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n acoustic guitar near throw pillow on sofa

SarawatTine-淪陷(短篇完)

(我的靈魂要求我一定要腦補一下第九集。)
(沒有肉,但我基本站互攻所以這篇Tine個性也不是特別軟,介意慎。)

Tine無數次覺得自己完蛋過,比如跟各種前女友分手、報告前跟Sarawat用小視窗鬥嘴被全班看到、音樂社入社考試作弊什麼的……
但從來沒有這次這麼衝擊的完蛋——Sarawat竟然靠上他的肩膀。

雖然這傢伙八成在他幫忙擦嘴角血跡的時候就開始想些有的沒的,還偷偷碰他手,但他根本懶得管那些小動作,誰知道下一刻,沉沉的重量就在他肩上壓下來。
原本是擔心到快炸了,結果變成心跳到快炸了。
Sarawat靠著他。
這個高傲囂張的傢伙把臉枕在他肩膀上,邊說一些荒唐的話。

威力好可怕。
這是他第一次不得不正視某個事實,像是……被這個人依賴的感覺很不錯。
Sarawat一路追他,說是從假的變成真的,的確這傢伙碰他親他的時候,說自己沒有一點點心動是假的,可是那都是Sarawat的追求,他自覺沒有做些什麼,頂多嘴上說說對方發神經的時候讓人很尷尬。
那些亂七八糟的追求行徑,他都可以繃住態度,還有理智記得Sarawat對他「真正的追求」才剛剛開始。

可是他從來沒有一刻,這麼想要珍惜保護一個人……
這麼直覺而強烈的戀愛實感讓他覺得自己大概完了。
什麼顧忌朋友的眼光,什麼捨棄漂亮的女孩子很可惜,那些都完了,全部都被Sarawat難得脆弱的樣子蓋過去,他覺得自己的防線跟決心都在崩解。

要是Sarawat沒有亂摸他,說不定他會看著對方長長的睫毛,不小心親上對方的臉頰……

「要是回去的路上他們襲擊我怎麼辦?你來我家過夜吧。」
「我什麼都沒帶,要怎麼去你那裡過夜?」
「我那裡什麼都有?」
好的,他馬上就後悔自己想珍惜這傢伙了。
逮到機會就想拐人回家是想怎樣?當他傻了嗎?
他才剛剛暗自認定對方,馬上去他家會發生什麼事,那種方面他還沒來得及考慮……
——他努力裝得自然,但仍然意識到自己稍微卡了一下,才繼續跳針說自己介意沒有盥洗用具,好說歹說才把人哄下來。
他都驚訝自己哪來的耐心。

然後他們回程前又被打一頓。
幹。
Sarawat到底是會什麼巫術,講話這麼靈?說被揍就被揍,說帶他回家就帶他回家。
Tine躺在Sarawat的沙發上翻白眼,被打痛得要死,他還是勉強選了沙發,把自己縮在又冷又硬的小地方。
咳,跟Sarawat睡同一張床什麼的,他真的還沒想好。

只是他沒料到Sarawat會幫他蓋被,還硬要跟他一起睡沙發。
沙發很擠,就算他把自己塞到最裡面,手腳還是不免會碰到Sarawat。
對方的體溫好高,他一邊跟Sarawat說點垃圾話拌嘴,一邊偷偷享受微微溫暖的感覺。
還來不及感動多久,對方就用邪惡的表情看他了。
這傢伙果然圖謀不軌吧!

可是那張該死的帥臉真的靠得好近,溫熱的身體也靠得好近,他悄悄把身體往後撤避免出什麼意外,然而Sarawat用一種著迷而狂熱的眼神盯著他。
「你最好不要有什麼邪惡的想法喔!」Tine覺得危機感實在太重,應該要認真警告一下對方。

然後,然後……事情發展跟他想得實在不一樣。
Sarawat竟然研究起打他們的兇手到底是誰,明明今天在外面的時候用盡心機往他身上蹭,現在跟他擠著一張沙發結果竟然還在想這種事……
是他的警告讓Sarawat縮手了嗎?
但這混蛋知不知道自己靠這麼近,會讓人很想不小心靠到他肩膀上嗎?
為什麼被算計著一起睡,結果還是他要忍耐啊?
眼神勾人得要死,用充滿喜愛眷戀的眼神盯著他,輕輕掀動的嘴唇和隨著誘人嗓音滑動的喉結……
這算什麼?存心誘惑他?
——所以不是只有他在顧慮這種事,只是Sarawat的節奏就是很奇怪?
不知道為什麼,意識到這點讓他心裡湧起一種難言的喜悅。

「再這樣看我,我就把你親到暈過去。」氣氛實在太好,Tine不知不覺就把Sarawat當初調戲他的話說出來。
Sarawat想也沒想就回說「那來吧」。
他噴笑出來,下一秒他馬上想把自己揍死——他幹嘛笑!他為什麼還要把人推開!
順勢這樣被親下去不是很好嗎?反正看起來Sarawat也沒想要多做什麼應該沒問題吧?

