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賣身當隻精靈吧│尺寸錯誤的拇指先生

徐子鈞放下筆,長舒一口氣,他第一次慶幸自己現在已經二十歲又三個月,可以自己來簽同意書了。

說是同意書,其實差不多是賣身契,那張薄薄的紙,標題上掛的是新藥實驗,可是實際上接待他的解說員說得可清楚了:

說穿了就是把人類變成小精靈當成寵物的實驗,目前研究到了最後階段,亟待實驗這些「人工精靈」真正被人領養的狀況。通常人類變成這種人工精靈轉換成功率是七成,變回來也是。至於變不回來的會怎麼樣,沒人知道──之前失敗的先例簡直毫無一致性。

總之簽了同意書,他會先得到一筆鉅款,然後有一個禮拜去辦完諸如轉帳、休學等雜事,之後就是進手術室的時候了。如果之後他成功地變回來了,實驗室所屬的企業承諾養他一輩子;如果他死了、不見了、變不回來了,會有一筆撫恤金。

 

他躺在病床上被推進實驗室,最後的知覺是一管麻藥戳進皮膚的刺痛。

繼續閱讀

「因為……」

#魔法使い集会で会いましょう #魔法師養大的孩子

魔法師的藥草園某天開始出水不暢,藥草們有點乾、葉子有點捲。

魔法師磨蹭了幾天終於跑去檢查,他在灌溉水道裡撈到一條魚。

肥得要命,把水道堵住大半,是沒看過的魔物──雖然做為一個只在乎藥草的魔法師,他看過的魔物也沒幾種。

對此他只是用魔法把魚浮到空中,施了個偵測術之後魚發了藍光,偵測術判斷無毒無傳染病,可以食用。

然而魔法師不喜歡吃魚,把魚隨手一扔在水生藥草的池子裡,打算哪天養起食肉植物時當飼料餵。

繼續閱讀

穿心箭

「邱比特,為什麼這次又是同性在一起了?」
「我哪知道!我射箭的時候就有人以為我要謀殺,
衝出來幫目標擋箭,結果他們的心就被對穿了啊!」

「……算了,過命的交情我也不好說什麼。」

番外/丁與麥的萬聖節(下)[限]

然後丁穎川幾乎是用撲的把他按在沙發上,埋頭下來就是一陣啃吻,把他的嘴唇又吸又舔地弄得紅腫。

丁穎川急切地摸到已經軟化的入口,抵著分身慢慢壓進去。

「哈啊……丁……」

被巨物侵入的撐脹感讓徐子鈞有點難受,他的通道飽含彈性地裹住丁穎川,內裡的腸肉不住抽搐,急切地渴望著。

丁穎川沒給他多少時間適應,幾乎是頂到底後馬上往出口退,緩慢而堅定地抽插起來。

碩大的龜頭在通道裡輾磨,徐子鈞雙手抱著丁穎川的背,又痛又爽的感覺讓他哀鳴著在丁穎川背上抓出幾條紅痕。

丁穎川一手撐在沙發上,一手卡著他的膝彎,讓他的右腿幾乎貼在胸前,大角度的動作讓後穴更大程度地暴露出來,方便丁穎川頂得更深。

幾輪抽插後,徐子鈞的痛感全消失了,只剩磨人的快感在身上流竄,他扭著腰追逐更多的摩擦,丁穎川反而放慢速度,欺身下來。

繼續閱讀

[委託/阿麥x威廉] 陪 [R18]

來自小楓的委託 ˊwˋ)


威廉打開社團教室門,毫不意外地,阿麥又在睡覺。

傍晚時分,夕陽從外面照進來,暖暖的橘黃色照得阿麥看起來和平常不太一樣──可能是更柔和一點?威廉有點找不到形容詞去敘述他對阿麥的感覺,但是這樣的阿麥也很好,感覺距離跟他更近了。

「可是明明揪有椅子,為什麼要睡哉地板上咧?」

「這央感冒怎麼辦?」

威廉對於阿麥的花式睡姿不太能理解,雖然對方好像說過是一直維持同個姿勢會痠……吧?

他蹲到阿麥面前拍人肩膀,「欸欸阿麥,放學了。」

「嗚哇!」威廉忽然被整個抱住,重心不穩他反射性用手撐住牆,差點要整個人撞到阿麥身上。

「呵呵,這就是睡地板的好處喔。」

威廉大叫:「你這傢伙!裝睡嗎?」

「對啊──」阿麥順勢摸摸威廉的後腦,瞟了一眼威廉撐在牆上的手,「沒想到你也有壁咚我的一天哪。」

「哼。我頭差點撞到牆壁耶!很危險的。」

「嗯──那下次不這樣了。」

阿麥的手滑到威廉的後頸,捏捏揉揉感覺手感好棒,一個順手就把人撈下來,對著嘴唇親上去。

威廉一開始發出驚訝的哼聲,而後唇瓣相疊的感覺太過美好,他很快就放鬆下來,隨阿麥一下一下用嘴印他的嘴唇。

阿麥試探性地微微舔了一下威廉,後者似乎全身緊了一下,原本撐在牆上的手落到阿麥肩膀上,半摟半撐的。阿麥稍稍暫停了動作睜開眼看他,威廉等了一下,發現對方沒動,才輕輕回吻──這讓阿麥心動不已,威廉整片脖頸都是紅的,可愛死了。

