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的話當然是繪師佔優勢?」身為寫作者卻這麼想,小心錯過屬於你的機會

這篇很長,我的切入角度會從「當你已經是個寫作者,而你打算用專業變現」的方向來談。

在各種IP授權/變現的討論上總是充滿願景的,只是一旦大家提起創作類別就很容易炸起來XDD

常常碰到寫作的朋友討論IP時把目光放在覺得圖像授權更賺(?),我覺得那真的太可惜惹。

只看一個角度的話,根本就跟你能發光發熱的機會擦肩而過,很虐的……

畫手vs.文手誰更佔優勢?

不不不,我們不是競爭關係啊!!!

(或者說比起創作者這一小群人,好萊塢片或大廠遊戲搶走讀者注意力的威能明顯更大,個體之間比起競爭更是值得結盟的對象XDD)

這感覺就跟你去問行銷公司說:「你們的行銷企劃跟設計師誰比較辛苦/誰過得比較爽」一樣奇怪。

啊就工具不一樣而已,本質還是要客人買單的啊,結合兩方專長的連續combo技簡直是基本配備。

雖然討論到IP授權的時候,會聽到各種角色或人物的圖像授權有千萬授權金之類的,能做到這樣都是很厲害的佼佼者了。

但是如果要討論到這麼厲害的級別,《天官賜福》小說原作要改編的授權金也是上看4000萬人民幣的。(但抄襲疑雲我還是覺得很雷)

不過我也還沒爬到金字塔頂端,沒看過那樣的世界,所以我們還是從普通人的角度來說吧XDD

先假設大家都不圖文雙修的情況下,通常困難是這樣的:

  • 以普通文手而言,能夠很好地掌握敘事與劇情,把故事說好,但是作品要被擴散是非常非常難的,通常會有一些讀者長長久久地喜歡,但很難有爆炸性的成長。
  • 以普通畫手來說,能夠很好地把圖的各項要素表現出來呈現和諧美好甚至有張力的畫面,但是如果不擅長處理角色故事,創作的圖要被記得也非常難,好圖的擴散速度超級快,可是被忘記的速度也超級快。

兩邊都有各自的困境,以及可以用對方專業去突破的部分。

那麼下一個問題:

我很喜歡寫文,但我也想讓我的故事被擴散,那我應該要去畫畫嗎?

(我承認我在青少年時期這麼想過,可是試過畫圖真的太虐了我實在不行,從此對所有繪師都覺得尊爆。)

直到後來繪師朋友有時哀嚎「想劇情很痛苦」或「畫不到想畫的劇情」,我才覺得有什麼不對勁……

我們明明可以解決對方的痛苦(?),為什麼要在這種討論變現時候把這個支援選項刪掉,甚至為什麼要把對方視為對立陣營啊XDDD

時間是非常非常有限的資源

有時候討論到「要不要新增一個專業技能」的時候我會想,我是否陷入了奇怪的二選一?

後來我反省了一下,是因為我自己無視了委託對方這個選項,而企圖從自己學來考慮,才會變成這種情況。

時間是非常非常有限的資源,我花十年養我的寫作技能來接案,但我實在不想再花十年為了接案學繪圖。

而且學繪圖還不只是學骨架、素描、上色、構圖,要能處理故事還要會分鏡才能畫好漫畫orz

有很長一段時間,我都卡死在這個狀態裡。

直到某一群人開始出現……

神奇的「圖文作家」

「圖文作家」對我來說是非常神奇的存在,他們總是能找到很好的著力點,快速產圖產內容,切中要點然後擴散,接著來的就是機會跟邀約了。

雖然他們看起來像是新興行業(?),但在我的觀察上他們比較接近於融合繪畫跟敘事之力的神奇之人。

圖文作家非常神秘地在兩者之間取出適當地中間值,市場還超級接受。

看看「無所事事小海豹」,多麼令人著迷。

——但圖文作家不是你我想幹的事,不然我就會去當了。(但是我沒有繪圖技能,最可能發展出的是迷因粉專……)

好的,但沒關係,因為大部分的繪師也不想當圖文作家,不然他們也就會去當了。

那麼既然不想當圖文作家,也許可以考慮其他領域?

