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

[DC][Tim/Dick]違法勾當

大致(?)的時間點在老爺已回家,三少已被老爺收養,二少還沒回家(?)的時間段


基本上蝙蝠家族跟違法勾當密不可分──雖然他們是出手把人銬回警車上的,但這顯然還是,嗯,讓他們見慣了各種各樣違法的方式,不管是地下交易、私仇還是殺人遊戲……
迪克‧格雷森偶爾會覺得這些事情令人有點衝擊,呃,當然不是說他幹了這麼多年英雄(和警察)還沒克服那種反胃感,然而就算見過這麼多事,還是有些讓他覺得不可理解。

迪克深呼吸了三下,這才用蝙蝠家的手機撥給提姆,嗯,他們家最冷靜聰慧的紅羅賓。

「迪克?」

「呃,嗨提米。」

「有事?」提姆感覺不是很專心,語氣隨意。

「有點。」迪克覺得某種程度上有點難開口,「呃……好吧我直接傳照片過去。」

迪克完全可以想像提姆的超大螢幕上就顯示了超大支的按摩棒,還是夜翼的招牌雙棍造型……真是太感謝自己在布魯德海文了,這種事他實在無法對自家弟弟當面說出口。

「哇嗚──你在告訴我什麼嗎?你開始男女通吃了?」提姆那邊的鍵盤聲停了,似乎放下了什麼正在進行的事。

「我在試圖讓你不那麼尷尬!」


迪克又傳了張照片,這次是紅羅賓的圓盤。
「噢?」提姆直覺事情不太妙。

「跳蛋。」迪克的聲音很緊繃:「還有別的,但我想我不必再貼了。」

「……該死,」這下提姆笑不出來了,「該不會其他人的也有?」

「是,除了羅賓──也許製造這東西的人還有點良心知道別對小孩下手──你知道的,這種東西遲早會被發現,我們最好搶在布魯斯知道這些之前做點什麼。」

「布魯斯?說不定他早就知道了。」提姆完全不敢小看布魯斯‧韋恩的情報網。

「但也許他不曉得?這種跟人命和毒品沒關係的東西他不會第一個知道……高譚的治安夠他忙的,對嗎?」

「嗯──或許,確實布魯德海文是個更有這種情趣的城市。」
提姆那邊傳來連續、錯落有致的按鍵聲,迪克沒掛電話也沒多說什麼,只是靜下來等。

比起一直說個不停,他記得提姆更喜歡人安安靜靜地等他蒐集資料。

聽筒傳來提姆的呼吸聲。

他們很少這麼安靜地交談,從他們各自從蝙蝠家獨立了以後,要不是公事上的情報交換,就是有誰出大事才緊急聯繫,這種氣氛悠閒的感覺令人意外享受。

 

「噢,舶來品。」提姆開口,「不過確實是從布魯德海文上岸的……管區先生你是不是該說點什麼?」

「我們不是正在討論這件事嗎?」迪克覺得自己超級無辜,他花了一整天心理建設才能克服尷尬撥電話給提姆。

「噢──你漏了點其他的,」提姆想了一下,「比如說為什麼你會得到這種資訊?或者我該問的是……為什麼在布魯德海文發現這種東西但你卻沒有直接處理?」

「提姆,看來你的嘲諷技巧進步了。」

「這跟嘲諷技巧沒有關係──對於事實我一向很犀利。」提姆的聲音很有自信,尤其抓到迪克微妙地轉移話題時。

「好吧,好吧我承認,因為這件事讓我感覺複雜到沒辦法冷靜地想出除了告死他們以外的方法,但那顯然太慢了──這種不能直接把人扭送警局的事件我不是那麼擅長。」

「迪克,這話真動聽。」提姆在電話中輕笑,「我可以認定你信任我並且正在向我請求協助?」

「……你可以這麼想。」天知道他只想趕快結束這個話題和尷尬的對話。

「收到。」

 

 

一週後,提姆的電話來了:「迪克,夜翼……迪克你最好馬上過來。」

正在巡邏的迪克‧格雷森覺得不太對勁,提姆說話很少這麼倉促,「座標?」

「給你了。我是說真的你最好快點,在傑森炸掉貨船和上面的船員之前!」

「OK,」迪克直接閃進巷子換上夜翼制服,一路用爪槍與鋼索盪著往事發地點趕,通訊未斷:「跟上次的事情有關?」

「對,反正傑森發現然後他氣瘋了。他越來越近了,我會盡量拖住他但能拖多久我不確……」

 

傑森知道了?

他最擔心的事情發生了。

迪克真的沒把握對方會不會真幹出什麼過分的事,天知道他就是希望這種事別搞太大才想拜託提姆先用和平的方式處理掉的啊!