他捧著對方的臉吻得更深一點,威廉也不知不覺往他的方向湊,姿勢幾乎從蹲著變成半跪,無意識地被吸引過去。

兩人越吻越深,唇舌在彼此間糾纏,親吻的愛意不知何時混入了慾望,他們舔弄彼此的口腔,順從本能吸吮著對方,威廉的眼神變得柔軟而迷茫,神情間毫無防備,弄得阿麥身下一緊,他連忙結束這個吻,阿麥退開時威廉還有些疑惑。

說起來阿麥覺得自己的臉也有點燙。

「嗯……?」

柔軟親密的吻就這麼結束,讓威廉有點悵然若失。

他想站直卻感覺腳一麻,伸手撐了下地板,然後視線不小心落到阿麥的下半身……

──啊,竟然……

威廉連忙爬起來裝作沒有察覺,說話卻異常地快,「阿麥我悶回家吧。」

回家路上威廉都在慌慌張張地找話題,阿麥倒也沒有戳破,跟威廉在一起,連這種有點尷尬的氛圍也是挺甜蜜的。

直到某個話題被開啟。

「是說阿麥,你們是不是開始準備大學的面談了呀?」

「嗯。」

「那,那你要面談的學校……」

「有點遠噢。」阿麥順手摸摸威廉的頭,稍微有點迴避的味道。

這不像他感覺裡的阿麥,威廉的直覺天線逼逼作響,他覺得這邊應該要好好往下問。

「有點遠是多遠?」

「唔──因為白垣沒有我想讀的學校所以……外縣市吧?」

「蛤──真的好遠喔!」威廉翻過去看他,「那以後就只有假日能見面了?」

「……嗯,」阿麥長嘆一口氣,「你不要那種表情,我會盡量常常回來啦。」

「……」威廉顯然沒被那句話安慰到。

兩人一路沉默,到威廉家樓下。

阿麥捏著威廉的臉頰往上拉,「感傷就到這邊啦──說掰掰之前對我笑一個?」

「額──笑不出來哪……你跟我上去一下。」被拉著臉頰的威廉表情依然糾結。

「好吧,陪你上去。」

「阿麥最好了。」

於是兩人進了電梯上樓,阿麥只打算送威廉到門口,沒想到威廉抓著他的手把他拉進去。

「嗯?我沒跟我弟說要晚回……哎唷。」

威廉把人抓進去之後很快關了門,然後就像章魚一樣緊緊巴住阿麥,「好難過噢──你要畢業了……怎麼那麼快?」

阿麥嘆了口氣,回抱比他高了好多的小男友,「總是要這樣的嘛。」

「我們幹嘛那麼晚交往──吼──」威廉用臉頰往阿麥的腦袋蹭蹭蹭,「我幹嘛不早點喜方你啊!煩內──」

「呵呵。」阿麥被蹭得發癢,覺得懷裡的大傢伙好可愛,「你很喜歡我?」

「嗯嗯!不然我幹嘛難過啦。」

「那親一個?」

威廉聽話地在他臉頰親一下。

這舉動完全直擊阿麥的心臟,對眼前人的愛意滿到不行。

阿麥隨即把人抓過來嘴對嘴,威廉還在有點捨不得、有點難受的情緒裡──他覺得阿麥湊得好近,抱抱好溫暖,可是可以黏在一起的時間只剩一點點了,好討厭。

於是他維持緊抱著對方的姿勢,閉著眼睛毫無反抗地親回去,他感覺得到阿麥一開始按著他的背,後來手滑到他的後腰,那讓他想起之前偶爾氣氛很好的假日,想起彼此渴望對方的樣子……光是這個念頭就讓威廉從脊椎整個麻癢起來,本來不會注意到的微小慾望開始無限放大,想要再親近阿麥一點,想要再更多的肢體接觸。

親吻擁抱之間威廉不小心感受到阿麥腿間可疑的硬物,威廉才為了不是只有自己想到這種事稍稍安心,阿麥卻在這個時候拍拍他示意他停。

威廉在他們分開後半睜開眼,「唔……?」

「嗯──明天還要上課,那個,」阿麥還是抱著威廉,但他忍不住撇開視線,「我怕繼續會……」

威廉內心掙扎了半秒,可是和阿麥相處的時間已經很少了,那……

他鼓起勇氣抓住對方的手,心臟跳到快要爆炸:「可是我也……」

他們像兩簇火似的,碰在一起就燒成一團。

書包衣物都被迅速扔下,他們貪婪地撫摸對方的身體,交換許多黏膩的吻。

阿麥一路從威廉的嘴親下來,舔弄他的喉結又輕啃他的鎖骨,威廉則是輕顫著喘息,他們顧不上去房間了,阿麥半摟半抱地把威廉引導到沙發上,吻上他的乳頭輕輕地舔,弄得威廉不住呻吟。

