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奏][零凜]回家(日服新卡池段子)

兄弟悪魔の館卡池的公主抱……
不寫點什麼感覺對不起官方XDD

看了太太的翻譯之後順著劇情寫下去的,謝官方發糖真的好甜好棒好好吃QWQ
整個讓半退坑的的我重燃兄弟魂(X


玩遊戲輸了。
被一路公主抱回家的凜月不知不覺說了一堆真心話。
──坦率從來不是他的專長。
可是相對的他也要到了零的真心話。
聽零說了那麼多,沒有一點動容是騙人的──可是這樣的氣氛有點難受。

說起來凜月還被抱在零懷裡,他突然有個想法。
「我說兄長……」
零低頭看他,一臉溫柔。
「家裡沒菜了。」
「咦?真的嗎?」
「嗯,」凜月選擇性無視了儲藏櫃裡的新米、馬鈴薯和冰箱的肉,「但你答應負責煮了所以你要去買。」
「……那吾輩先把你送回家好了。」朔間零哀嘆,「啊啊,難得擁抱可愛的弟弟的機會就這麼流失在愚蠢的烹飪裡了,真令吾輩難受啊。」

繼續閱讀

[合奏][零凜]兒童節段子

「凜月──體貼又善良的哥哥要送你兒童節禮物喲,你看這個是不是很棒!喜不喜歡♪」
「把你猥瑣的等身抱枕拿開!還有不要拿那種紀念品部發行的東西敷衍我。」

……結果零為了表示誠意,親身當了凜月的抱枕。
可喜可賀♪

[同人][合奏/零凜] 朔間家的城堡裡 03

CWT47新刊,本子資訊@同人誌中心


沒過多久,朔間零輾轉聽說轉學生小姑娘不知道在哪裡幫凜月弄了睡鋪。

於是凜月在校園遊蕩和隨意睡去的時段減少了,意外增加了他捕捉野生凜月的難度──是的,他最近確實減少了在學校找凜月的次數,但這個事件讓他有某種……心愛的弟弟被劫走的感覺。