可是這傢伙竟然講一講之後跟他說晚安。
……晚安?
所以這傢伙處心積慮把他弄來家裡,就是為了躺在旁邊說晚安?
對方沒有順勢多調戲他幾下根本不像Sarawat,Tine覺得自己一把火都要燒起來了,可是剛剛Sarawat看著他吞口水的樣子也不像假的,那……那是因為Sarawat的節奏很奇怪?
或者是因為他一開始警告了才不敢動?

Tine決定再試一次。
這次說完,Sarawat整個從眼睛裡迸出火光。
Sarawat整個人壓上來,Tine發現這次自己是挪不開視線了,Sarawat伏在他身上,那張帥臉離他好近好近,溫暖而乾燥的嘴唇貼上來,他捨不得閉上眼睛,Sarawat同樣直勾勾地盯著他。
Sarawat甚至貼著他的嘴唇說話,「……你真的想知道是吧?」
「嗯……」對方的吐息弄得他癢癢的,「反正前幾次你親我都好好的……嗯……」
Sarawat用嘴唇抿著他的下唇,輕輕地碰觸他,小心翼翼的,Tine屏著呼吸,覺得心跳越來越快,被帥氣的心上人圈在懷裡,又被這麼小心的動作撩得心癢難耐。

他才不會因為這麼淺這麼可愛的吻暈過去。
不知道為什麼,對方生澀的狀態讓他很滿意。
Tine銜住對方的嘴唇回應起來,Sarawat瞪大眼睛——也對,這好像是他們接吻時他第一次有動作——Tine不輕不重地吸了一下對方的嘴唇,Sarawat像是被點燃一樣學著他的動作,但又學得不太好弄得他想躲。
「Wat……!」他不得不把對方推開終止對方瘋狂的小狗啃。
「幹嘛?」被推開的Sarawat臉紅到不行,沙啞而帶著埋怨地問。
「慢點,然後把你的牙齒收起來。」
Sarawat半挑著眉盯著他,似乎想了一下才接受他的提議,重新捧住他的臉頰,慢慢靠近慢慢親下來。
這樣輕柔甜蜜的親吻好多了。
Tine忍不住發出舒服的嘆息,甚至微微張開齒列,Sarawat在這時意外地懂得把握時機,舌頭就這樣鑽了進來把他的嘴頂開。
在接吻上他才不想輸給沒交往經驗的人,於是他也用舌頭迎上去回吻,觸著對方的舌尖頂弄,然後在關鍵的時刻退開讓對方追得更深。

結束漫長的深吻後,Sarawat稍微退開,他們終於能喘口氣。
Tine看著頭髮散亂、眼神侵略的Sarawat說:「我懂了。」
「嗯?」
「你這個技術,離能把我親到暈倒還要很久。」
Sarawat噗嗤笑出來,隨即裝出一臉正經的表情說:「我是怕嚇到你。」
「明明就不會親。」
「哦,不然你很會親嗎?」
「比你會就好。」
Sarawat還伏在他身上,露出了不以為然的邪魅笑容,視線意有所指地往下掃了一下,「可是我還會很多其他東西,嗯?」
「屁啦你才不會!」
「如果你是女孩子,我還真的不會。但你嘛……」Sarawat稍微沉下腰,Tine馬上就感覺到某個不尋常的熱度,「你說我會不會?」
「等等,住手……你你你走開,下去!」
「知道怕啦?」
Tine抓著對方的衣服想把對方扯下去,可是又怕他摔到也不敢太用力,就變成掙扎也掙扎不開,還是整個被Sarawat圈在身下的狀態。
好熱又好重,Sarawat眼神好侵略,領口露出的鎖骨好性感,可是可是可是……
不行啊太不行了,親是沒關係但他還沒有準備好——

Sarawat低下頭,欺近他的臉,輕聲說:「怕就不要隨便挑釁我,小笨牛。」
「滾啦!」
叫歸叫,他還是沒膽直接把Sarawat摔下去,倒是Sarawat一臉勝利地從他身上翻下來,結果就不躺沙發了,反而站起來朝他伸出手。
「怎樣?」
「去床上睡啊,擠死了。」
Tine還是躺著,不以為然地說:「明明就你自己愛擠過來的。」
「好啦起來啦,不會對你怎樣。」
「真的?」
「對啦!」Sarawat露出微妙的痞笑,「你看,我想摸你胸的時候不是都問了?」
「這種話你也說得出來……」Tine翻白眼,一臉沒辦法地坐起來,握上Sarawat的手。
Sarawat笑著把他拉起來,一路牽著他到床邊,親了一下他的額頭。
「好啦,真的要睡了,晚安。」
「……晚安。」


下面是神奇的拍手按鈕,請幫我按5下,就可以讓我得到能換現金的LikeCoin,贊助我產更多的糧♥

這篇讓我覺得……

Scroll to Top

本站小說分級一律為R18,請確認您已年滿18歲。

你在煩惱經營筆名的事嗎?

嗨,我是 Minz 鄭閔之

你想知道我的「接案技巧」與
「經營個人品牌的秘密」嗎?

留下你的Email,我就會定期與你分享這些消息,並且馬上先送你
一份「接案自薦信模板」喲。

ps. 放心我話不多的,最多就每週一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