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陷入飢餓與糧食美好

所謂陷入飢餓與糧食美好(2)

二、那夢遊人

於是就算最近糾結透了,許郁德沒打工的時候還是得駝著塞不進書包的原文書往圖書館窩,畢竟他需要一個提供免費冷氣的地方讀書。

舒適的位置不多。畢竟要遠離窸窸窣窣假讀書真聊天的團體,又要稍微涼一點的地方。略略繞了一圈,舒適的幾個位置基本上都有人了,許郁德稍微看了看,挑個位置坐下,對面用一本單薄、看似輕鬆的兩性書籍佔位置,如果是來圖書館娛樂而不是為了考試……應該會很認真看書,不吵。

拋開那些瑣碎的考慮,許郁德也就進入讀書狀態,緩慢而穩定地開始寫題目。
直到對面回來為止。許郁德發現動靜抬眼一看,只見發光體臉上擺明是猶豫要不要拉開椅子坐下。
你猶豫什麼,我看起來像會吃人嗎?

許郁德照例跟他點個頭,只是低頭後的動作從寫程式改成看原文書。卡住了就想,想不通就重看過程,懂了就寫,不懂的只好留著回去求室友,這本來是個有效率的流程,但被突然回來的發光體打斷了。

腦袋開始不受控制地浮現無關緊要的念頭,看兩性書籍的是發光體耶?看來他跟小公主的狀況真的不太樂觀?該不該關心一下啊,可是明明只是同事的朋友,或者超級廣義的同學,隨便問又好像很多事……

然後對方先推了張紙條過來。
「念書?」
就這樣?不要說搭訕,這連作為聊天都爛透了。許郁德差點再跟他點頭就把紙條推回去,但他還想繼續交流,所以還是乖乖提起筆寫了。

「對。你也是?」結果自己的問句跟他一樣爛。
「嗯。」
紙條對話就這樣停了。

真的就這樣?

聽到對方寫字的聲音,許郁德會不時抬頭,多少抱著一點繼續筆談的期望。在數度確定發光體寫的是筆記本而不是紙條之後,他有種梗著話不能說的失望。為了這種根本只有打招呼的事情遞紙條,到底是想怎樣啊──他發現自己的腦袋停滯的程度再升一級,已經沒辦法思考什麼計算過程了。

偷偷觀察發光體,這人明明在看閒書卻刷刷地作筆記,時而皺眉時而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認真過頭了吧?

他一邊心不在焉地翻著厚重的原文書,一邊補足自己的內心小劇場,一晃眼就到中午,對面又推了一張紙條來。

「吃飯,一起?」
「好。」
小吃店。
「所以你剛剛都在糾結這個,」羅亦年邊倒紅茶邊笑,遞了一杯給許郁德,「光一個『要不要問』就讓你想了一個早上?」
「……嗯。」好啦他就小劇場多嘛又怎麼樣,「我就覺得這種事情不該亂問啊。」
「可是你還是問了。」羅亦年喝了一口紅茶,笑得很不客氣,「早點決定不就好了嗎,害你早上不能讀書我很過意不去耶。」
「所以你到底要講不講啦?」儘管羅亦年的笑非常爽朗,但此時在許郁德的眼裡根本就是嘲笑。
好不容易收斂了些,羅亦年終於開始認真說:「我之前不是跟友庭吵架嗎?算是私下檢討吧。」

羅亦年說他不是那麼了解友庭在想什麼,不是很明白她為什麼這麼需要他陪,但是只要友庭要求了,他就會做好。

比如說送早餐,比如說擠出時間陪她唱歌,比如聽她叨叨絮絮新電影演了什麼……羅亦年說,好多東西都是從書上看來的,那些他以為沒那麼重要的東西,原來對女孩子來說那麼重要啊。

「所以我會習慣性看一下最近哪裡沒做好啦。」
啊,又是那種甜蜜的負荷 的表情。
「真的假的,好男人欸!」
「哈哈……」

許郁德繼續跟他嘻嘻哈哈,中間偶爾塞一兩口飯到嘴裡,不過這次心裡想的他還真不敢提──反正一個願打一個願挨,也許裡面有不為人知的愛情成分,搞不好她真的沒什麼惡意,只是覺得這樣很好很甜蜜……只是就他的理解,很難把總是小公主那樣的人歸類於真的喜歡她男友。

