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nTim] YOU 03

Categories KonTimPosted on

謎語人的聲音從廣播系統傳出,聽起來他似乎在控制室按下按鈕,喀的一聲,有什麼鐵鍊之類的東西快速朝他射過來,他憑著那東西發出的聲響閃過前幾波攻擊。

麻煩的是更多類似的東西朝他射過來,康納憑著印象估計隧道中他能移動的空間,一次估算失誤讓他撞到隧道牆上,被金屬鏈砸個正著。

「嗚呃……」

連續撞擊讓康納被擊落在地,他驚恐地發現那東西像蛇一樣一圈圈纏上他的身體,他奮力掙扎,可是鐵鍊出乎意料地難纏,他鼓足了勁也沒讓這東西放鬆一點。

「還喜歡我的新機關嗎?充滿韌性的新材質堅固得很,你也感覺到了是不是?」謎語人聲音帶著扭曲的愉悅,他當然沒有現身,但光是聲音就讓康納有點起雞皮疙瘩,「自從我接管了這個廢棄地鐵隧道,裡面可讓我弄了很多有趣的東西……」

「哦是嗎?所以你花大把功夫把我弄來只是想試試你的小道具?」

「噢,當然不是一般的小道具了——我將這裡蓋成了一座美麗的迷宮。」謎語人說到一半還愉快地笑了兩聲,「裡面有無盡的謎題與機關,當然,為了鼓勵參賽者認真解謎……我需要一點獎品,嗯、或者說人質,你說這樣的安排是不是很棒?」

「是嗎?那麼你比我想像中的還要變態。」

「呵呵呵呵,作為一個獎品,你只需要好好待在迷宮出口,至於創造者的情況……隨便評論可不是好事。」

謎語人按了別的鈕。

康納被鐵鏈捆著往隧道內拖,他想辦法讓自己浮起來,用力向外衝,試圖跟鐵鍊把他拖進隧道的力量抗衡。

「呃……」

他一開始向前衝了一小段,但拖他進去的那端似乎連接著巨大器械,像把風箏線捲回去那樣將鐵鍊緩慢但持續地往回收。

收了一陣之後陡然加速,他立刻用熱視線切斷身上的鐵鍊,但他的熱視線沒有剛好停在鐵鍊上,反而在切鐵鏈的過程爆出放射狀的失控射線。

失控射線掃到隧道前半的一部分,那裡瞬間坍塌,在短短的閃避與閃身的時間,新一波的鐵鍊又射上來捲上他。

「友情提示,我在鏈子裡摻了一點玻璃,效果不錯吧,嗯?」謎語人的聲音適時響起,「乖乖聽話啊獎品先生,我不想耗費機關和謎題在你身上。」

然後他被鐵鍊加速捲到隧道深處。

謎語人還開了燈——慘白慘白的那種——然後自顧自地說起他建設迷宮的辛勞:他在廢棄地鐵隧道間又鑽了很多通道,隧道體變得非常不穩定,精巧而保持著危險平衡,卻不能受某個力道以上的撞擊,或者任何角度不對的鑽探。

康納不太明白這麼喜歡炫耀的罪犯到底出於什麼心態。

他把手放在牆壁上,多少有點威脅意味:「所以你的意思是,我只要用力撞上這裡的什麼東西,你就完蛋了?」

「噢,孩子,你總算明白這點了……真不錯,比我預計的早了一分半。」謎語人發出一串笑聲,「但你要殺了我嗎?」

「……你竟然把自己的性命也算進來當籌碼?真狠。」

「哦,不要驚訝,這是對於極致解謎的追求……你想想看要是我的死能這個謎題成為蝙蝠家族永遠的不解之謎,該要有多經典?」

不管他還藏了什麼招,會破壞地形的方法都不能用。

這傢伙就是算準了他只能被絆在這裡,嘖。

被這麼一算計,康納忍不住猜想,或許他到的第一時間對方就察覺了,但謎語人既然也想要提姆過來,顯然不介意等他先在外面扔個GPS追蹤器。

這次敵人對付他的方式格外有效,而那東西裡面也沒有氪石成份,看來是精心挑過的……

他被鐵鍊纏著吊在一個方形的大空間的天花板上,他被扯進來的時候還驚訝了一下,這不起眼的隧道裡頭竟然這麼大,可能原本是月台之類的吧。

「……入口塌了,而我不想要你死,所以你知道無論如何我都會待著。」

「很棒的嘗試,」謎語人的聲音帶著笑意,「但這樣的推理實在太慢了。」

「那你不覺得把我吊在隧道天花板既蠢又沒有必要嗎?」

「當然不。」謎語人的聲音透過廣播器傳來,「我必須讓你和看看我設計的好機關,它們很迷人的。」

一陣對話後康納更煩躁了,但他沒有特別擔心。

被短暫困在敵人巢穴幾乎是每次出任務的必經事項,更何況這次提姆知道他在哪裡,會儘快趕來。

他只希望晚些提姆來的時候可以帶上堅固一點的裝備,這樣打起來他比較安心。

謎語人沒再出聲。

康納閉上眼睛安靜等,直到他聽到熟悉的心跳與呼吸聲,還有提姆喊他的聲音。

可是他碰不到通訊器。

既然無法聯絡,他也就不希望暴露提姆的行蹤以及他們在某種程度上連絡得到彼此的事實,仍舊保持原本的姿勢,垂著頭動都不動。

康納等著那個聲響伴著他獨有的機車聲,越來越近,然後在隧道附近停下。

「康納,我來了,希望你醒著。」

他聽到提姆撬了某個地方的通風口進來,然後動作謹慎地維持最小音量——當然了,對他的聽覺來說對方隱匿的腳步聲還是挺精緻清脆的——提姆有些迂迴地靠近。

「如果你聽得到的話,別碰任何東西,這裡只要一個差錯就會坍塌。」

「……」康納只恨自己沒有手去按帶在身上的通訊器通話鈕。

他真想跟他的紅羅賓說說話。

原創BL星人,有時偷寫輕奇幻。部落格會用故事創作人的角度切入,寫點「如何與SOHO和平共處」和「創作者說不定會這樣想」類型的文章。

這篇讓我覺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