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與微小說

[二創/星際萌寵飼養準則]終於請假的隊長大人

「隊長隊長!」

普拉姆沒理他。

「隊長隊長隊長你都不理我──理我一下嘛隊長!」

普拉姆還是沒理他,他眼睛盯著螢幕,腦中正在飛速推演著上週破到一半的案子,並且認真規劃要是明天線索再問不出來的話他該怎麼刑求才能揪出那些還逍遙法外的廢物。

「生病的小動物需要主人的關心,隊長你要稍微說說話或者摸摸我呀!」

當格雷吵鬧了將近半分鐘後的時候,普拉姆終於忍無可忍地從身上噴了一根觸手抓了顆巨大抱枕往沙發上的格雷砸去。

然而格雷並沒有因此而安靜下來。

他一臉陶醉地抓著大抱枕,手腳並用地跨上去夾住,還用臉隔著面罩狂蹭,那畫面別提多撒嬌。

「天啊隊長果然最愛我了,竟然沒有直接揍我還特別扔了枕頭,好貼心噢──」

「生病的傢伙給我閉嘴!」

但其實格雷只是感冒而已。

 

然而身為忠誠的寵物,他是絕對不會答應請病假的,所以在他的死纏爛打下他還是跟著隊長到了辦公室,並且躺在普拉姆從來不用的沙發上打滾撒潑。

格雷覺得隊長一定不知道人類的感冒是怎麼回事……在他查到的資料中波利皮斯族根本就不感冒的。

不,就算波利皮斯族會感冒,他家隊長一定也是無視一切症狀排除萬難上班那種,萬中選一的工作狂。

 

總之格雷在辦公室依舊自得其樂,偶爾去旁邊跟其他隊員們蹭些零食餅乾──做為隊上最可愛的小狗狗,大家當然有準備人類口味的點心──然後在普拉姆突然回神的時候被拎起來丟回沙發裡。

「你吃什麼?啊?人類的使用說明明明寫了不能在生病時候吃那種糖分垃圾吧!」

「天哪隊長關心我耶好開心!」話雖如此,格雷依然故我地嚼碎口中的巧克力脆餅,「不過隊長,你不是老早看完那個手冊就丟掉了嗎?」

「……總之不准再去騙吃騙喝!給我滾去躺好!」

「是的遵命。」格雷一把拉起沙發上的毯子,眨著無辜的眼睛,「我乖乖躺下來了哦隊長快來給我愛的抱抱獎勵我一下?」

「你再吵的話我就命令你請病假然後馬上把你扔回家去。」

「噢──好吧我乖。我最乖了隊長不要把我……」

「閉嘴!」

 

至於一旁的隊員早就眼觀鼻鼻觀心迅速處理自己手上的事情,畢竟再慘無人道的曖昧對話他們都聽過了,這點小事不算什麼。

其實普拉姆如此暴躁不是沒有原因的。

他手上的工作很趕,超級霹靂無敵趕。

當然這不是說有哪個傢伙膽敢在第一小隊破案率常年盤據第一的情況下催他的進度,而是他下週非得請一整個禮拜的假回老家。

一、整、個、禮、拜!

 

也就是說,因為星際間的網域限制和重重保密設施,他會有一整個禮拜都沒辦法處理任何工作。

因此本週他不在家的時間實在太長了,把原本體質就虛弱得要死的人類扔在家裡他也不是很放心,才勉為其難讓格雷一起來上班。

 

 

普拉姆不但晚上加班,連早上也加,第一天這麼搞的時候讓一向頭一個進辦公室的艾琳差點嚇死。

這讓隊上的辦公室氣氛稍微嚴肅了一丁點──大家都心知肚明撐完這個禮拜就可以整週不見隊長了,萬歲!

雖然大家都知道隊長回來後又會忙到吐都吐不出來,但誰管他呢,這可是一年一度脫離高壓暴政的機會,不容錯過呀!