阿麥騰出手覆上威廉半硬的器官,淡色的柱體被特殊照顧後迅速膨脹,硬挺地被阿麥圈在手裡。

那畫面太過刺激,威廉忍不住用前臂摀住眼睛,「阿麥……嗚啊……」

然而阿麥一點都沒有讓他緩緩的意思,大手從囊袋下一路掃過敏感的股間,抵在入口輕輕地按。

「呃……」

長指緩緩頂了進去,微妙的異物感讓威廉有點痛也有點不安,阿麥很快地察覺這點,牽住對方的手十指交扣。

「忍忍,嗯?」

威廉咬著下唇點頭。

也許是阿麥帶來的安心感,也許是做得比較習慣,通道軟化的速度比威廉想像得快,阿麥沒花多久時間就在裡面加到三隻手指。

那種尷尬的疼痛感完全消失了,反而有種異樣的快感從身後擴散開來。

「等我。」阿麥確定他沒問題後火速去書包拿套子。

威廉稍微放開了摀在眼前的手臂,結果才睜眼就是對方扶著硬挺的性器,把保險套撸上去的畫面。

──嗚啊,這樣的阿麥性感到可怕。

而阿麥嘴角勾了起來,給他一個魅力爆棚的微笑。

阿麥欺身上去,把自己送入柔軟的穴中,一點一點頂開內壁。

「嗚嗯……」威廉疼得忍不住掐著對方的肩膀,巨物侵入的痠脹感讓他忍不住低哼。

阿麥沒急著動,他安撫似地親吻威廉的頸側。

疼痛很快開始變化,身體被對方填滿的害羞和微妙的滿足感在發酵,連帶著快感也從威廉體內深處冒出來。

威廉張著嘴微微地喘,阿麥燙熱的性器在他體內摩擦,那處磨過的地方都熱熱辣辣的,像是點燃慾望的火,被碰過的地方都被快感燒得生疼……

他覺得自己全部的心神都往結合之處集中,什麼都沒辦法思考,原本忍耐的聲音也不小心從律動的縫隙中流瀉出來。

阿麥一手枕著他的腰,忽快忽慢地挺動,快感隨著阿麥的動作瘋狂累積,威廉有點招架不住,扭著腰想逃,但這樣一動讓巨物在他體內戳刺的角度更加多變,弄得威廉喘得更厲害。

「欸、嗯啊……」

「這邊嗎?」

威廉無法思考阿麥的意思,只是眼神朦朧地看他。

被無意識誘惑的阿麥倒吸一口氣,再也收不住慾望,想狠狠欺負心愛的人,迅速地來回抽插,集中攻擊威廉敏感的地方。

過於強烈的快感衝上腦門,威廉一邊被狠狠頂弄,一邊抱著阿麥呻吟。

「嗚嗯──嗯、嗯慢點、阿麥……」

阿麥在威廉耳邊輕舔對方的耳垂,用沉穩的嗓音說:「別怕。」

「哈啊……不行、會、嗯──」

被舔弄敏感處的威廉更加苦惱,他被撩撥得不知道該怎麼辦,明明前面只有偶爾蹭到阿麥的身體,卻覺得硬到不行,好像阿麥再頂多一點就會射了一樣。

「威廉,」阿麥用充滿磁性的嗓音在他耳邊說,「威廉,沒關係……」

「啊嗯、嗚……啊、啊啊──」

威廉只覺得腦中一片空白,後穴的快感太過強烈,連帶地也沒辦法再忍住前面的慾望,他甚至無暇顧及會不會弄髒阿麥的身體,什麼都來不及想就只覺得一陣快意湧上性器,一下子就射了好多。

原本就被填滿的通道因為高潮的關係猛地收縮,失控地絞緊阿麥的熾熱,連帶地把他一起逼上頂峰,全數繳械。

溫存之後兩人交換了許多吻,懶懶地相擁了一會之後才起身清理。

「哎拿去……」威廉超級不好意似地遞衛生紙給阿麥,近乎本能的快感消退之後害羞就全部跑出來了,根本看都不敢看他。

倒是阿麥輕鬆地接過紙擦掉下腹的黏膩,一邊退了套子,綁好丟掉。

「我今天住這裡好不好?」

威廉默默點頭,臉還是好紅。

「那你先去洗澡吧。」阿麥拉著威廉站起來把他往浴室的方向推,「今天你累,我煮飯。」

「這麼好喔?」

「對你當然好囉。」他順勢親了威廉的後頸,「不過你再不洗澡穿衣服,可能就會更累囉。」

──威廉的臉紅整個蔓延到耳根,落荒而逃。

阿麥則是掛著愉快的笑容,轉身翻冰箱準備食材,準備好好餵飽今天辛勞的小男友。