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場總會有些奇妙的人

片場總會有些奇妙的人 04

上完課後孟景涵邊拉筋邊說假日被粉絲抓到的事,「然後我就被叫『孟孟』了說,唸起來跟少女漫畫雜誌一模一樣欸真是的。」

衡哥笑了,「有人幫你取綽號,還不錯啊。」

「可是我不想叫孟孟啊──」孟景涵哀嚎,「對了衡哥,你有被叫過什麼神奇的綽號嗎?」

衡哥想了一下,「就『老師』吧。」

「啊?」

「某人隨口就這樣叫了,我又沒有要收徒弟。」

「咦?」孟景涵有點慌張,「那,那還是我一樣跟大家著叫衡哥?」

「隨便換個有創意一點的吧。」衡哥用手指把掉到前面的黑髮往後梳兩下,「什麼哥的聽起來很老耶,我也才大你一歲好嗎。」

「那叫季編劇?季大大?」

「零分。」衡哥笑著躺下來,「我被大學同學叫過『雞子』,聽說季子衡唸太快會變成雞子衡,被叫著叫著就習慣了。取綽號至少要有這種等級好嗎孟孟?」

「老師我不要叫孟孟。」

「哼你叫我老師我就要叫你孟孟。」

「……」孟景涵笑到岔氣,只能發出滿是氣音的呵呵聲,「衡哥,原來你這麼親民。」

「你在想什麼啊,我連那種愛情拔辣劇都寫得出來,你覺得我會不親民嗎?」

「可是,可是你平常上課都很嚴肅啊。而且在片場教戲的時候話也很少。」

「嗯──」衡哥斟酌了一下用詞,「因為上課是上課;還有我在片場的心情通常不怎麼樣。」

「欸?」

「人太多,所以不同人的味道太多了,你想想看蚊香加便當味加蛋糕的味道混合起來的感覺。」

好可怕。

孟景涵打了個冷顫,「那你為什麼每天去啊?」

「說來話長。」衡哥翻身背對他,「你不要知道比較好。」

「哦。那,上禮拜六外景你有去嗎?」

「沒,我不跟外景的。車上都要沒位子放器材了,跟去造成大家麻煩而已。」

「啊……那我可能會很久上不課了耶,後天要換我出去,然後下禮拜二又要出去一次。」

「要輪到你啦?郊遊那段?」

「嗯,安樺跟虹瑄的小約會,還要彈鋼琴。」孟景涵覺得沒什麼把握,「老師我不會彈琴啊──可以教我嗎?」

「彈琴?大工程啊。」

季子衡本來想推說下次吧,可是孟景涵後天又不能來。

今天課都結束了,再說教室也不能再待太久,他又不想放棄寫稿時間在外面繼續找地方喝飲料,「不然去我那吧。」

孟景涵都懷疑自己聽錯了,連忙從地上爬起來,「咦?」

季子衡一臉「你幹嘛大驚小怪」的樣子嗯了一聲。

「那那那麻煩衡哥了。」

孟景涵總覺得今天的衡哥好像不是他以前知道的那個衡哥。親切到好奇怪啊,不過真不錯。

總之他坐上衡哥的機車後座到了衡哥家,時間差不多八點半。

衡哥打開門,裡頭的景象讓孟景涵深深確定了一件事:

衡哥的潔癖只對人。

否則不會到處是披披掛掛的衣服、散亂的紙張和高度不定的書堆。

孟景涵脫了鞋,小心地越過地上的紙不踩到它們,他有點艱難地跟著衡哥的步伐──前者完全沒有閃避地上紙張的意思,都直接踩下去了──走進門口。

「喔,地上那些踩了沒關係的,反正你沒穿鞋。」衡哥輕輕鬆鬆地開了電腦,「那些一般是校完的稿子,每天都想著要收、要收,收到忘記就變這樣了。我改天再撿起來就好。」

「呃……我怕有味道。」他沒忘記衡哥對「人味」很敏感。

「你的是還好。」衡哥把他小單人床的被子堆到枕頭上,清出一塊空曠的床墊,「坐那吧,高度比較剛好。」

「嗯嗯。」孟景涵把嘴邊那句「可是上次我摸到什麼你就都用溼紙巾擦過耶」吞回肚子裡,老老實實地在床沿坐下。

「膝蓋分開點,鋼琴有踏板的,整個併攏你踩的姿勢會很奇怪,」衡哥邊說邊坐到電腦椅上,邊講邊撸到電腦桌前,「背打直,對對,這樣很好。」

「這樣?」

「然後把手抬起來,肩膀放鬆,手肘跟小臂大概九十度,片場如果椅子高度不對你自己調。」衡哥看看孟景涵姿勢沒問題之後就轉過去面對螢幕了,「手部動作應該有替身,不過跟著音樂搖擺或投入地點頭什麼的就要你自己揣摩了。」

「好、好的。」

「那剩下的時間你習慣一下姿勢吧。會覺得很彆扭是正常的,但是如果你很心虛的話動作會非常奇怪,不過可以靠練習克服就是了。」

孟景涵基於禮貌沒有去看衡哥的螢幕,但是那邊已經響起喀啦喀啦的鍵盤聲了。

「呃,衡哥你有事的話還是我先回去好了?」

「嗯,是不用。我可以邊講話。對了手不要掉下來,彈琴不是把手擺在琴上,是要用力敲的,懸空還算輕鬆狀態喔。」季子衡手下沒停,「對劇本有什麼要問的嗎,都來了我順便先跟你講一下。」

「呃……」

「講就是了,反正我要不是排戲看到就是播出看到,劇本還是我寫的,沒差好嗎。」

「就是那個借位的吻戲,我之前排練的時候大家都說感覺不對。」

季子衡頭也不回,「那你接過吻嗎?」

「……有。」

「那回想一下感覺啊,你應該是知道動作要怎麼擺但是整體很僵才會被這樣講,把那種感覺拿出來用,你才有辦法自然地做出動作。」

孟景涵有點不知道要怎麼開口:「可是我之前都被很熱情的,嗯,親吻,很溫柔珍惜的那種吻我其實不太確定……」

鍵盤聲停了。

季子衡坐在電腦椅上轉過來,揚著眉毛雙手抱胸,「哦──是被大姐姐帶領的啊。」

「……」

「那就難辦了呢。」他坐著電腦椅撸到孟景涵面前,「你沒跟害羞一點的交往過?」

「是有啦,」孟景涵被盯著問這樣的問題顯得不太自在,不自覺地盯著地板,「只是沒有親。」

「是嗎。」季子衡看著明顯氣勢不足的新演員宣布:「你鋼琴練習先停下來吧,回去再說。我們先處理更重要的事。」

Tagged , , , , , ,

About 閔子

從國外業務助理→小說家→跨足行銷的文字SOHO,分享一路上的職場冒險故事,並且真心覺得小說家是最適合跨足行銷的物種。
View all posts by 閔子 →

這篇讓我覺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