「嗯……雖然她口頭上還沒原諒我,但她肯像以前一樣打來說晚安,應該沒問題了。」
「哦。」看著對方半垂著眼,很是溫和的神情,許郁德不知道怎麼接話才好,「所以你們沒事了?」
「沒事了。」

下午他們回到圖書館繼續念書,因為早上的怠惰,許郁德不得不拼死拼活地寫,好不容易才了結今天的進度。
啊──無聲地伸個懶腰,才發現羅亦年趴在桌上睡得正香。

 

不然,等他一下好了。

默默觀察對方桌上的書,一下午他又看了另一本兩性書籍,還有疊在旁邊插著書籤的。是在交女朋友還是養小孩啦……人家顧小孩照書養就算了,你這就算是初戀女友也有點大驚小怪啊?

許郁德又在館內閒晃了兩圈,算一算也逛了十來分鐘,差不多六點要閉館了,他才回去把人搖醒。
羅亦年慢悠悠地坐起身,額頭的紅色壓痕和半睜不睜的眼皮讓許郁德有點想笑,這時候就不發光了,很一般很自然的學生樣子。

「我差不多要走了,你要不要一起吃飯?」許郁德用氣音說。

對方沒有反應,他只好再湊近一點重複一遍。也許是句子太長,也許是氣音太模糊,羅亦年只是眨眨眼睛,朦朦朧朧地看他,沒動。連許郁德有點遲疑地搖他的手臂都沒什麼反應,完全放空地任他晃。

是還沒醒的意思嗎?如果把他丟在這裡也只會被趕出去,然後像這樣半睡半醒站在外面發呆不就很尷尬?

許郁德乾脆走到他旁邊,捏著上臂把人從座位上拉起來,羅亦年倒是配合,睡眼矇矓歸睡眼矇矓,仍然乖乖站好,然後乖乖被拉著走。

真是奇妙的一天,第一次見識到有人剛睡醒的狀況像夢遊一樣。拉著羅亦年的手腕在人行道,很有相約散步的錯覺。
「嗯?我不小心睡著了?」背後身後人突然冒出這句話,聲音啞啞的。
「你醒囉?」許郁德愣了一下才回頭,「我人很好吧,沒讓你被關在打烊的圖書館裡。」
「哈哈……怎麼可能。」
「你不知道那次鬧很大?之前就有工讀生偷懶沒巡樓層,有人睡著被關在裡面。」
「真的假的,那我不就要好好感謝你?」羅亦年笑了笑,「不過看我那樣夢遊你沒被嚇到喔?」
「不就還沒睡醒,有什麼好嚇到?」
「那這個我就嚇到了。」羅亦年看看被許郁德拉著的手腕,晃了兩晃。
許郁德這才放開手,「哼哼,難道我要拖著你的後領走到這嗎?早知道就放生你。」
「喔──不用擔心,我夢遊時走路還是很可靠的。」他小跑兩步追上來,跟許郁德並肩走,「不過你要帶我去哪裡啊?」
「抓去賣掉啦!」
「不要啦大哥,不要把我賣掉,這樣很可憐欸。」
「那先把你養肥再賣掉啦。」

雖然態度坦然的很,也的確是因為必要才握住羅亦年的手,不過放開的時候,許郁德私心上覺得有那麼點……可惜。這種時候就覺得多管閒事好像不是好事,沒有過肢體接觸的話,應該可以欣賞欣賞就過去一切沒事了啊!有女朋友的人耶他在心動什麼啦……

交男朋友已經很難了,還要不受控制地有點喜歡非單身直男,這什麼糟糕的運氣啦!他很想就地蹲下摀臉反省或仰天長嘯,可惜他沒有。

許郁德還是跟羅亦年說說笑笑地吃完晚餐,回宿舍時發現原來他們住同一棟,許郁德隨便找了個藉口先回房了,不然他怕這小小的情愫沒控管好的話,哪天自己失心瘋跑去敲羅亦年的房門。

Tagged , , , ,

About 蝕鈴

原創BL星人。部落格傾向用故事創作人的角度切入,寫點「如何與SOHO和平共處」和「創作者說不定會這樣想」類型的文。
View all posts by 蝕鈴 →

這篇讓我覺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