 

果然他一降落在港邊就看到兩個弟弟打成一團,他不得不丟顆煙霧彈下去逼兩人分開。

「紅頭罩,這裡是我的領地。」夜翼走了兩步,站到紅頭罩跟前。

「誰他媽在乎,你知道他們幹了什麼嗎?」紅頭罩。

「不管他們幹什麼你都不能試圖炸他們,他們只是商人。」

「你這白癡!被拿來做玩具滿足奇怪的性幻想了還想幫人家講話?」

「我沒有!」
──為什麼他家兩個弟弟跟他談這件事都不會尷尬?一個像火爆到炸藥、一個像冷靜到像機器人,好像只有他會不自在一樣?
夜翼用短棍敲飛了紅頭罩往貨船扔的炸藥,「但他們沒有殺人放火!你知不知道你在幹嘛?」

「廢話!」紅頭罩大聲吼他:「這些垃圾他媽的在踐踏蝙蝠俠和你們和其他英雄!他們就是群恩將仇報的變態,想跟保護他們城市安全的人做愛!而你的態度是想要縱容他們?」

「五天前我就已經搞定了,不要幹多餘的事找麻煩。」旁邊紅羅賓的聲音很冷,「那些鬼東西保證不會流通到市面上。」

「你怎麼不早說!」

「嗤,是誰一句話都聽不進去,見面就開戰的?」紅羅賓冷笑,「不然你以為貨怎麼能放到現在還讓你發現?」

紅頭罩一把揪起對方衣領,「那你都『搞定』了五天東西還在這,不覺得你根本就沒搞定嗎?」

「那叫程序和時機,野蠻人。」

「OK,OK──」夜翼連忙安撫躁動的弟弟們,「現在事情解決了,把這個奇怪的插曲忘掉,各自回各自的地方,好嗎?」

「最好不要再有任何後續。」紅頭罩扔下這句話,踏著牆面的突起物往上攀,頭也不回地走了。
「……那傢伙只聽你的話。」提姆稍微鬆了鬆繫在喉嚨的斗篷,看著某個粗暴的傢伙消失在高樓中。

迪克覺得很頭痛,「我應該感謝你在我扔煙霧彈的時候給我面子往後跳,而不是衝上去補兩拳嗎?」

「那有損我的格調。」他繞了繞肩膀,「是我的失誤,沒想到這個整天殺惡棍的渾蛋還有餘裕留意到其他事。」

「呃……別在意?」

 

然後兩個不想在路上換衣服的英雄回了迪克家,他們一前一後從窗戶翻進去,默契好得要命,在迪克不算寬敞的房間裡輕聲落地。
「好像有點不一樣?」提姆稍微觀察了下房間。

「有嗎?」迪克沒什麼感覺,順手拉上窗簾,然後無比自然地拉下制服的拉鍊,努力把強力貼身的制服從身上剝下來。

提姆則是一摘頭罩就看到迪克的胸口和開到腰際的拉鍊,他決定給八十分。如果夜翼制服的拉鍊能開得夠低,能看到更下面一點的話,也許九十。
「很久沒有女人窩過這裡,這很難得──尤其對你來說。」

迪克覺得好笑:「我認識的提米說話都有根據,你這算什麼,瞎猜?」

「是精確的觀察。」提姆一邊解披風,「你房間看起來隨意到不像能帶任何人回家的樣子。」

「嗯──畢竟我白天當警察晚上當夜翼,確實不太有空整理。」

 

說這話的同時迪克終於把自己從制服中拔出來,在弟弟面前他也沒想太多,非常自然地傾過身體來拿沙發上的家居服。

提姆站在原地,直盯著他光裸的身體。

「噢對,我該找套輕鬆點的衣服借你換,等我一下……」

然後迪克又一派輕鬆地走去衣櫃找乾淨的衣服,節實的背肌和臀部肌肉都那麼肌理分明,提姆不覺得迪克有任何引誘他的意思,不過這完全不妨礙他的行動。

 

「迪克,我有個提議。」提姆的手扶上迪克的腰,隔著手套,他感覺得到迪克抖了一下,然而他更進一步從對方身後摟了上去,「既然你好一陣子沒有帶人回家,我覺得踏進這裡的我應該負起一點責任。」

「哇喔──你最近帶來的驚喜有點……多?」迪克按著那隻摟著自己腰的手,似乎在考慮,「這不在我的預料之內。」

「或者我該說得清楚一點──其實我不是很在意那些玩具,」提姆把下巴擱在迪克的肩膀上,語調平平的,但他說話的氣息弄得迪克很癢,「但你不喜歡,所以我駭進他們系統刪了全部的設計圖,順便塞了一支設計圖有任何蝙蝠家標誌就讓他們存不了檔的小程式。」

「所以我應該要……『還你這個人情』?」

「不,當然不用,」他親了一下迪克的肩膀,「你是迪克‧格雷森,你可以要我做任何事。」

「Sweet。」迪克的聲音帶點笑意,「包括現在停手?」

「當然。」

提姆又親了一下迪克的後肩才放開。

迪克重新轉過去看他的時候,他甚至還是那副平靜而游刃有餘的樣子──迪克忍不住感嘆這真不愧是他們家最冷靜的提姆。

迪克攬過他的頸子,輕輕碰了下他的嘴唇,然後下令:「去買套子,現在。」

Tagged , , ,

About 蝕鈴

原創BL星人。主要是個小說作者,也接受各種ACG領域的文字創作委託,擅長輕鬆歡樂的劇情、甜甜感情戲和萌萌小動物。 部落格傾向用故事創作人的角度切入,寫點「如何與SOHO和平共處」和「作者說不定會這樣想」類型的文。
View all posts by 蝕鈴 →

這篇讓我覺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