次輕點。

伯爵滿意了,完全鬆手讓他自由摸索,就是愜意地側躺著,用湛藍的美麗眼睛追著他,裏頭有鼓勵也有催促。
侍者覺得心跳又更快了──他可以隨意觸碰伯爵大人,甚至大人還一臉滿意地鼓勵他繼續。

他把手繞到伯爵大人身後捏捏對方後腰,甚至稍微往下滑一些,臉皮薄的他企圖當是不經意地碰到臀部。
然而他們的胯下貼在一起,他完全感覺得到伯爵大人稍稍消下去的性器因此硬了。

 

侍者差點順著習慣開口問,話到嘴邊連忙吞了下去。
他環抱住伯爵,用自己的身體摩擦對方已經硬起來的地方。
「好孩子。」伯爵回應似地去抱他的腰,同樣把他往自己這邊按,讓兩人貼得更緊,「總算等到你了。」

侍者沒敢多想,他大著膽子將嘴唇貼到對方的唇上,然後淺淺慢慢地舔,伯爵也不急,瞇著眼享受侍者的主動,甚至在侍者探進他口中的時候豪不吝嗇地呻吟。

侍者漸漸放開拘束,他忘情地撫摸伯爵的背、隨著心意去揉捏伯爵的屁股、用自己硬熱的下身去頂弄對方,最後就著剛才殘餘的黏液再度挺進伯爵的後穴。

 

 

伯爵有點痛,稍稍皺起眉頭,侍者想停,但伯爵用指甲摳著他的背不讓他退。
伯爵大人的表情看起來又痛又舒服,他的性器還是那麼精神地抵在侍者身上。
「大人?」侍者實在不放心。
「嗯……肏我,快點……」伯爵的聲音緊繃到不行,那種脆弱感讓侍者只覺心疼。
「可是您這樣……」
「快肏,肏了就不痛了,快點……」

 

侍者硬著頭皮動了兩下,裏頭緊到不行。
「嗯,嗯……對,繼續……」
侍者一面忍耐自己的慾望,一面為了伯爵的疼痛心焦,他也不敢真的大力往裏頭撞,也就扶著伯爵的腰,淺淺地抽動。
他們接合的地方被磨得很熱,伯爵悶著聲音把頭埋在他肩膀低吟,「唔──嗯……」
「大人,」侍者碎吻著伯爵的臉頰一邊詢問,「這樣好嗎?這樣可以嗎?」
「好,嗯、裡面……啊啊啊嗯、好孩子,用力點……」

 

得了伯爵的命令,侍者隨著律動把胯部用力往內頂,又急又快地戳進去。
伯爵大人濕軟的肉穴熱切地歡迎他,男根每下刺進去,那腸壁都軟軟地被頂開,但隨即又纏上去裹得好緊。

「咿……嗯啊……」伯爵被頂得一陣呻吟,性器又抵在對方的下腹不斷摩擦,滴滴答答地流出水來,有些蹭在侍者身上,有些順著流下去弄髒床單。

侍者用手圈住伯爵大人的下身,隨著頂弄的動作撸弄,溫暖又有著薄繭的手貼著伯爵的性器,弄得伯爵嗯嗯啊啊地求饒,最後還是被磨得全射出來。

 

這回侍者再幫伯爵擦了回身體,後者帶著饜足的笑容,「今天在這睡下吧,嗯?」
侍者黝黑的臉頰上透著紅,微微微微地點頭。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請登入LikeCoin帳號,並幫我按 5下拍手,這可以讓我得到你請的咖啡(而LikeCoin基金會贊助這筆費用,所以你不必直接出錢),謝謝你囉!

原創BL星人,有時偷寫輕奇幻。部落格會用故事創作人的角度切入,寫點「如何與SOHO和平共處」和「創作者說不定會這樣想」類型的文章。

這篇讓我覺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