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奏明星

[零凜]夜行魔物的XXX 03

而且重看錄影畫面的時候兩人都不太自然,不像在家那樣放鬆隨意,這也就罷了,明明是家庭式背景卻整潔得像樣品屋,未免也太沒親和力。

「嗯……好像不太對啊?」零有點苦惱地看著錄影畫面,擠著凜月把攝影機遞過去,「你看,這時候看電視的姿態好僵硬,也沒有喜歡的擺飾配件什麼的可以介紹……」

「那不是當然的嗎?平常都住城堡吧,根本不會窩這邊。」凜月打了個呵欠,隨意瞟了兩眼,「難道你一開始就只打算拍這裡?」

「欸——?要拍城堡嗎?那不是很奇怪嗎,吾等要怎麼解釋一起住在那麼大的地方?」零嘆氣,「畢竟學籍的地址確實是寫這裡啊。」

「哪裡奇怪了?」凜月一臉嫌棄,「平常整天自稱是吸血鬼但沒人相信,這時候隨便說一下城堡是我們在歐洲的老家,也沒有人會認真吧?」

「這麼一說……真不愧是吾輩親愛的弟弟,總是那麼聰明伶俐!」

凜月皮笑肉不笑地扯扯嘴角,「果然還是,重錄吧。」

 

在重新拍攝之前,凜月下令指揮零去清理昨天的防禦工事,自己則是打著呵欠在一旁監工。

零蹲在拱門邊,努力拆綁在門柱上的魚線,只要路過一勾到就會被上面落下的水球砸個正著。

「凜月喲,你這樣想盡辦法把哥哥擋在門外,吾輩會很傷心的!」

「但你不是順利混進來了嗎?」輕哼中帶著鼻音,似乎有點撒嬌的味道,「你要是有把這些陷阱消耗掉,現在當然就不用清理了,自己造成的要自己收拾。」

「喔咿喔咿喔咿,怎麼能這麼說嘛。」

「現在消耗掉也可以啊。」

零蹲在地上,背後的高度正好,凜月順勢坐上去,弄得零重心不穩差點碰到機關,「嗚哇哇!好險!」

凜月惡作劇成功,愉快地笑了。

「凜月真是越來越淘氣了啊。」零的語氣有點無奈,「要是吾輩沒撐住,吾等馬上就要全身溼答答了。」

「就是要你全身溼啊,兄長。」

「這麼一來你也會被水球砸溼的,」零好不容易解除陷阱,「那就不好了。」

「唔,本來是打算讓你回來的時候被好好溼一趟的說,這樣你就會匆匆忙忙去洗澡,就沒空煩我了。」

「真是,竟然想讓吾輩在夜晚濕淋淋地回來……」零嘆氣,「好吧,總算拆完了,我們繼續拍?」

「……我累了,你背我上樓。」凜月愉快地將雙手搭在零的肩膀,毫不猶豫地把整個人的重心挪上去,煞有其事地說:「傍晚的陽光好刺眼啊,我的身體在大聲說他非常需要休息。」

「唔,真拿你沒辦法。」零就著凜月的姿勢撈起他的膝彎,顛了一下讓人在背上趴好,「工作的事情就再說吧,晚些你先好好休息一下。」

「嗯嗯……以兄長來說這還不算失格嘛,很好很好。」

得到弟弟認可的零笑了,「好啦,我開始走囉?」

「嗯嗯♪」

 

 

零認分地把凜月背到房間,厚厚的窗簾遮住大部分的陽光,裡面帶點舒服的涼意。

「好啦,我們到囉。」

凜月沒有回應。

「哎?這麼快就睡著了?」

零有點驚訝,他半蹲下來向後靠在床沿,讓凜月能順勢坐到床鋪上。

「起來去床上睡。」

「呣……」凜月意識朦朧地發出抱怨的鼻音,雙手還是環在零脖頸間,「好麻煩噢,不想動。」

半夢半醒的凜月打了個呵欠,相當自然地蹭了兩下哥哥的後頸,軟軟的碎髮弄得零有點心癢。

——不不,凜月想睡的話還是讓他睡好了,眼下感覺不是「肢體情感交流」的好時機。

「你不動的話,晚點醒來會發現肩頸僵硬的跟石像一樣的哥哥喔。」

「石像就石像,哥哥就是要好好服侍弟弟的生物啦。」

凜月還是在原地沒動,停了一會,零以為他又睡著的時候,突然嘟嚷了一句:「都多久沒讓你背了……」

那語氣好柔軟,有點撒嬌又有點委屈,零忽然覺得歸國以來好像真的很少陪凜月。

不只是因為凜月和他鬧彆扭而已,更多的比較像是他每次都用力黏過去,然後凜月冷淡以對或者擺出嫌惡的表情,久了連他都有凜月真的討厭自己的錯覺。

或許是因為那樣,他才忍不住找藉口搬出城堡的。

然後每次被凜月鄙視之後就會去找事情忙,忙完整理好心情又再去黏凜月——認真反省起來,這種行為模式好像不太健康。

這樣太不行了,雖然兄弟兼秘密戀人什麼的,是緊密到可以上床的關係,可是感覺現在的情感交流遠遠不夠啊。

零深深嘆了口氣,「你呀……你不坦率一點,吾輩怎麼曉得你願意讓吾輩親近呢?」

「……我就是說不出來啦。」

凜月這才把手放下來,零站直了,轉過身摟著他,讓他靠在自己胸口。

凜月默默地回抱他,房間內只剩他們的呼吸聲,可以說是他們近期相處最融洽的時刻。

然而凜月似乎也沒那麼想睡。

他抱的位置是零的後腰,一開始注意力不在那裡不覺得,後來他發現自己的手輕輕摸過對方的腰骨時,零會不著痕跡地往後挪一點——好像發現了什麼有趣的弱點。

這種微妙地小動作勾起了他心中的小惡魔,他把手探進哥哥的衣襬,從後面冷不防地直接碰了零的後腰。


CWT49預訂到7/31,歡迎多加利用。

Tagged , , , ,

About 蝕鈴

原創BL星人。部落格傾向用故事創作人的角度切入,寫點「如何與SOHO和平共處」和「創作者說不定會這樣想」類型的文。
View all posts by 蝕鈴 →

這篇讓我覺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