我們可以對「劇本」職務有更多的想像

身為寫作者,你不能小看自己的能力,你知道要怎麼處理劇情結構、知道怎麼下勾子、知道怎麼塑造角色魅力、知道怎麼令人共鳴,你有判斷市場喜歡什麼東西的能力,你也有把作品執行出來的能量,你甚至有能力去融兩個不同的世界觀。

同樣都是敘事,你有這麼多的寫作經驗,沒道理不拿出來用。

廣播劇需要劇本、漫畫需要劇本、遊戲需要劇本,因為讀者/玩家/觀眾的胃口都被養得很精,想想好萊塢、想想Netflix、想想各種遊戲大作,那些好劇本都是數十人的團隊磨出來的。

即便小團隊非得取捨,一個人在有限的時間內兼著做不同的事,很難好好照顧每一個部分,如果對方真的想做出一個厲害的作品,這件事他不會不知道。

甚至做FB機器人、行銷服務公司或語音互動軟體的人也都跟我說「他們需要劇本或文本」,因為這樣客戶體驗才會好,才不會用沒兩下跟他們說「不知道寫什麼就放棄了」。

這些事情固然一開始是由內部員工兼著做,但依照大家對內容品質的要求,這項需求遲早會被分出來。

所以也許,我們現在要想的事情是……

我們如何把這些說故事方式運用得更好?

我們又如何讓對方覺得「交給你寫故事很值得」?

你的敘事能力,可以用在非常非常多地方,已經不只電視電影了,網路讓一切20年前不可能的事情都變成可能了。

單純的劇本很難賣,但有一些「小技巧」

大部分的產業對故事撰寫的陌生,他們不知道要到哪裡找人,甚至有時候對方沒辦法想像成品如何美好,畢竟劇本本身交稿的時候,看起來就是一些文字段落——就算是超威猛的好萊塢劇本,在拍出來之前看起來也就像文字段落。

所以我們需要一點「範例作品」。

用企劃方式提案當然可以,但如果可能的話,借重繪師的才能去畫小短漫是證明你劇本很有效的方法。

你看看奪心魔這個優秀的轉折。

或者〈食用系少女〉X〈餐癮地城〉的聯動漫畫。

我們不太容易賣那一項作品本身,但實際上你可以賣你的能力以及可信度。

有了完整的作品,對方可以切實感受到你作品的魅力,也才有進一步談的空間。

你可以直接委託繪師作畫,或者若是你手腕或條件夠好,能夠談到合作也有可能。

帶著你的可能性,走出自己的一條路吧

你知道嗎,我接遊戲劇本案某種程度是因為我是電動養大的。

我也有小夥伴去跟廣播劇團合作,因為她很喜歡好聲音跟廣播劇等創作。

你可能也有你喜歡的、你熟悉的領域,而且在那個地方,說不定還沒有人好好地說故事。

那就是你可以發光發熱的地方了!

所以說——帶著你的喜好跟眼光,走出屬於自己的路吧!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按5下拍手,用行動贊助我,讓我得到一些LikeCoin換錢錢吧!謝謝你啦~

你可能會想看

其他最新文章

這篇讓我覺得……

Scroll to Top

你在煩惱經營筆名的事嗎?

嗨,我是 Minz 鄭閔之

你想知道我的「接案技巧」與
「經營個人品牌的秘密」嗎?

留下你的Email,我就會定期與你分享這些消息,並且馬上先送你
一份「接案自薦信模板」喲。

ps. 放心我話不多的,最多就每週一封信。

還喜歡我的文章嗎?

更多不公開的私人經驗,
我們Email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