「呼呼,似乎被比下去了呢。」朔間零輕聲笑,「看來比起棺材,更該優先送軟墊或者睡袋之類的、更方便凜月隨處午睡的東西呀……」

某天中午他稍微「早起」了一點,趁著輕音部教室沒人的時候找來轉校生。

「小姑娘最近很活躍呀。」 繼續閱讀

[同人][合奏/零凜]朔間家的城堡裡02

CWT47新刊:刊物資訊

「那就先睡了吧,懂得適時休息可是相當良好的習慣。」朔間零帶笑的嗓音沉沉的,很令人安心。

「嗯……」凜月回都懶得回了,在被窩裡挪了挪位置,找了個好姿勢就睡。

朔間零伸出手,本來想像小時候那樣摸摸凜月的頭,可是猶豫一下又收了回來。

說不定會吵到凜月的,這樣不好。

於是他改為拿出手機,拍了一張凜月的睡臉。

──唔,他其實想從側面到正面、左臉到右臉拍個完整的一百八十度的,可是這樣凜月會生氣。

至少上次凜月就生氣了,冷著臉搶過他的手機,然後一秒把他手機裡的「凜月相片收藏」刪光,最近好不容易凜月沒有動不動就拿他的手機來檢查了,還是收斂點得好。

「呵呵呵。」朔間零帶著愉悅的心情收走餐盒,心情愉悅地離開凜月的房間。 繼續閱讀

[同人][合奏/零凜]朔間家的城堡裡 01

新刊資訊:同人誌中心

朔間凜月窩在自家的大床上。

下午在花鳥園的工作已經很好地完成,他一回家就美美地睡了一覺,醒來的時候都傍晚了。

手機裡轉學生已經把他們工作時的側拍傳過來了,他悠哉地看過那些照片,覺得轉學生果然是奇怪的生物,連鳥都有側拍紀錄。

其中一張是羽毛柔順漂亮、看起來驕傲聰明,好好停在他肩膀上的遊隼。

──唔,他之所以知道是在拍鳥,完全是因為那個鏡頭裡他半睡半醒的樣子一點都不上相。

拍攝時接觸的時間很短,但看著各種照片,朔間凜月突然有點明白為什麼轉學生會刻意把這種鳥叫成「萌禽」。

「呼啊……好像還需要更多『萌禽能量』。」

他翻身成側躺,拿了擱在床邊矮櫃上的手機,噠噠噠地打字開始查遊隼的資訊。

「啊……這種軟軟澎澎還有金色小腳的傢伙竟然是飛最快的鳥?」朔間凜月打了個呵欠,「好奇怪啊。」

他還在用手指滑網頁,突然就聽到外面的腳步聲。

「唔呃,已經到這個時間了嗎?」

朔間凜月有點不耐煩地關掉手機,用棉被把自己捲成一團,滾去床鋪最靠牆那一側窩著。

剛好在他動作完畢時,敲門聲就響了。

叩叩兩聲。

朔間零的聲音就從門板後面傳來:「凜月──哥哥回來了噢!」

「噢。」凜月隨便應了一聲。

然後朔間零就輕輕鬆鬆地開門進來了。

「嗯──今天依然沒有聽到『你回來了』呢,吾輩覺得有點失望啊。不過吾輩是不會怪罪凜月的,請不用出於愧疚就把自己裹成繭哦。」

「誰愧疚了?」凜月裹著被子只露出一顆頭,還背對著他,「又有什麼事?不是說了不管有事或沒事都不要找我嗎?」

「呵呵呵,」朔間零顯然完全不在意,把手上拎的袋子放上凜月床邊的矮櫃,「不可以拒絕哥哥的愛心呀,畢竟汝今天在太陽正烈時去工作了,應該很累吧?」

凜月反射性想拒絕,可是炸物的香氣一直飄過來,好像很美味的樣子……

確實中午嫌麻煩就沒有吃午餐,工作的空檔也在補眠,說不餓是騙人的。

──唔,可惡,要屈服於這傢伙給予的恩惠了。

凜月鬆開了棉被,卻覺得稍微坐起來就用光他所有力氣。

「好懶啊……」凜月打了個呵欠,動也不想動,「為什麼食物不能自己飛過來呢?」

「呼呼,這就來了呢。」朔間零把袋子裡的東西取出,打開三明治盒,用手拿了一塊遞到凜月嘴邊,「喏,嘴巴張開──」

凜月面露嫌惡地後退,「幹嘛?」

「對於汝來說,有人餵食不是更方便嗎?」朔間零笑瞇瞇地再次拿炸豬排三明治湊近。

「餵食方便什麼的可不包括你這傢伙!」凜月把三明治從哥哥手中搶下來,自己捏著吃。

「好乖好乖──凜月真是好孩子。」

凜月嚼著三明治,覺得兄長口中的好孩子特別刺耳,「……既然東西帶到了,你差不多可以滾了吧?」

「唔呼呼,吾輩也有準備自己的一份飲品呢,是打算陪著凜月一起享用的。」朔間零從袋子裡拿出蕃茄汁。

咔地一下打開,易開罐的聲音十分清脆。

凜月挑眉,「誰要你陪了啊臭傢伙,自戀的性格不能改改嗎?」

「嗯──」朔間零單手拖著下巴,表情有些困擾,「可是吾輩最愛凜月了啊。」

「放著最心愛的存在不管,盡是遠遠觀看之後再因為各種原因錯過,這可不是吾輩喜好的風格。」

「……你還是滾出去好了。」

「呼呼──小凜月說話還是這麼不可愛啊。」朔間零不太介意地喝兩口蕃茄汁,「沒關係沒關係,吾輩畢竟比汝年長,會好好讓著你的。」

凜月覺得再跟他家兄長鬥嘴下去絕對會沒完沒了,只好惡狠狠地咬三明治。

但是三明治真的好香,裏頭的炸豬排又很嫩,吃著吃著心情都漸漸好了起來。

然後朔間零除了喝蕃茄汁之外就沒別的了。

從頭到尾用熾熱的視線盯著他吃東西,被他瞪了就意思意思地抿兩口蕃茄汁。

凜月深深懷疑他家兄長的蕃茄汁早就喝完了,純粹是裝模作樣地蹭在他房間不想走。

看他被沙拉醬沾了手,朔間零非常周到地遞上面紙。

「謝謝…… 」凜月有些不情願。

──可惡,這傢伙對他好得真是一點毛病都挑不出來。

「哎?」朔間零對於他的道謝一臉驚喜,頓了一下才說:「嗯嗯,汝的心意哥哥收到了。」

凜月哼了一聲,「就道個謝,沒有什麼心意不心意的,你就不要往自己臉上貼金了。」

「好的好的,」朔間零愉快地摸摸凜月的頭,「吾輩明白汝的意思。」

凜月把手擦好之後順手就把面紙塞回兄長手上,朔間零也十分自然地接過去。

鬥嘴是一回事,氣氛倒沒有特別僵硬或劍拔弩張。

凜月也說不清楚自己最近的態度為什麼和以前有點不一樣,可能是這傢伙獻殷勤……呃不、貼心的舉動越來越恰到好處?

以前朔間零還會常常特別跑到他教室找人之類的,然後又是抱又是揉……

該死的白天他只想補眠,再加上兄長之前放生他那麼久,現在說來就來他就得照單全收?

他可不是從前那個哄了就肯笑的小吸血鬼了。長大後他可不吃這套,自然沒給兄長什麼好臉色。

不過自從聽真緒說朔間零在認真指導後輩,似乎是Trickstar和轉學生還什麼的,他那煩人的兄長連著幾個禮拜在學校都沒空黏他。

於是他在學校總算可以好好睡覺。

有了這層緩衝,兄長回家的日子他也可以不那麼厭煩,至少凜月漸漸不會隨時想叫人把兄長塞回輕音部的棺材裡,並且用力釘死不讓他出來。

──嗯,一定是因為這傢伙比較少吵醒自己了,所以不那麼生他氣的緣故。

而且這傢伙對自己的照顧確實是屬一屬二好的,例如現在連床都不用下就可以美美地飽餐一頓。

除了有點煩人,其他倒也……沒有什麼大問題。

心情稍微放鬆下來,凜月打了個呵欠,「吃也吃完了,我要睡了。」

「呵呵,睡吧。」

凜月也不管自家兄長還在旁邊,咚地一下倒回柔軟的床鋪,非常準確地直接躺到枕頭上。

凜月伸手想抓過被子,沒想到同時朔間零也做了一樣的事,兄長涼涼的手稍微碰到他的手指……

「哎呀。」朔間零的毫不掩飾他的愉悅。

正常來說他應該要滾過去把被子整個捲走以防止更多騷擾的,但被餵飽的凜月實在懶得動了,乾脆收手讓兄長服務。

「哈──好睏。」凜月打呵欠的同時,兄長已經幫他蓋好被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