 

 

普拉姆硬是熬到出發的前一天晚上才跟格雷講他有一週都不在的事,而且輕描淡寫地跟「他要出門幾個小時」一樣。

「什麼──這樣我會有七天也就是一百六十八個小時見不到隊長您了嗎!」格雷衝過來一把抱住他的腳,「嗚嗚我不要,人家頭一次跟隊長分開這麼長的時間,我怕怕──」

普拉姆甩著左腳試圖把格雷從腿上剝下來,沒想到格雷整個人都捱過來還把頭枕在他腿上,從下往上用靴貓的眼神水盈盈地看他。

該死,這樣他甩得開才怪。

 

「……你到底想怎樣?」

「到底是什麼事?不能不請假嗎──」

「不行。」

「那,那……帶我一起去?」格雷拿著臉頰在他腿上蹭,「拜託嘛隊長,我會乖乖的哦!超乖!」

「不可能。」

普拉姆瞬間查覺到心中的動搖,乾脆利用種族優勢暴力掙脫。

被普拉姆硬拔下來之後,格雷在原地突然沒了那些誇張的表情,低著頭嘟嚷著:「總覺得隊長要去幹很危險的事。」

「呃,也不是……」

媽的普拉姆你在心虛什麼啊也不過就是回個老家幹嘛支支吾吾的!

這樣看起來不就更可疑了嗎!

普拉姆的心中咆哮無限,然而表面上什麼都看不出來,依然是一張表情臭得要命的帥臉。

最後這件事不了了之,至少在普拉姆放長假前都沒被解決。

 

普拉姆回了波利皮斯族的母星。

具體來說他是非得回去那裡的「休息室」不可──特別為尚未打算生育的波利皮斯族打造,專門用來安全渡過發情期的休息室。

當然他在裡面使用了各種奢華設施,渡過了痛並快樂著的該死發情期,並且後知後覺地想起,他好像沒關心過自家寵物這方面的問題。

不,正確來說是上一任獵犬在基因優化的過程中早就讓這一塊機能休眠了。

 

但格雷看起來好像也沒什麼事……咳,為了預防萬一,偉大的普拉姆隊長只好拿起通訊器,企圖查找人類的相關資訊。

於是普拉姆凱旋回歸的時候,多帶了一個巨大的箱子。

「隊長你回來了!我好想你好想你好想你喲隊長!」格雷一下班就從門外衝進他的臥室,一見面就是撲抱。

剛經歷發情期,全身痠軟累得要命的普拉姆躺在床上,他實在懶得多動,指著箱子說,「給你的,自己拆。」

「天哪隊長,你終於想要使用我了嗎我好榮幸──」格雷興高采烈地把箱子裡的東西拿出來,包括好幾盒各種口味的套子、潤滑液、按摩棒、跳蛋,和一堆格雷見都沒見過的奇怪道具,「那我們什麼時候開始呢,隊長你先說一下我一定會好好準備的!什麼PLAY都可以唷!」

「誰要使用你了?」普拉姆有氣無力地咆嘯,「那是給你自己用的!人類就是這點麻煩,竟然隨時都可以發情。」

「噢──發情啊──」敏銳的格雷立刻抓到重點,「這麼說隊長請假也是發情去了?」

「……」

「噢嗚那這樣就更不能怠慢了!」格雷立刻放生了整箱禮物,咚地坐到隊長身旁,「隊長發情很難受吧,我該摸哪呢,在擬人態摸那裡會有感覺嗎?」

「夠了,不要再提起那該死的詞,我的發情期早就過了。」

「好──吧──」格雷順勢在普拉姆旁邊趴下,「隊長也不用擔心我的發情期,我會處理得很好的。」

普拉姆不以為然,「但手冊上明明說間隔太久沒處理就會有體液跑出來。」

格雷只好憋笑,「這個隊長也不用擔心,我也會處理得很好。」

「是嗎?那就好了。」

 

明明是這種話題氣氛卻莫名覺得溫馨,普拉姆都有點不懂自己是怎麼回事了。

 

 

–不重要的小真相:

通訊器視窗一跳,尤金一秒點開隊長傳來的訊息。

「哎呀不就在辦公室嗎為什麼不能乾脆用講……噢。」

看清楚的瞬間尤金立刻閉嘴,手上動作飛快地操作他的系統。

「怎麼?新案子?」艾琳邊整理文件邊隨口問。

「沒,沒什麼……」

『把你剛剛傳給我人類資料的記錄馬上刪掉,不准讓任何人知道,否則你就死定了。』
Tagged , ,

About 蝕鈴

原創BL星人。部落格傾向用故事創作人的角度切入,寫點「如何與SOHO和平共處」和「創作者說不定會這樣想」類型的文。
View all posts by 蝕鈴 →

這篇讓我覺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